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科幻灵异 > 公路求生,我有提示系统 > 第1017章逃出生天

  经过了一番翻找,张拓海在驾驶室里翻找到了几个灭火器。
  张拓海让沫子将这些灭火器准备好,以应对这些百足蜈蚣的偷袭。
  然后,找胶带将驾驶室的缝隙全都封死了,尽可能的阻止百足蜈蚣闯入这里。
  同时,张拓海将船只提升到了最大的速度,加速向着码头赶去。
  过了一会儿,几只百足蜈蚣从各个角落爬到了驾驶室的外面,可是,整個驾驶室都被张拓海用胶带封死了,它们根本钻不进来。
  一些百足蜈蚣想要从通风管道闯进来,等它们费尽力气找到这里,却发现张拓海早已经用胶带把这里封死了,根本就进不去。
  整个驾驶室被封的固若金汤,根本闯不进去。
  那些百足蜈蚣在外面徘徊良久没有什么办法,只能悻悻的退开,先去找别人的麻烦。
  偌大的船舱里,那些玩家和百足蜈蚣的战斗开始了。
  这边一个玩家刚刚踩死一个百足蜈蚣,另外一边一只百足蜈蚣就成功控制了一个玩家。
  这边玩家刚刚消灭了一个感染者,那边,一个感染者就成功的带走了一个玩家。
  一时间双方展开了血站,到了后来,双方都红了眼,以至于每次小型遭遇战,都必须一方彻底团灭告终。
  战争异常惨烈。
  驾驶室里的张拓海并不知道船舱中所发生的一切,他一直在注意着船只的航速和航向,努力的向着最初的海港行进着。
  终于,在太阳将要落下的时候,张拓海终于看到了掩映在落日余晖之中的海港。
  “收拾东西,准备撤离。”张拓海对沫子说道。
  “好。”沫子开始收拾驾驶室里的东西,将有用的东西都收好,装进背包里,同时抱起了一个灭火器。
  港口管理......
  背着沉重的背包,沫子在进入海中之后,就开始止不住的往下沉。
  就在她以为自己就要这么沉入海底的时候,一只大手抓住了她,将她拎出了海面。
  呼!
  沫子长出了一口气。
  张拓海拉着她游上了岸。
  此时,有不少从其他船上跳下的船员也刚刚游上了岸,张拓海和沫子两人混在人群之中,一点都不显眼。
  沙滩上不少游客举着手机不断的对着冲上防波堤的游轮拍摄着。
  这种场面可难得一见,很多人甚至还以为是在拍电影呢,纷纷称赞剧组下血本,居然拿真的游轮。
  张拓海和沫子冲上沙滩后,立刻找了一个游客,抢下了对方的手机:“报警电话是多少?”
  那个游客本来想要理论的,可是看到张拓海顶在他脑袋上的手枪,立刻就怂了,报出了号码。
  张拓海拨通了报警电话:“刚刚冲上防波堤的游轮上有生化武器,一种被培育过的蜈蚣,携带了天花、鼠疫等多种致命病毒,请防疫部队立刻对船只进行彻底消杀,否则,整个城市都有沦陷的危险。”
  说完,张拓海就挂断了电话,他已经尽到了告知的义务,至于对方怎么做,那就不管他的事了。
  “谢谢你的电话。”张拓海将电话还给了那个旅客。
  “对了,这个是你的谢礼。”
  张拓海拉着沫子飞速的离开了沙滩,留下那个抱着迫击炮的旅客一脸懵逼。
  离开沙滩后,张拓海带着沫子尽力躲避高大建筑,从椰林和小胡同里穿梭,尽可能的躲开了摄像头的追踪。
  这些小胡同人迹罕至,是一些不法分子最喜欢的地方。
  穿过了几条小胡同,张拓海就看到了几个小混混和站街女正蹲在一起抽烟。
  看到张拓......
