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龙虎玉珮 > 第一百卅五节 整大发了

  过了一会儿,枪声停止了,乌申斯基大尉和桑杰扎布又回到了宴会厅。乌申斯基拍着桑杰扎布的肩膀,竖着大姆指用俄语向苏斯洛夫将军报告说,是一小股日军搞突然袭击,已被全部消灭了。这位桑同志武功高强,到了外面就帮助红军战士打倒了两名日本兵。
  原来,面对苏联红军的强大攻势,板本大佐下达缴械投降的命令并剖腹后,剩下的日军有缴械的,也有自杀的,有十三名日本特务穿便装逃了出去。他们见飞机场已被苏联红军把守得铁筒似的,便又趁着乱劲儿跑回王爷府镇,钻进了一家日本小酒馆大吃大喝,大哭了一通。天黑后,这十三名日本特务见王爷府挺热闹,感觉有机可乘,顺着道边的污水沟爬到王爷府的大门前。他们先开枪打死了守卫王爷府大门口的四名苏联红军,冲进王府院后又和红军巡逻队遭遇了,双方交火打起来。这天晚上的早些时候,桑杰扎布也想到了安全问题,吩咐义勇军的三个小队轮流值班。与日军打起来的时候,正好是郭大牙小队值班。郭大牙小队里有个有头脑的人,正是周文国。周文国提醒郭大牙要防止日本鬼子抢马,于是郭大牙带上小队抢先把王府的马棚占领了。打起来以后,果然有三个日本特务向马棚跑来,被郭大牙小队用乱枪打死了。但是其他日本特务很顽强,有两个竟然冲到了宴会厅门口的台阶下,与两名红军卫兵扭打在了一起。
  乌申斯基和桑杰扎布从宴会厅走出来时,见两名日本特务正在和两名红军打肉搏。那两名红军战士虽然个子高占点儿优势,但那两名日本特务武功好又非常机敏,所以两名苏联红军处于下风。正在这危急时刻,桑杰扎布一个鹞子翻身腾空而起,双脚落地时正好插在两个日本特务的前面,顺势飞起左脚就将一个日本特务踹倒在地上,紧跟着又一个旋风腿将另一个日本特务也扫倒了。乌申斯基和那两名红军战士快速扑上去,用马刀将两个日本特务砍死了。郭大牙小队和红军巡逻队在王府院里很快就将冲进院子里的日本特务全部消灭了。为了万无一失,他们又把犄角旮旯仔细地搜查一遍,再无遗漏的日军,方重新布上岗哨。然后,郭大牙小队负责将四名红军遗体集中放在一起,将十三具日军尸体也堆放在一处。
  苏斯洛夫将军听完乌申斯基的介绍后,微笑着瞅了瞅桑杰扎布,点了点头,对王司令说:“王同志,您能不能把桑同志给我们苏联红军,做我的警卫营长?我会给您一个团的武器装备。”王司令马上用俄语回答说:“将军说玩笑了,桑杰扎布是我的副司令,漠北抗日义勇军的军事主官,把他给了您,我的部队就不能打仗了,不行我去给您当警卫营长吧。”苏斯洛夫“哈哈”大笑道:“那怎么能行,那样的话,你们的同志会找我们的斯大林同志要人,我可就受不了啦。”
  苏斯洛夫将军非常重视宴会时发生的状况,命令乌申斯基大尉和义勇军联手,进一步清剿残余日军,再不允许有小股日军袭扰王爷府的现象出现。他对色勒扎布王爷说:“色王爷,地方的社会治安就由你们负责去办吧。”色勒扎布王爷说:“将军,这一点我们责无旁贷。”苏斯洛夫将军又说:“我的司令部就安在你的王爷府里吧。”色王爷微笑着说:“我们热烈欢迎。”
