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穿成团宠的我只想当咸鱼 > 第708章 她是唯一的救赎

  赵知月和林灿等了好几天,也没等到皇上惩处霍清灼。
  宫里逐渐开始传
  “皇上果然更爱太妃娘娘吧,皇后娘娘的孩子都没了,太妃娘娘不仅没得到丝毫的处罚,甚至皇上还往她宫里递了不少东西。”
  “皇后娘娘真可怜,这孩子白没了……”
  “昨日下了朝之后,皇上还去看望太妃娘娘了呢。”
  “现在调去太妃娘娘身边伺候还来得及吗?”
  “……”
  这些话传到林灿的耳朵里,又添油加醋地传到赵知月耳朵里。
  “阿月,娘早就说了那太妃不是个好东西,做了这么大的错事,皇上竟然丝毫不处罚她!”
  赵知月已经心如死水了,提到这话,反倒出声嘲讽她娘“药是你让我吃的,事情也是我们先算计别人的,本来就不应该怪她。”
  “娘也是为你好……”林灿理亏又心虚,“反正都怪那个太妃,阿月,你放心,娘一定为你报仇!娘当初可是还安排了别的出路的……”
  “行了!你别做了!这件事本来就是我们理亏,查下去,发现是你要先害太妃娘娘的,那更完蛋!”
  赵知月想到她来到自己身边,做的每一件事都将她推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心里真的不想再认这个娘了。
  还是宋北北,能真的帮到她。
  赵知月懒得再和她娘多话“娘,我身子不好又累了,要睡觉了,你自己去忙你的吧。”
  “好,好。”林灿含笑应了两声,离开了这里。
  赵知月躺在床上,脑海中想起被关在皇上寝宫的宋北北。
  要想让北北帮自己,就得把她救出来。
  要想救她出来,就得靠沈昭和宋清。
  想到这里,赵知月从床上下来,换上一身稍微正式一些的衣裳,坐到梳妆台前。
  宫女瞧见了,立马上前道“皇后娘娘,您今日要梳妆打扮吗?奴婢来伺候您。”
  那宫女刚拿起一只金簪,赵知月又把簪子夺了回来“不用,本宫自己来就行,你出去吧。”
  宫女觉得有些奇怪,这些事她以前都不自己做的啊……
  不过她什么都没多说,还是听话地退下了。
  赵知月将自己本就病态苍白的脸弄得更白了几分,然后去了御书房。
  她被公公带了进去,跪下给伏诚行了个大礼。
  伏诚看在她是宋北北表姐的份上,对她还有几分耐性,问道“怎么了?起来说话吧。”
  赵知月没有起身,她低眉顺目,背脊微微佝偻,显得可怜憔悴极了。
  伏诚微微拧眉,以为她这样子,是要威胁自己处置霍清灼,给她一个公道。
  但赵知月开口却并非如此“皇上,臣妾好久没有见过北北了,怕北北担心臣妾,想请求皇上让臣妾能够和北北见一面,说说话……”
  伏诚有些意外,没想到这小姑娘竟然这么懂事,没有提半句自己落胎的事。
  他又想到上一次,宋北北着急地询问赵知月的情况,他没回答,这几日宋北北没再求她,但是胃口都开始不好了。
  确实要让北北和她表姐见一面,不然饿坏了可怎么办。
  伏诚点了点头“你去吧,好好打扮一番,告诉她你没事,别让她担心。”
  赵知月再一次心寒了。
  她到现在走路都不稳,脸色还如此苍白。
  她等不到半句他的关怀,只能等到他一句“别让她担心”。
  一句话,打破了赵知月所有的幻想。
  她忍着泪意,轻轻“嗯”了一声“臣妾知道了,皇上放心,臣妾绝对不会让北北担忧的。”
  “嗯。”伏诚想着宋北北消瘦的小脸,又道,“她最近胃口也不好,你可知她爱吃什么?”
  赵知月又一次心如死灰了,真是没想到,他竟关心她到如此地步。
  她深吸一口,笑着回道“知道,臣妾回去令人做好了,给北北送过去。”
  “好,辛苦你了,去吧。”
  “是。”赵知月起身离开。
  她听话地回宫,特意换了一身大红的衣裳,显得气色好些,又令人做了一大堆宋北北爱吃的东西。
  这么忙活下来,都已经是晚上了。
  因为东西太多,赵知月特意还叫了个人帮自己拎过去。
  ……
  上次沈昭偷偷换了皇上寝宫门口的侍卫进去见宋北北,这件事其实伏诚已经知道了。
  所以他更严格地筛选了一下侍卫,这次沈昭绝不可能神不知鬼不觉地趁着他不注意的时候去见宋北北。
  宋北北已经好几天没能和沈昭见面了。
  她心里担心表姐,却又没办法出去见她,急得团团转。
  今天她又因为担心赵知月,一天没吃东西,早早躺床上睡去了。
  突然,她听见寝殿的门响了一声。
  宋北北以为是宫女送饭来了,不耐烦地道“我都说了不吃,还来干什么?”
  赵知月轻笑出声“真的不吃?茄子豆角,辣子鸡,水煮牛肉,你真的一口都不吃?”
  宋北北蹭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来,激动地跳下来,跑到赵知月面前“表姐!”
  “还不止。”赵知月回头看了一眼身边穿着太监,抿着唇偷笑。
  宋北北这才注意到她身后低着头拿着餐盒的小公公,她抬头看过去,猝不及防地对上了一双含着笑和温柔的双眼。
  “昭昭哥哥!”宋北北扑近沈昭怀中,忍不住哭了出来,“你那天说过想办法找我出去的,可是就突然没有下落了,你去哪里了?”
  沈昭举起袖子为她擦泪,心疼道“对不起,北北,都是我不好。”
  赵知月有些愧疚“北北,这个不能怪沈督主,先前皇上换走了所有沈督主熟悉的护卫,而且大表哥来宫里寻你的时候,皇上也让我对大表哥隐瞒你的身份……对不起,北北。”
  宋北北还带着泪,却又笑了起来,她拉住表姐的手“不用说对不起,表姐,我知道你也是身不由己。”
  她又看向沈昭,“我也没有怪你,我只是担心你。”
  赵知月看宋北北和沈昭深情对视的样子,懂事地道“你俩先聊,我到外间给你们俩守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