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武冠九州 > 第九十三章 白馒头

  当西、南两线的战争,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中时。
  将来尾随着西撤的神秘部队,逐渐驶入大山的深处。
  经过数日的跟随,将来通过东拼西凑的线索,终于搞清楚了这支军队的作用。
  那就是亿国的“神机营”,专门研究先进武器的兵工厂。
  这支潜藏在靠山城身后的,是其中的一个分支,他们利用哪里的铁矿便利,为本部提供各种各样的零部件。
  而他们所说的“黑药面”,应该就是火药的一众。
  火药这种东西,在九州的历史中经常浮现,但各朝掌权者把其视作机密,随着一个王朝的沦陷,相关技术一定会随之消失在历史长河中。
  唯一留下的蛛丝马迹,就是民间用于制作烟花的简易火药。
  从如今的战国世代向前推移,周、晋、鲁三个大王朝都没有火器的问世。
  反而是在这百年战国末期,不止大武一家盯上了这碾压一切的力量。
  这也是为什么将来没有返回军营,小心翼翼跟着这支队伍的理由。
  队伍行驶在崎岖的山道上,不时有马车溜坡好在有惊无险。
  将来堂而皇之的行走在树林中,每一步都定在一颗树的后面。
  耳边时不时能听到几声士兵抱怨、军官的咒骂、那都尉无能的咆哮。
  今天的云层有点厚,好似随时都会下起一场冬雨。但以现在的天气,雨水落地之后很容易结出冰层。
  若道路真的结冰,那这本就崎岖的山路,便会成为通往鬼门关的道路。
  于是乎,这支队伍开始不顾危险的加快了行军速度。
  将来依旧悄悄的跟着,几次有机会出手也没有选择拯救那些坠崖的士兵。
  他不是圣人,甚至可以说他是个人屠,若大武没有取得最终的胜利,别人家的史书一定会把他形容成一个罪大恶极之人。
  凭借对树木的感知,将来发现前面有了很多人类的气息。
  仔细探查之后,那里是一处庞大的山洞,再往内因为没有植物,不知其中隐藏了多少兵力。
  他的指尖变成尽数质地,在树皮上划了一道之后,率先前往那山洞的所在地。
  将来刚脱离队伍百丈的距离,便身形一闪突然从原地消失。紧接着,十余个明哨就朝着把将来带到此处的队伍冲去。
  而将来,则站在一个暗哨的身后,冷漠的望着对方的背影。
  在这第一个暗哨之后,是尽百名暗号的穿插布网。若平常人走错一步,面对的将会是死亡。
  将来锁定了所有明、暗哨的位置,身形快速冲向山洞,而那只回归的队伍也为他带了便利,洞口处的布防出现的短暂的松懈。
  正所谓艺高人胆大,他就像一个倒挂的蝙蝠,在众人视野盲区中,悄然进入了偌大的山洞。
  这洞口前半段为天然形成,到了后面多是人工修造。所以洞口越来越宽,直到一个山内世界出现在将来眼前。
  他向上一跃,站在了一处一步宽的断壁上,从上向下望去,这座山中城镇,给人一种莫名的壮阔敢。
  这里的建筑物,与亿国山寨截然不同,大多是中原建筑,无论是街道还是分布,都有中原城市的风情在其中。
  而位于城镇中心的恢弘建筑,很快吸引了将来的视线,若按照中原习俗,那里一定是这座城镇最为重要的地方。
  将来一步踏出,并没有激起多么强力的劲气波动,身形如燕子一般展翅滑行,几次借力腾空后,稳稳的落在了中心建筑群的一座屋顶上。
  他之所以选择此处,是因为这里有很多气质脱俗的老者进进出出。
  当那些老者胸前挂着的墨字徽章吸引住将来的视线,将来可以确定这些都是墨家门人。
  将来小心的拿起一个瓦片,身体也顺势趴下,眼前除了不停争论的十余人外,尽是一些图纸和木雕。
  “你们都隐世隐糊涂了吗?那左亲王给钱给人就帮他干活,忘了何为兼爱.非攻?”
  “少提着四个字,在等下去天下有大定了,我们墨家如何能有一席之地。”
  “怎么?你想凭着那些取人性命的东西谋得一席之地?少痴心妄想了!如今的九州已经被孔孟思想占据,你想成为国家首学,也不是平了这乱世就能成的!”
  “我听说,那大武内阁中有我墨家的子弟,叫什么来着?”
  “韩游梦!寒山居士,秦柏的大弟子。”
  “那小子是土生土长的亿国人,他都能成武臣,我们为什么不能?”
  “老不羞!韩家是当初逃难到十万大山的...”
