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科幻灵异 > 首辅大人的团宠崽崽 > 第607章 交情不浅

  姜婴宁和沈清宴乘坐的马车跟着耶律星辰等人一路进了皇宫。
  夏国的国风粗放,豪爽,跟金国不太一样,四周的建筑也十分雄伟,高大。
  姜婴宁将马车的帘子掀开,四处看着,觉得很新奇。
  沈清宴见状,有些好奇的问道,“婴宁妹妹,你不害怕吗?咱们现在是被夏国的人抓到了夏国国都,孤身奋战,很可能明天就要被砍头了。”
  姜婴宁放下帘子,看着沈清宴笑了笑,“沈公子,他们若是想杀咱们,在路上早就杀了,何必千里迢迢的拉近皇宫再杀呢?”我
  沈清宴自然也相信,夏国人把他们抓到这里不是为了杀他们,只不过是故意吓唬姜婴宁。
  他只是不明白姜婴宁怎么能看起来一点都不担心呢。
  姜婴宁直视着沈清宴的眼睛,无所谓的说到,“担心又有什么用呢?担心救不了人,也救不了自己,倒不如多收集一点对自己有用的信息,将来说不定能用到呢。”
  原来,姜婴宁这一路是在记皇宫里面的路线。
  沈清宴不得不心生佩服,他似乎越接近姜婴宁,越了解这个女人,就觉得自己越是配不上她。
  于是他也没再垂头丧气,也重新打起了精神。
  又过了一会儿,马车终于停下了,很快耶律星辰的声音在外面响起,“安宁郡主,沈太傅,可以下车了,咱们到地方了。”
  姜婴宁跟沈清宴一前一后的下了马车,便看见自己在一处院子里。
  耶律星辰介绍到,“这是我的住处,在你们金国叫做东宫吧。”
  姜婴宁没有接话,反而问到,“你把我们抓进宫中到底要干什么?”
  耶律星辰笑了笑,“婴宁小姐何必这么急躁呢?有句话叫做既来之则安之,晚上皇上为你们准备了晚宴,接风洗尘,有什么事儿到时候再说好了。”
  姜婴宁又立刻追问道,“那我想见你们的皇后娘娘,你什么时候安排一下?”
  耶律星辰笃定的说道,“我相信今天的晚宴,婴宁小姐一定能看到你可爱的姐姐。”
  他说完,便将不远处的几个丫头叫到了身边,“你们给婴宁小姐和沈公子换一身衣服,收拾收拾。”
  “是。”几个丫头应声,接着便带着姜婴宁跟沈公子进了宫殿。
  路上,沈清宴不解的问道,“刚刚耶律星辰说你可爱的姐姐是什么意思?”
  姜婴宁看过去,莫名其妙的说到,“我称长公主为姐姐有什么问题吗?她现在就算是夏国的皇后,曾经也是我们侯府的外孙女。”
  沈清宴点了点头,没有再多问,但是却显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进入宫殿之后,姜婴宁跟沈清宴分开,姜婴宁被带去沐浴更衣,还换了发饰,再次站到铜镜面前,她俨然变成了一个夏国人。
  她不是很喜欢,但是自己之前穿的衣服已经脏了,目前也只能忍一忍。
  “我能出去走一走吗?”姜婴宁问身后的丫头。
  丫头摇了摇头,“还请安宁郡主主耐心等一等,晚宴马上就开始了。”
  姜婴宁无奈,她看得出两个丫头也都有功夫,此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于是塔便趴在梳妆镜前睡了一会儿。
  迷迷糊糊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被人叫醒了。
  “安宁郡主真是好兴致,好福气。”没想到是耶律星辰回来了,“我在为晚宴的事情,忙前忙后,郡主却睡得这么舒服,实在是太让人生气了。”
  姜婴宁懒得理他,伸了个懒腰,“不是要参加晚宴吗?那就带路吧,我都饿了。”
  耶律星辰苦笑着摇了摇头,接着便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走吧,安宁郡主。”
  姜婴宁跟着耶律星辰,在夏国皇宫里七拐八拐,终于到了地方。
  一进去,便看见了一个熟人。
  “婴宁妹妹,”燕擎宇依旧穿着金国的服饰,一脸热情地迎了上来,“婴宁妹妹,你可终于到了,我等得好辛苦啊。”
  姜婴宁皱了皱眉,冷笑道,“看来咱们的太子殿下是夏国的上宾呀。”
  燕擎宇没有被说中的尴尬,笑了笑道,“婴宁妹妹还是这么聪慧,其实我也不想过来,毕竟路途遥远,但是夏国皇帝又太热情,再说新皇登基,姐姐还是皇后,我不能就这么回去了呀,我得过来亲自祝贺她。”
  姜婴宁目光冷冷的看着燕擎宇,没有再跟他说一句话,转身便坐到了沈清宴身边。
  “看来咱们的太子跟夏国的皇上交情不浅呀。”姜婴宁若有所指的说道。
  沈清宴显然也没想到会这样,他看到燕擎宇完好无损地坐在上宾的位置,心中比姜婴宁震惊一百倍。
  燕擎宇作为金国未来的君主,竟然私下与夏国皇室交情不浅,这显然不是什么好事。
  这些事等他回到金国,一定要一并禀告给颂德帝。
  接下来姜婴宁一边吃着水果,一边看着形形色色的夏国人来参加晚宴。
  终于,大殿里几乎坐满了,便听到有太监传话,夏国皇上来了。
  众人全都站起身,姜婴宁跟沈清宴坐得安安稳稳。
  耶律星辰几步过来,小声提醒到,“安宁郡主和沈太傅最好还是讲究一点礼仪,否则我父皇不高兴了,可能会把脾气发到你们的长公主身上。”
  “可恶!”姜婴宁暗骂一声,还是跟沈清宴一起站了起来,。
  很快,便看见一个身材矮小,头发花白的皇上走了进来,而燕静柔就跟在他身后。
  姜婴宁微微惊讶,很难把这个皇上跟耶律星辰这个太子扯到一起。
  耶律星辰立刻带着众人齐声高呼,“恭迎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姜婴宁跟沈清宴抿着唇,目光追随着燕静柔。
  燕静柔的眼睛红红的,整个人看起来似乎遭受了很不好的事情,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直到落座都没有发现姜婴宁。
  这时新皇看向耶律星辰,“你带来的客人在哪里?”
  耶律星辰起身来到大殿中间,指着坐在上位的姜婴宁和沈清宴,“父皇,正是这二位,安宁郡主和沈清宴沈太傅。”
  听到姜婴宁的名字,燕静柔猛地看了过去,一瞬间便激动的站了起来。
  耶律星辰扯了扯嘴角,“看来皇后娘娘跟这二位的关系非浅,娘娘放心,晚宴之后,您可与二位故人叙旧,有的是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