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游戏加载中 > 294、不能被抹杀11

  游戏加载中最新章节
  兜兜转转,还是回到这个问题上了。
  谢汐再怎么难以启齿,也得开口:“他就在外面。”
  这时颜哲已经治疗完毕,保住命根子的南翼生龙活虎了,他道:“老邪就在外头?怎么不进来?在给我们放哨?他会这么自觉?”
  不得不说,好兄弟一裤子,知己又知彼。
  颜哲吐槽道:“你和他做了几万次任务,他什么时候给你放过哨?”
  南翼蹭地站起来:“难道他正在单挑boss?操,那对黑翅膀是我的,我要剁下来给自己安上,真de酷!”
  谢汐反映了一会,才明白是哪对黑翅膀。
  摩羯斜的黑色羽翼吗?
  ……是挺帅的……不过……
  谢汐问他们:“你们是怎么被关在这里的?”
  南翼道:“我们的抹杀任务是干掉堕落的六星座,老n扫描后发现目的地就是这里。”
  颜哲接话道:“我们整装进来,碰上了一个有着巨大黑色翅膀的翼人族,他似乎能操纵这个城堡,施技将我们打散,逐个击破。”
  南翼道:“我是为了保护阿哲才故意被抓住的!”
  龚锐凉飕飕道:“你是第三条腿断了,不敢离开阿哲吧。”
  南翼骂他:“也比你强,单打独斗的废物!”
  龚锐也不生气,翻个身继续瘫。
  颜哲补充道:“秦木头和宗夏逃出去了,老n花样多,据说还伤了其中的一个巫妖。”
  谢汐不乐意了:原来害天蝎被尸鬼啃噬的就是n。
  南翼道:“这堕落的六星座战力很强,老秦和宗夏被追得十分狼狈。”
  他们是组队模式,能彼此交流。
  谢汐问道:“追秦将军和宗先生的两个星座是什么种族?”
  南翼道:“老秦那边好像是个暗夜精灵,非常变态,既有精灵族强悍的亲魔能力,又有夸张地敏捷力,要不是老秦皮糙肉厚,早被他给弄死了!”
  颜哲说:“宗夏那边更诡异,听说是早就绝迹的海妖族,一个幻象接着一个幻象,要不是宗夏晋升了神视者,早就被抓回来了。”
  神视者也是中央的一个神级职业,没有颜哲的神愈者那样稀有,却也是罕见的。
  一个暗夜精灵,一个海妖……
  到底哪个是水瓶斜,哪个是双鱼斜?
  从名字上分辨,双鱼更像海妖族?不过水瓶里也有水字,没准是个水里的种族。
  这倒是不着急,谢汐好歹知道了最后两个斜的基本情况。
  颜哲又问谢汐:“你这边是怎么回事?你们也潜入这个古堡了?”
  南翼道:“我听说古堡里住着位邪神,力量凌驾于六个堕落星座之上,有着通天的本事,老邪不是和他对上了吧!”
  谢汐:“……”
  实不相瞒,他就是那位传说中的邪神。
  颜哲正色道:“外头战况怎样?你有没有受伤,需要我治疗吗?”
  谢汐坦白道:“其实……我就是这里的主人。”
  他这话音一落,地牢里的仨男神都愣了愣,一副听明白了每个字,凑一起又全不懂的模样。
  谢汐面对三张懵逼脸,只能继续让他们懵逼:“我就是你们口中的邪神,至于江斜,”他看南翼一眼,继续道,“就是抓你们的人。”
  这话没毛病,江斜是六星座,既是抓住了他们的人,也是还在抓的人……
  三人愣了好一会儿,南翼骂了句脏话道:“这老畜生!坑我呢!”
  颜哲拧眉道:“那个堕翼族是江斜?”怎么觉得怪怪的。
  谢汐赶紧解释道:“他融入到了魂意里,没有中央里的记忆。”
  南翼愣了下:“他满级的精神力还会失去记忆?”
  进入准世界过任务,失去记忆这种情况十分常见,所以中央有精神力专精,提升这方面的能力,一般准世界里的精神污染都会被隔离在外。
  精神力专精是高级玩家才会开启的天赋,而且极其难修,需要的可不是只是金币,更需要任务点。
  这些谢汐也了解过一些,所以知道南翼为什么这么惊讶。
  谢汐解释道:“和精神关系不大,魂意本身就是他,融入魂意不代表他被精神污染,因为魂意的精神也属于他。”
  这样解释就很好理解了。
  精神力专精是为了预防在小世界里被干扰,但如果本身就是自己的精神,又何来干扰一说。
  南翼也明白了,他心里舒坦多了,倒不是因为江斜没坑他——被坑这种事他早习惯了——而是因为自己输得不亏。
  毕竟是老邪,输给一个他从来没赢过的人,没什么好郁闷的啦!
  颜哲拧眉道:“我们的任务是杀死堕落的六星座,这么看来还包括的江斜?”
  谢汐小声道:“不是包括……”
  颜哲松了口气:“原来那个堕翼族不是六星座之一?”
  南翼兴冲冲道:“那就好办了,让老邪去一打六就稳了!”