  海和沫子两人,那几个小混混抽昏了头,以为遇到肥羊,想要打劫一波。
  结果被张拓海一人一脚踹倒在地,然后搜走了身上的现金当做精神损失费。
  有了钱,张拓海带着沫子来到了一家服装店,进去换了一身衣服,然后再次进入了小巷子,将原本的衣服扔进了垃圾箱,再次找了个服装店,又换了一身衣服,买了两张不记名的临时卡,又买了两部手机,带着沫子来到城中的绿地广场,支起了帐篷,铺开了毯子,加上了瓦斯炉,装作来野餐的一家,然后拿出了手机下载了几个排名最高的软件,开始搜索脚下城市的信息。
  海和沫子两人,那几个小混混抽昏了头,以为遇到肥羊,想要打劫一波。
  结果被张拓海一人一脚踹倒在地,然后搜走了身上的现金当做精神损失费。
  有了钱,张拓海带着沫子来到了一家服装店,进去换了一身衣服,然后再次进入了小巷子,将原本的衣服扔进了垃圾箱,再次找了个服装店,又换了一身衣服,买了两张不记名的临时卡,又买了两部手机,带着沫子来到城中的绿地广场,支起了帐篷,铺开了毯子,加上了瓦斯炉,装作来野餐的一家,然后拿出了手机下载了几个排名最高的软件,开始搜索脚下城市的信息。
  海和沫子两人,那几个小混混抽昏了头,以为遇到肥羊,想要打劫一波。
  结果被张拓海一人一脚踹倒在地,然后搜走了身上的现金当做精神损失费。
  有了钱,张拓海带着沫子来到了一家服装店,进去换了一身衣服,然后再次进入了小巷子,将原本的衣服扔进了垃圾箱,再次找了个服装店,又换了一身衣服,买了两张不记名的临时卡,又买了两部手机,带着沫子来到城中的绿地广场,支起了帐篷,铺开了毯子,加上了瓦斯炉,装作来野餐的一家,然后拿出了手机下载了几个排名最高的软件,开始搜索脚下城市的信息。
  海和沫子两人,那几个小混混抽昏了头,以为遇到肥羊,想要打劫一波。
  结果被张拓海一人一脚踹倒在地,然后搜走了身上的现金当做精神损失费。
  有了钱,张拓海带着沫子来到了一家服装店,进去换了一身衣服,然后再次进入了小巷子,将原本的衣服扔进了垃圾箱,再次找了个服装店,又换了一身衣服,买了两张不记名的临时卡,又买了两部手机,带着沫子来到城中的绿地广场,支起了帐篷,铺开了毯子,加上了瓦斯炉,装作来野餐的一家,然后拿出了手机下载了几个排名最高的软件,开始搜索脚下城市的信息。
  海和沫子两人,那几个小混混抽昏了头,以为遇到肥羊,想要打劫一波。
  结果被张拓海一人一脚踹倒在地,然后搜走了身上的现金当做精神损失费。
  有了钱,张拓海带着沫子来到了一家服装店,进去换了一身衣服,然后再次进入了小巷子,将原本的衣服扔进了垃圾箱,再次找了个服装店,又换了一身衣服,买了两张不记名的临时卡,又买了两部手机,带着沫子来到城中的绿地广场,支起了帐篷,铺开了毯子,加上了瓦斯炉,装作来野餐的一家,然后拿出了手机下载了几个排名最高的软件,开始搜索脚下城市的信息。
  海和沫子两人,那几个小混混抽昏了头,以为遇到肥羊,想要打劫一波。
  结果被张拓海一人一脚踹倒在地,然后搜走了身上的现金当做精神损失费。
  有了钱,张拓海带着沫子来到了一家服装店,进去换了一身衣服,然后再次进入了小巷子,将原本的衣服扔进了垃圾箱,再次找了个服装店,又换了一身衣服,买了两张不记名的临时卡,又买了两部手机,带着沫子来到城中的绿地广场,支起了帐篷,铺开了毯子,加上了瓦斯炉,装作来野餐的一家,然后拿出了手机下载了几个排名最高的软件,开始搜索脚下城市的信息。
  海和沫子两人,那几个小混混抽昏了头,以为遇到肥羊,想要打劫一波。
  结果被张拓海一人一脚踹倒在地,然后搜走了身上的现金当做精神损失费。
  有了钱,张拓海带着沫子来到了一家服装店,进去换了一身衣服,然后再次进入了小巷子,将原本的衣服扔进了垃圾箱,再次找了个服装店,又换了一身衣服,买了两张不记名的临时卡,又买了两部手机,带着沫子来到城中的绿地广场,支起了帐篷,铺开了毯子,加上了瓦斯炉,装作来野餐的一家,然后拿出了手机下载了几个排名最高的软件,开始搜索脚下城市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