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短篇小甜文 > 8、“请问需要特殊服务吗?”

  短篇小甜文最新章节
  “美女,打扰了,请问需要特殊服务吗?”
  一道清亮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是有人和我说话,便抬头去看旁边站着的穿着牛仔外套的男人。
  有些费解,我看起来像是需要的那种人?
  gay蜜在吧台里面冲我挤眉弄眼,替我问他:“多少钱?”
  他笑了一下,左脸有个小酒窝,看起来蛮可爱的,“五百块。”
  我也笑了一下,“不对啊,你这种姿色的,至少得一千五吧?”
  他笑得有些腼腆了,“平时都是三千的,今天第一次来这个酒吧,所以就打了折扣。”
  我那个gay蜜调侃道:“这价格还能打折扣啊,那在床上的表现是不是也会打折扣?”
  “不会不会。”他有些急了,看着我说:“质量肯定有保证的,如果您不满意可以不付款。”
  “尺寸,时间。”我gay蜜又问。
  他没有回答,只看了我一眼,似嗔非嗔地说:“您试试不就知道了?”
  “ok。”我gay蜜憋着笑说,“去吧,五百块我出了。”
  “不是。”我小声问gay蜜,“你们酒吧什么时候还有这种服务了?”
  “一直没有的啊,不过我听说还是会有一些小男生来这边猎艳的。这个不错,看起来也干干净净的。”
  被谈论者就站在我旁边呢,你这样用看商品的眼神看人家真的好?
  对方也是好涵养,一直都冲我微微笑着,似乎不做成这单生意就不打算走了。
  我大概是喝糊涂了,最后居然真的跟他出门了。
  可能是因为他长得还不错,也可能是因为我刚刚失恋,心口被剐掉的那一块急需一点慰藉,无论是温暖还是。
  我叫了车,上车前他似乎犹豫了一下,欲言又止的说:“其实我……”
  “嗯?”我瞄了他一眼,“要坐地起价吗?”
  他被我逗笑了,“没有。”
  说完就替我拉开了车门。
  一个贴心的小动作,我决定给他加五十块小费。
  往酒店去的路上,我们都没找到话题,gay蜜给我发微信:这男的不是鸭子。
  我:???
  gay蜜:他一进门我就注意到了,和一群男生坐着的,应该只是来撩你或者是玩什么游戏输了吧。
  我:那他怎么不解释,我们现在都快到酒店了。
  gay蜜:这有什么好解释的,能打一炮还有五百块收,是我也不解释了啊。
  我:???
  gay蜜:好好享受宝贝儿。
  我一脸复杂地看着已经率先开门下车在外边等我的男人。
  他歪了歪脑袋,“怎么了?”
  “没事。”我跨步下车,车就停在一个井盖旁边,我没站稳踉跄了一下,他及时接住了我。
  出租车开走,我们两又在金碧辉煌的酒店门口站了几秒钟。
  “开房钱你出还是我出啊?”我问。
  他摸摸鼻子,“我出吧。”
  “算了,你赚钱也不容易。”
  他噗嗤一声笑了。
  他看起来挺紧张的,从进电梯起,几乎没怎么敢看我。
  我怕他后悔了,所以进门之后就利落地把还在摸索着插房卡的他摁到墙上解扣子了。
  黑暗中他“嗯?”了一声,手下意识地推了一下我,可能是觉得不应该推我,所以又立刻收回去了。
  “我先验一下货。”我低声说。
  “好。”他乖乖站着没动。
  手探进去之后他先是Σ(゚д゚lll),然后是q,最后是y-。
  甚至还急促的“啊”了一声。
  超可爱的。
  我插进房卡,开了小灯,他没反应过来,猝不及防对上我的眼睛,又立刻脸红红的撇开了视线。
  尺寸真的还可以,所以说是“物超所值”了嘛。
  不过坦白说,作为一个“提供特殊服务”的人,他的表现真的不算太好。
  第一次虽然不是秒,但也没坚持过十分钟。
  他那张可爱的小脸上,先是出现了一点点空白,然后是一丝丝崩溃。
  胜在年轻,很快又进入了状态。
  一整晚基本上都是我在掌握主动权,但是他适应能力(?)也还是挺强的,后半夜我们……配合得挺好的。
  五百块花得非常值得。
  我本来是想睡过就走的,结果太累了,酒劲一上来,就睡得昏天暗地。
  再醒过来是被旁边的人的胳膊压醒的,太沉了,我推开,然后他也醒过来了,一脸茫然的看着我。
  简直像是被我□□似的。
  我下床穿衣服,然后把手机递过去,“微信付款可以吗?”