  “好了好了!黑.火药的事弄不弄!?今晚就要和那些亿国老学究商讨了。”
  “别人都好说,亿国前朝丞相不好弄啊!”
  “对啊,我们身死是小事,墨家这一支完了可没脸见祖宗啊!”
  将来听的耳朵起茧子,这一个个白发苍苍的吵起架来确实生龙活虎。
  他快速奔向之前锁定的气息,因为那个半步登峰的人始终没有动一毫。
  他推测那应该是个护卫,守护的应该是这山城中的一位重要人物。
  刚落到屋顶,就听那屋内的老者说道:“阿甘,你今天怎么了?”
  命唤阿甘的年轻人道:“仡芈公,属下今日右眼一直跳总感觉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仡芈公哈哈大笑,还不停的摇头。
  将来通过瓦片缝隙发现,那是一个头发花白却没有一点皱纹的老者。而那叫阿甘的轻年,则是一个头上没有一点毛发的怪人。
  就在将来打量着那个阿甘之时,那少年猛地消失在了原地。他在出现时,已经站在了将来之前坐在的位置上,手中齿刃长刀抵在了那片有些错位的瓦片上。
  四周明哨快速朝此地集结,将阿甘站的这处屋顶团团围住。
  阿甘冷声质问:“可发现什么风吹草动吗?”
  一名壮汉躬身答道:“回统领,并没有异常?”
  阿甘的神色变得阴狠,用刀尖敲了敲那瓦片,冷声道:“那这怎么解释?”
  一名暗哨跪在阿甘身前,低声道:“这应该是属下刚才踩的,还请统领息怒!”
  “啪!”
  阿甘用刀身抽了那暗哨一耳光,而后翻身跃下房顶,走入了书房之中。
  当屋顶上的人散去,将一个翻身倒在了屋顶上。他对自己的实力有自信,并确信之前自己没有露出破绽,他现在很好奇那个白馒头是怎么知道自己存在的。
  果不其然,那仡芈公也有跟将来一样的疑问。
  “出了什么事?”
  “属下刚刚感觉屋内的风有所变化,便以为屋顶有人掀开瓦片窥探,便上去询问这个,没成想是一个暗哨之前踩偏的瓦片,属下已经惩罚过他了。”
  仡芈公轻轻颔首,宽慰道:“这山中城唯一让人放心不下的,便是那黑药面的研究。你的小心谨慎,倒是让老夫也又是惴惴不安起来,走吧,跟老夫去看看那边怎么样了,研究进度如何了。”
  “诺!”
  阿甘跪倒在地,待仡芈公从其身边走过,他才起身跟了上去。
  两人走出建筑群,乘坐马车朝闪动伸出走去。
  马车“咯哒咯哒”的行事,车厢内的阿甘欲言又止。
  仡芈公见状,微笑问道:“有话直说,此处只有你我二人,不用讲那些面上的规矩。”
  “仡芈公,属下觉得,是时候对那些墨家老头用强了,之前说物资短缺无法提供帮助。如今做左亲王送来大批财货,他们有弄出一堆乱七八糟的由头,着实可气!要我看,他们就是皮痒痒,老寿星喝砒.霜,嫌自己命长。”
  仡芈公摇头:“哪有那么容易,其中配比用量,不同程度杀伤力的把握都难如登天。若把刀架在脖子上有用,那这天下岂能由大武一家独大。”
  “姜国从姜不归的父辈起,便用三成国库研究火药,可直至姜国灭亡,也只到了把自家皇城烧没的地步,甚至连白霜寒的命都没能留下。”
  “我亿国本就研究的晚,国力还跟不上。此时能有机会,定要不惜一切代价的抓住。而且天佑我亿国,出现了佐明宇这样的人物。若给他几年时间,凭借如今的国力,我亿国也能研究出可用于战场的火药。可时间不等人啊,大武根本不想给我们喘息的机会。”
  “此时若想速成,不得不借助墨家的力量,那大武神机营能研究出来的东西,他们也应该能。”
  阿甘显得更为惊慌,右手只能捂住自己的眼皮才能防止它抖动。
  他此时也顾不得尊卑,问外面的马夫:“还有多久?”
  “已经能看到石门了!”
  阿甘拨开车帘,见那石门完好无损,门外手守军也如往常一般,这才松了一口气。
  “你的预感一项很准,若不是这洞中洞出了问题,便是前线的战事出了问题。”
  听仡芈公这么说,阿甘反而平复了下来。他淡淡道:“外面的事跟我没关系,我心中只有仡芈公的安危,若这洞中洞出了问题导致爆炸,凭阿甘的实力也不一定能将仡芈公安全送出去。”
  “哈哈哈哈,我这把老骨头,埋在哪不是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