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曹操喊我去盗墓 > 第七百二十六章 翻车的美食家(4000)

  “……”
  见吴良竟如此不近人情,金卫此前心中生出的些许好感瞬间荡然无存,蹙眉看了吴良一眼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又见他面色不善完全没有打算与他讨价还价的意思,最终还是选择闭上了嘴巴。
  “公子又来这招……”
  对此瓬人军众人倒是并不意外。
  他们很清楚吴良的行事风格,他这个人吧,肯定算不得什么行为正派的好人,否则便做不出将那些孩童捉作人质的事来。
  但同时他也不算是那种十恶不赦的恶人,就这么说吧,倘若金卫与朐县百姓果真敢对瓬人军不利,吴良未必便做不出屠城之事来,但若是金卫与朐县百姓老老实实配合于他,不去搞什么幺蛾子,甚至哪怕不配合他,只要不做出谋害他与瓬人军的事来,吴良最多也就吓唬吓唬他们,并不会真去为难他们,更不会去为难那些个不谙世事的孩童。
  因此瓬人军众人心里清楚,吴良现在如此与金卫说话,不过是谨慎的性格使然,习惯性的诈唬这個家伙罢了。
  毕竟一旦进入鬼洞吴良便不可能再时刻掌握外面的局势,倘若金卫还隐瞒了什么重要的信息,又或是心中还藏了什么其他的想法,这对于他与瓬人军来说,都极有可能是灭顶之灾,很有必要给金卫这伙“黄巾贼”戴上一副“镣铐”,将这种可能性扼杀在摇篮之中。
  “还有别的问题么?”
  堵上了金卫的嘴巴,吴良在瓬人军众人之间扫了一眼,接着又问。
  “没了。”
  瓬人军众人纷纷摇头。
  吴良颇为周祥的安排已经证明了他探索鬼洞的决心,他们心知以吴良的性子,不论他们再说些什么这鬼洞也是非进不可了。
  最重要的是,他们的确无法从吴良的安排之中找出什么明显的漏洞,也认为只要按照计划行事,风险便完全在可控范围之内,并没有比之前进入的那些古墓更加凶险,未尝不能冒险一试。
  毕竟那鬼洞之下极有可能便是传说中的仙境啊!
  身为这个时代的原住民,他们其实比吴良更容易相信仙境的存在,有些人的向往之心甚至超过了吴良的好奇心。
  “既然如此,这两日便先在山上安营扎寨吧。”
  吴良点了点头,又对杨万里说道,“杨万里,这两日也不能闲着,你带人在郁洲山各处仔细查探一番,不要放过任何可能存在的秘境、密道或是古怪之处,这个鬼洞就在郁洲山下,说不定便与郁洲山存在着某些联系。”
  其实不仅仅是与鬼洞存在着某些联系,还有吴良怀中的“太公印”。
  吴良怎么可能忘记太公印忽然发生的异常变化?
  因此他也有理由猜测郁洲山可能与姜子牙或是由姜子牙创立的吕齐有关,只是目前为止还没有在郁洲山上发现任何的相关迹象。
  另外。
  关于田横宅邸、关于那些无碑坟墓,吴良依旧需要做一些事情加以验证,只是这些事情很容易引起争议,绝对不能当着金卫等人的面去做,甚至连说都不能说,只能等支开了他们之后再私下进行。
  “诺。”
  杨万里拱手应道。
  “另外,老先生,你随我过来一下。”
  吴良又走上前去将于吉带去了无人之处。
  他方才就看出于吉有话要说,始终没有说出口,肯定是因为这些话不便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来说。
  ……
  “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公子。”
  来到无人之处,于吉立刻压低了声音开口问道,“公子,不知你可曾看过《太史公记》中的一个叫做‘封禅篇’的特别篇目?”
  “封禅篇?”