  为安全起见,乌申斯基大尉调来两辆重型坦克停放在腾格里旗王爷府大门口的两座石狮子的前面,两辆重型坦克就是两座可以移动的碉堡。经苏斯洛夫将军同意,腾格里旗警察局门囗又挂上了“腾格里旗社会治安维持会”的牌子。非常时期,非常处理,维持会的会长由色勒扎布王爷亲自担任。
  苏联红军在过西辽河时,两岸的老百姓们都赶来看热闹。每当看到炮车、坦克车轰隆隆地驰过去,孩子们总会追出去老远,直到看不见影儿了为止。大人们更感兴趣是那些总在飘散着牛、羊肉香的餐车,“咕嘟咕嘟”冒着热气,走着道儿就能把饭菜做好了,实在是太神奇了。苏联红军也会用吃不了的牛羊去跟漠北人换些菜园子里的瓜果蔬菜,换旱烟末,换烧酒,换女人的笑脸,换他们渴望的和需要的一切,非常的大方,反正都是没花钱搞来的,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比在自己家里都随便。吓得那些没见过世面的小媳妇和大闺妞们都躲得远远的,或在屋里扒着窗眼儿往外看,生怕一个不小心让大鼻子拱到自己的脸蛋儿上。
  苏联红军的大鼻子、长头发给当地百姓留下了太深的印象。多少年后,人们还管苏联人叫“大鼻子”或“老毛子”。在苏联红军的身上,细致的漠北人还发现了许多稀罕事儿,比如抽烟不使烟袋而是用二指宽的纸片把烟末一卷,用舌头一舔,卷成卷儿来抽;原本,漠北人管向日葵叫转角莲,是用来看花的。可大鼻子的老毛子们却把转角莲的籽粒放在嘴里嗑着,吃得挺香的,漠北人从此就把转角莲子叫“毛嗑”了;尤其让漠北的老爷们儿和老娘们儿目不忍睹又总想斜着眼睛偷偷睹一睹的是苏联红军里的男人和女人说咬一通就咬一通,干那事儿时连人都不背。
  苏斯洛夫将军的坦克军团整整用了五天时间才通过西辽河,还有一辆坦克误入流沙坑中成为永远的纪念。坦克军团越过西辽河后,苏斯洛夫将军将司令部迁至赤岭。去赤岭之前,他要王司令与义勇军和他的部队一起走,因为他认为这位能说一口流利俄语的王司令是这一地区中国布什维克的惟一代表。
  王司令的漠北抗日义勇军发展得很快,几天的时间就发展到了三百多人,主要是有一百五十人的伪满蒙自治军和一百名伪警察也加入到了这支队伍。伪满蒙自治军被打散后,丹巴副司令不知去向。色旺排长从日本人的监狱里出来后,成了这些自治军的主心骨。他们一合计,还是去找桑杰扎布去投义勇军吧。
  俗话说“喜鹊老鸹奔旺枝”,眼瞅着桑杰扎布又成事了,警察局长冬日布也跟手下的人说:“桑杰扎布他们的抗日义勇军靠着苏联人,今后前途不可限量,往后漠北就是他们的了。”于是,他找到桑杰扎布,说:“我这现成的一支马队,你们义勇军怎么也得有一支骑兵不是?我也不当你们的什么司令,就让我给你们管这支骑兵好了。”还有土匪老二好,也带着他的二十几个人找到了老二嫂,说老二哥创下的杆子如今整大发了,现在他们成天自己打食儿,日子不忒好过,看在过去老二哥的面子上收留他们吧。老二嫂这人把情义看得比命还重,觉得老二哥刚拉杆子的时候的确没少受人家老二好拉扯了,就让王司令留下了老二好,还给了个大队长当。
  如此一来,漠北抗日义勇军今非昔比,几百人的队伍也是个动静了。王司令、老二嫂、桑杰扎布率领着队伍随着苏联红军的坦克军团浩浩荡荡地开进了赤岭城。到了赤岭后,在乌申斯基大尉的帮助下,义勇军贴着苏联红军的营盘驻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