  他揉揉眉心笑了,“一大早的……”他接过我的手机,不过不是扫码付款,而是添加了好友。
  “220可以了,房费我来出。”
  我挑眉,“你做生意都是这么亏的吗?”
  他歪着头笑,“毕竟也难得让我揽上这么漂亮的客户嘛。”
  ok。
  我转了钱给他之后去浴室洗漱,他围上浴巾跟过来,靠着门看我。
  “怎么了?”我问。
  “现在还早,你要不要?”
  “要什么?”我故意逗他。
  他凑近了一点,伸出手来替我把耳边的头发撩到耳后,声线低柔,像有风从我耳边拂过,“要不要一次免费的服务?”
  还挺会勾引人的。
  我把他的手拿开,“不用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他看起来有些受伤,“是不是我昨天表现得不好啊?”
  我忍不住笑了,“没有,挺好的,但我是真的有事,下次吧。”
  上了出租车才有机会看手机,gay蜜说帮我把车开回家了,顺便问我昨天晚上开不开心。
  我给他回了一个害羞的表情。
  那之后我们都没有聊过天,但是他朋友圈发得很勤,基本上一天两条,都是分享一些运动,户外,阅读之类的动态。
  很上进阳光的青年。
  周末他群发了一条公益活动链接,活动内容很有意义,我给他回了个“真棒”,又忍不住调侃:你们特殊服务行业的都是这种风格的吗?
  他秒回了一个笑脸过来,说:当然不是,有且仅有我一个。
  又问我:要不要一起去?
  我:白天要上班呢。
  他:晚上呢?
  我:晚上不上班啊,但是你们活动晚上还继续啊?
  他:晚上活动结束了,不过晚上有晚上的活动啊。
  我问他:什么活动?
  他:买一送一的活动。
  我:?
  他:特殊服务,买一送一,限时抢购,先到先得。
  我立刻给他转了五百块过去。
  他发了一个笑脸过来:哇,预约今晚吗?
  我:还要预约吗?
  他:当然,我很抢手的。
  晚上五点半的时候,他准时发了定位过来。
  离我公司还蛮近的,开车过去不到二十分钟。他就在路边等我,穿着一件黑色毛衣,长身玉立的,我按了一下喇叭,他立刻就抬头,朝我笑了笑。
  “这吗?”我问。
  “不是,前面绕过去。”
  “那边有酒店?我怎么没见过?”
  “不是,先去吃东西,我刚忙完,聚餐都推掉了,现在好饿。”
  “……”
  他带我去的是一家做私房菜的小馆,店面不大,但是座无虚席。
  他点了一桌子菜,优哉游哉地吃着,仿佛真的是为了这一餐来的。
  我陪着他吃完了晚餐,他又提议去走走。
  “酒店也不远,我们走过去吧。”
  “那车……”
  “放这没事,店长我认识。”
  行吧。
  于是我们又在外边逛了半小时,经过电影院的时候,他还问我要不要去看电影。
  真的要玩的这么纯洁的吗?
  在外边晃荡了半天,终于到酒店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
  我本来只是想“消费”完就回家的,看这个点估计又要到一两点了,我可能又得和他过夜了。
  他今晚状态还特别好,前戏就弄了半小时,结束的时候果然一点半了。
  “帮我拿一下衣服,刚刚脱你那边了。”
  “懒得动。”
  我想起来自己拿,刚探身就被他揽着腰拖回被窝里了。
  “?”
  “看来我的服务还不够好?”
  “啊?”
  “所以你还不够累?”他开始动手动脚。
  “别闹,手拿开。”
  等他再次消停,我也真的没有力气出门了。
  第二天我到公司工作了半天,他才发信息过来,问我走的时候怎么不叫他。
  我:你是现在才醒啊?
  他:嗯,现在在退房……买一送一的第二次,你要预约什么时候?