  吴良蹙眉回忆。
  《史记》中有许多不同的特别篇目,内容几乎涵盖了从统治到民生、从帝王到百姓的方方面面,有的篇目还特别长。
  吴良前世虽然是考古专业的研究生,但也还是个精力有限的人,并不能似电脑一般无所不知,真要用到什么资料的时候,还是得去翻找资料进行调研。
  而对于于吉现在提到的这个“封禅篇”,吴良便没有太多的印象,也不知道究竟是没有传到后世,还是自己没有读到。
  “正是。”
  于吉点了点头,他已经看到了吴良眼中的茫然,心说真不容易啊,《太史公记》中竟还有公子不知道的篇目,不过嘴上却没有纠结此事,只是接着说道,“‘封禅篇’中提到,齐国外海共有三座神山,这三座神山分别被称作‘蓬莱、方丈、瀛州’,自从齐威王、齐宣王、燕昭王以来,就时常使人出海寻找这三座神山,据说有人曾见到过这三座神山,但却无论如何都无法登上神山,只因远处望时,神山似在一片云雾之间,可来到近前时,却才发现神山竟在海水之下……‘封禅篇’中也提到了徐福,当年始皇帝命徐福出海寻找长生不死药,也是为了登上这三座神山,而并非那巫女方才提到的祖洲。”
  “这……”
  吴良沉吟。
  他也知道秦始皇命徐福出海,寻找的正是“蓬莱、方丈、瀛洲”三座神山,而并非“祖洲”,不过却并不知道,传说中的那三座神山竟是在海水之下?!
  所以……
  于吉与他说起此事的目的已经不言而喻。
  他是想告诉吴良,不可轻信巫女呼此前的言论,亦不可先入为主便认定那鬼洞之下通向的便是“祖洲”,亦有可能其实是“蓬莱、方丈、瀛洲”三座神山之一,毕竟这个“鬼洞”便是在海水之下,与三座神山的描述十分相近。
  只可惜史书中关于“蓬莱、方丈、瀛洲”的记载亦是少得可怜,吴良虽然知道三座神山,但却没有一个具体的概念,更说不清楚神山与“祖洲”具体有什么的不同之处。
  沉吟片刻之后,吴良对于吉说道:“老先生,此事暂时至于我说起就行了,我们到时候再见机行事为妙。”
  “老朽晓得,因此方才才不曾当众说起。”
  于吉点头道。
  “另外,祖洲与蓬莱、方丈、瀛洲三座神山也有可能并不冲突,或许只是时代不同,因此称呼也出现了改变而已。”
  吴良想了想又道,“据我所知,巨海十洲中有‘瀛洲’,而三座神山中也有‘瀛洲’,这个‘瀛洲’说的应该便是同一个地方,至于祖洲嘛……”
  说到这里,吴良终究还是自相矛盾了起来。
  因为与其他的巨海十洲不同,祖洲和祖洲之上的“养神芝”的传说与秦始皇有关,三座神山的传说亦是与秦始皇有关,这便不难判断,两者应该是处于同一时期,道理上来说如果是同一处地方,称呼上不太可能发生太大的变化才对。
  这个问题令吴良有些头大。
  总之,现在一切都还只是推测,不经过验证根本得不出正确答案。
  吴良干脆晃了晃脑袋将这些推测甩出了脑海,记下来多留个心眼,不要受到已知信息、尤其是从外人口中得来的信息误导便是……
  ……
  接下来瓬人军便在田横宅邸附近安了营,一边命杨万里率人在郁洲山上探寻,一边命人将田横宅邸看护了起来,不允许岛上的“黄巾贼”随意靠近。
  当天夜里。
  瓬人军便奉命偷偷刨开了两座无碑坟墓。
  因为吴良需要先验证一下传闻的真伪,看看这里面埋葬的是否是那些效忠田横的门客。
  这两座无碑坟墓中的确葬有两具完整的人类尸首。
  两具尸首甚至连最简陋的草席都不曾卷上,就那么草草埋在了土坑之中,并且现在已经变成了两具骷髅架子。
  吴良将骷髅架子清理干净之后仔细查看,并未在骨骼上发现明显的致命裂痕,但却在脖子至腹部位置的骨骼上发现了熏黑的痕迹,由此可以判断,死者最后应该是服毒自尽。
  除了这些,便再也没有了其他的发现。
  不过这对吴良来说已经够了,这进一步增加了那些传说的可信度……那些曾在郁洲山上出现过的门客尸首化作的“活死人”或许也是真的。
  做完了这些。