  谢汐彻底说出了实情:“堕翼族是摩羯座,是六星座之一,我说的不是包括,而不是不包括,其实你们要杀的全是江斜。”
  三人:“???”
  连一直懒得说话的龚锐也忍不住眨了眨眼:“什么意思?”
  谢汐道:“堕落的六星座全是江斜的魂意。”
  颜哲&南翼&龚锐:“………………”
  颜哲呢喃道:“竟然都是江斜?”
  南翼也说道:“难怪老秦和宗夏被追得那么惨。”
  龚锐还有脑子分析正事:“这么看来,抹杀任务就是杀死江斜的魂意?”
  谢汐叹口气道:“我知道的也不算多,我进来的可能比你们还晚一些。”
  因为他进来时抹杀任务已经发布了,中央时间与准世界是相对静止,颜神他们相当于在发布的瞬间就接到任务,然后进到准世界里。
  此时他们并未想太多,只是觉得一个老邪就够“快落”了,对上六个老邪那是六倍的快落,让人想想都头皮发麻呢。
  颜哲又问:“你们是在修复这个准世界吧,进度如何了?需要我们帮忙吗?”
  谢汐寻思着,自己这进度等像薛定谔的猫,分分钟百分百,分分钟跌到零,不打开盖子,永远不知道结果是什么。
  南翼也问:“你是邪神的话,你们的任务不会是征服大陆吧?这事我在行!放我出去,我帮你们搞定翼人族!”他对大翅膀念念不忘,虽然翼人族的都是白色的,但咱可以发明下染发剂嘛,他人工染个黑翅膀,也是狂霸酷炫拽!
  谢汐笑得很勉强:“不是征服大陆……”
  颜哲凝重道:“没事,不管是什么任务,我们都可以帮你。”
  小蔷薇毕竟年轻经验少,他们往日里虽然没个正形,但都是刀子河里游过来的,什么世面没见过?
  谢汐领了颜神的心意,可惜这任务除了他,别人还真是只能看热闹。
  谢汐坦白道:“以之前的经验来看,只要安抚住魂意,将它带离这个准世界就算是修复成功了。”
  颜哲道:“这么简单吗?”
  谢汐:“……”
  南翼问:“怎么安抚,哄他开心?”
  谢汐道:“差不多吧……”
  懒懒散散的龚锐不愧是以脑子见长的选手,他凉飕飕来了句:“是不是要你和他谈恋爱,他才能开心?”
  谢汐:“……”
  南翼道:“这更好办了啊,你俩本来就……”
  颜哲发现了重点:“可以有六个江斜……”
  谢汐看向颜神,目露艰涩。
  南翼也反应过来了:“操!六个老邪都要和你谈恋爱?”
  谢汐:“……对。”
  龚锐终于坐直了身体,整个人精神抖擞:“等什么呢,赶紧去谈……做修复任务啊。”
  南翼&颜哲一脸惊悚地看向队友。
  众所周知,懒神龚锐都能勤快起来,中央怕是已大祸临头。
  就在这时,外头传来了摩羯斜低沉的声音:“主人,水瓶和双鱼回来了。”
  听到这一声主人,再想到那是江老邪,牢里三人顿时有了种奇怪的感觉,仿佛听到了什么奇怪的play。
  粗神经的南翼都忍不住偷偷看了眼谢汐。
  谢汐哪成想在“家”里丢人也就算了,还丢到朋友面前了,嗯……
  回去不家暴,他就不姓谢了!
  心里尴尬,面上却早就习惯了,邪神装得有模有样,保准把人给糊得一愣一愣的。
  他撤了布下的声音隔离器,问道:“怎样,抓到人了吗?”
  摩羯斜道:“幸不辱命。”
  这么看来,老秦和宗夏也落网了。
  谢汐生怕江斜不小心把自己的朋友给玩死,立刻道:“把他们带过来。”
  摩羯斜应了下来。
  谢汐对颜哲他们说:“暂时委屈你们在这里待一待,我稳住他们,再想办法合理地放你们出来。”
  龚锐道:“我们也成为你的信徒吧,这样还能给你搭把手。”
  南翼道:“对,我们刚好五个人,一人拖住一个江斜……”
  谢汐嘴角抽了抽:“我找机会试试看。”
  有帮手的话,的确会轻松很多,不过……
  想想江斜的那些骚操作,谢汐这还没开始丢脸呢,脸就有点烫了!
  放下地牢的结界,谢汐看到了最后两个斜。
  先出现的是身形矫捷的暗夜精灵,他穿着干练,黑色长发束在脑后,耳朵尖尖竖起,左耳下还挂了个墨色耳坠,瞧着是朵花的模样。
  他身材高挑,面容英俊,一双古铜色竖瞳,盯着人时有着深入骨髓的凛然煞气。
  随后从黑暗中走出的是硕果仅存的海妖族。
  他微蜷的深蓝色长发垂到了地上,像幽深寂冷的海底,衬托着肌肤越发白皙。
  那一双湛蓝色眼睛落在谢汐身上时,带着蛊惑人心的妖冶魅力。
  作者有话要说:吆西全员到位!
  收到营养液啦!开心,还想要
  明天继续快落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