  我:现在还不知道,这段时间会比较忙。
  这段时间我是真的忙,晚上还要和上司走访各种老领导。
  今晚要去的是一个老局长家,和我上司以前关系很好,所以没同意我们说要在外边请他吃饭的提议,而是让我们上他家去。
  我和上司抱着手礼敲门,门开的时候我懵了一下。
  里面的人也愣了一下,他刚要开口,我上司就在旁边笑着问:“请问是路局家吗?”
  里面的人才反应过来,笑着侧身,“对,请进。”
  又自觉地伸手帮我拿东西。
  “是路熠吧?”我上司说,“好久不见了。”
  “是挺久了,陈总您是大忙人嘛。”他笑着说。
  我的天,我真的一刻都站不下去了。
  恰好此时穿着围裙的路局出来了,说:“怎么站在门口说话啊,快进来。”又怪我们,“来就来了还带什么东西。”
  “路局。”
  我也硬着头皮打招呼,“路局。”
  上司跟他们介绍我,“这是小邓,刚从分公司调上来的高材生。”
  我抬头就看到路熠那张带着微妙表情的脸。
  路局回厨房去了,我想过去帮忙,被路局拦着,“都准备得差不多了,小姑娘家家的就别进来了,一会弄得满身烟。”
  路熠也说:“我爸没别的爱好,就喜欢做菜,我们把厨房留给他吧。”
  于是我和上司只能跟着路熠到客厅喝茶。
  席间闲聊,路熠有意无意的问起我。
  “小……邓,是叫什么?”
  他问的时候是看着我的,我只能礼貌的回答他:“邓知,知道的知。”
  他噢了一声,“名字这么好听,怎么不早点说。”
  上司在旁边接话,“怪我,刚刚进门就应该介绍清楚的。”
  只有我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认识几个星期了,我确实一直没有告诉他我的名字,他有问,但是我没答。
  那时候我只把他当陌生人,小男生,掌握着主动权,现在一下子,我变得被动了很多。
  甚至有点点担忧,我好像,睡了不该睡的人。
  之后他的话题也一直绕着我转,问我的工作,问我的学校,问得我上司看我的眼神都意味深长了。
  晚餐倒是吃得还算轻松,在餐桌上他没说什么话,可能是因为他爸爸在,也可能是因为我们在聊公事,总之没出太大的问题。
  结束之后路熠非要送我们下楼,还一路送到停车场,要不是我要送领导回去,他估计要跟上车了。
  果然,我到家之后就收到他的微信,问我:为什么你们领导要坐你的车。
  我客客气气的回复:他这几天车保养了。
  他:哼。
  ???
  哼啥啊?
  我现在开始不知道要怎么跟这个少爷聊天了。
  好在他很快又发了信息过来:最近都是在忙这个?
  我:恩!
  他:啊~那周末也要加班吗?
  我:这个周末不加班了,我们上司要出差。
  他:那你要不要……
  我:特殊服务吗?需要的。
  他:害羞。
  周末他又早早就约我了,看来这次还是想做全套啊。
  中午:吃饭逛街在小广场喂鸽子。
  晚上:吃饭逛街被他拉进车里强吻。
  我感觉有点喘不过气,就推开他,降了一点点车窗下来。
  他坐在旁边托着下巴看我,另一只手有一下没一下的卷着我的头发,“邓知。”
  “啊?”
  “你别喘了,你这样子我有点受不了。”
  我连忙扯好衣服作端庄样,他还是凑过来了。
  然后去开房。
  整个流程我都非常喜欢。
  结束之后我问他:“买一送一的活动还有吗?”
  他点头,认真回答:“而且现在还有老客户回馈大礼包,打三折,购买即送牵手亲吻无限次。”
  我笑得不行,“你不是很抢手吗?怎么活动力度还那么大。”
  他一脸惆怅,“现在市场不景气,生意不好做,我好长一段时间没有接到客户了呢。”
  “噢。那你可要抱紧我这个大腿了。”
  “好啊。”他笑了一下,拿腿在里面夹我:“这样吗?”
  动着动着又开始不安分了,他一边撩拨我,一边还要问:“所以你要不要,长期光顾我的生意啊?”
  “看你表现。”
  “ok。”
  “诶?等,等一下,我说的不是这个表现啊。”
  “我们做生意的嘛,不是‘做’这个表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