  吴良又命人将这两具尸首重新葬入了坟墓之中,并附送了一些祭品,还在坟前行跪礼算是表达打扰的歉意,至此对于这些无碑坟墓的探索便算是暂时告一段落了。
  接下来的两天之内。
  杨万里的探查则是一无所获……郁洲山虽然并不算小,但其间大多是山石,植被也相对要少一些,很多地方都可一目了然,能够藏下秘境或是密道的地方实在太少,探查的难度并不大。
  在这期间,于吉也曾登上山顶观望此地风水。
  依旧没有什么收获。
  而吴良的那方“太公印”,气息亦是保持着张狂外放的状态,没有再出现任何变化。
  如此两天的时间很快过去。
  吴良眼睁睁的看着海平面不断下降,最后终于下降到了三丈左右的高度,鬼洞入口彻底暴露了出来。
  这两天那伙山下的“黄巾贼”亦是忙坏了。
  随着海平面的不断下降,他们几乎全员上阵、不分昼夜的在海滩上赶海,不过与后世的饮食习惯不同,他们吃的显然要讲究许多,像生蚝、小型贝类那些吃起来费劲、肉还少的海鲜,他们几乎看都不看。
  他们感兴趣的只有那些鱼虾蟹、以及一些比较新鲜的海菜。
  瓬人军闲来无事,也加入了赶海的队伍。
  吴良便特意搞来一箩筐没人要的小型贝类与生蚝,什么蛏子、蛤喇、扇贝应有尽有,全部放在一口大锅里煮来吃,尤其是生蚝,吴良也不知道“男人加油站”的说法是不是真的,反正这东西只要煮熟了肯定吃不死人就是了。
  不过味道嘛,就有那么点尴尬了……
  与后世不同,这个时代可没有那么多种类的作料,没有辣椒,甚至就连蒜亦是味道古怪的野蒜,实在没有办法将这些贝类的腥味掩盖下去。
  这可以算是吴良这个“瓬人军美食家”的头一回翻车。
  吴良自己都有点吃不下去,瓬人军众人自然也吃不下,只是为了给吴良一些面子,随便取上一两个假模假样的闭着眼睛尝一尝,然后就找借口躲开了。
  吴良觉得有些尴尬的同时,不由想起了此前他在海边拣这些生蚝与贝类时,附近那些“黄巾贼”投来的异样目光。
  甚至吴良还听到了他们小声议论的声音:
  “唉,那个吴太史在做什么,为何要拣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该不会是用来吃的吧?”
  “那么难吃的东西,人家可是国都来的大官,怎么可能去吃?我怀疑是用来喂鸡的,咱们平时不是就用这种东西喂鸡么?”
  “也对,俺见他们带了一个笼子,笼子里装了两只鸡,一只公的一只母的。”
  “那肯定就是了。”
  “……”
  吴良当时还不以为然,嘲笑这些家伙不会享受,现在想想,其实是他自己年轻了,捡点大青蟹、大鳗鱼回去吃难道不香么?
  不过这些都是前话。
  如今鬼洞入口已经露了出来,吴良等人亦是提前做好了准备,几乎是跟着退潮的海水来到鬼洞前面的,自然得抓紧时间进入鬼洞进行探查。
  当吴良看清楚鬼洞洞口处的情况时。
  吸入鬼洞中的海水早已不见了踪迹,只留下了一个倾斜向下的洞穴。
  洞穴入口高宽大约都在三米左右,可以称得上宽敞,至少对于吴良等人而言,四五个人并排行走都不回太挤。
  靠近洞口处的岩石与石壁则有着明显的冲刷痕迹。
  以至于这些岩石与石壁虽然并不平整,但表面却没有尖锐的棱角,甚至摸上去还有一些光滑……
  值得注意的是,可能吴良等人来的太早,这个洞穴此刻并不像金卫所说的那般干燥,洞顶还在不断的向下滴水。
  “走……”
  吴良不想浪费时间,刚打算下令进洞。
  “扑啦啦啦——”
  洞内却忽然传来一阵响动。
  紧接着便见到几道颜色极为鲜艳复杂的身影从黑洞洞的洞穴中飞了出来,这应该便是金卫提到过的自洞内飞出的飞鸟。
  “菁菁!”
  吴良一边教白菁菁施展口技,一边已经掏出了“困仙球”以备不时之需。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