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它小说 > 九龙抬棺 > 第一百零九章 差点我都信了

  见我们路过,那位扫地的大叔竟是主动前来搭话:“两位,外面天气炎热,赶路辛苦,如果没什么要紧的事,就进寒舍来喝杯茶,歇歇脚吧。”
  哎呦,我去,
  我都懵逼了,还真是奇迹呢。
  之前遇到那个老大爷,拽的跟二五八万一样,说话的时候,就感觉我欠了他五百万似的,很不客气。贾大山刚开始也是一副性冷淡的模样,冷冰冰的,现在突然遇到一个客气的主儿,反而让我感觉好不习惯呢。
  瞎子脸上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客气的回应道:“也好,早就听说石盘村的人热情好客,如今一见,果不其然,那就多谢主人家了。”
  噗嗤……
  尼玛……我没有听错吧?
  石盘村的人热情好客?
  阿西吧,瞎子,你说这话的时候,良心不痛吗?
  我信你个鬼,你个糟老头子,真会扯犊子,差点儿我都信了。
  我们被大叔邀请进了屋。
  热情的给我们倒了两杯茶水。
  瞎子坐了下来,忍不住的询问道:“主人家,早上有没有看到贾老头家的孩子啊?”
  那人闻言,表情微愣,诧异的看了我们一眼,疑惑道:“怎么了?”
  瞎子这才开口解释道:“哦,是这样的,昨晚他答应我们,今天一早,带我们去后山,给贾老头上香呢,可早上起来的时候,他居然不在家。”
  闻言,大叔顿时就激动了起来,一脸的诧异,脸上的表情还有些古怪。
  甚至还有些生气的道:“我说,你们两个,这是拿我寻开心的吧?贾老头和他的儿子早在半个月前都没了,他家里哪有什么人啊。”
  啥?啥玩意儿?
  贾大山……死……死了??
  轰隆隆,
  一瞬间,我整个人呆若木鸡,目瞪狗呆,宛如晴天霹雳。
  贾大山和他老头都去了,那……那昨晚,跟我们在一起的,又是谁???
  阿西吧,
  一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
  直觉头皮一阵发嘛。
  可我用奶子想一想,貌似有些不太对啊,
  如果那个贾大山是阴鬼的话,绝对不敢在瞎子面前出现的。而且,当时,我也没有感觉到任何的阴气。
  而且,屋内还点着蜡烛呢,再者,当时蜡烛被猫咪整熄灭了之后,还是他掏出了打火机点燃了蜡烛呢。
  所以,我敢肯定,他绝对不是阴鬼。
  肯定是这大叔搞错了吧。
  “怎么会呢?昨天晚上我们就还在一起喝茶聊天呢?就在他家。”我不由得着急了起来。
  大叔顿时唉声叹气的道:“唉,你们外乡人,不知道啊,自从他们父子俩走后,那里就一直闹邪。半夜,经常出现诡异的脚步声,还有说话声,可邪乎了,几家邻居,早都已经搬走了,你们两个居然还敢住他那儿,你们是想死,还是不想活了??!”
  卧槽,
  闹……闹邪……
  这么说来,贾大山真的已经死了。
  回想昨晚,半夜的时候,我还真的听见了走路的脚步声,窗户外面,也有低低的说话声,
  我还在那窗户口,看见了一张恐怖的脸庞。
  当时把我吓个半死。
  真的很邪乎。
  “外乡人,等会儿吃了饭,你们就赶紧离开吧,这里最近闹鬼啊,一不小心,可会没命的。”大叔真诚的跟我们说道。
  这个村子确实很邪乎。
  可是,也不对啊,
  昨晚,贾大山还真的不是鬼,千真万确,我敢用我的颜值和智商做保证,坚决不是鬼。
  我觉得,这户人家是不是跟贾大山有过什么矛盾?所以才会如此说。
  “可是……”还不待我继续说下去,瞎子直接伸手打断了我。
  继而朝着主人家拱了拱手,客气道:“多谢老先生指教,我们歇会脚,就立刻离开。”
  而后,大叔转身就去给我们准备小菜去了。
  我脑海里想着昨晚发生的事情。
  门口的血手印,明明已经干涸了,可是,我背着小军回家的时候,那血手印居然是又重新流出了血迹,还不停的在滴答。
  还有死人树下的那个女人,明明坐在老屋里,怎么一下就悬挂在了死人树下了。
  之后,我明明背着小军回去,怎么就莫名其妙的背了一块大石头。
  难道我们真是中邪了?
  我忍不住的询问道:“瞎子,咱们该不会真的中邪了吧?”
  闻言,瞎子神色激动,急忙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沉声道:“嘘……不可说……”
  好吧,看来瞎子已经察觉出了异样。
  石盘村闹不闹鬼,我不管。
  目前最为重要的是,我要弄清楚红衣女鬼和刘芳芳的事情。
  咱们身在石盘村,却无从打听,这让我非常捉急。
  而且,瞎子刚才说,吃了饭就立刻离开,这,这让我该怎么办?
  一旦瞎子离开了,我一个人可不敢继续在这里停留。
  “那刘芳芳的事情怎么办?咱们都还没弄清楚呢?”我不知道瞎子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还是说,他根本就不想帮我。
  瞎子却是冷不丁的来了句:“嗨,咱们不吃饱,哪有力气去弄清楚这些事情呢?昨晚到现在,都没有吃上一口饭呢,饿坏了都。”
  额……
  我真不知道瞎子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也不想说话。
  即便他不愿真心帮我,我也不会责怪他。
  毕竟,这些都是我自己的事情,原本就与他无关。
  况且,这些事情,非常的棘手,搞不好,还会有生命危险。
  我心中已经打定了主意。
  若是瞎子在没有弄清真相就要离开的话,那我就自己留下来,继续调查。
  总而言之,我必须要弄清楚,红衣女鬼与刘芳芳的真实身份。
  大概过了吃一根香肠的时间,那家主人则是端来了几盘热腾腾的饭菜。
  很是客气的道:“几个家常小菜,二位要是不嫌弃的话,吃点饭,喝些茶水,在继续赶路。”
  瞎子啧啧称赞道:“香气四溢,美味扑鼻,光是这味道,我给满分,实属佳品。”
  大叔谦虚的笑了笑:“您太夸赞我了,这高端的食材往往只需要最朴素的烹饪方式,这样做出来的菜肴会更合胃口。当然了,这味道好不好,全在两位的境界了。”
  说实话,这人做的饭菜,比起我家老婆晓晓的黑暗料理,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这手艺,我给满分。
  昨晚到现在,一口饭都没能吃上,真是饿坏了。
  看着一桌香喷喷的饭菜,口水飞流直下三千尺,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难得在石盘村遇到这么热情的大叔,真是咱们走运了呢。
  我不自觉的竖起了大拇指,夸赞道:“大叔,您这厨艺,堪称五星级大厨了,了不得。”
  就当我准备动筷子的时候,瞎子却是急忙干咳了一声:“咳咳……”
  吓的我又急忙放下了手中的筷子。
  紧接着瞎子又道:“刚才咱们出门的时候已经吃过了,咱们讨口水喝,这便离开。如今茶水已喝罢,我们也就告辞了。”
  啥?
  啥玩意儿?
  吃……吃过了?
  瞎子,你这是要闹哪样?大叔做菜的时候,你可不是这样说的啊,还说什么不吃饱哪有力气办事儿呢。
  现在菜肴都已经端了上来,怎么就突然改口了呢?
  多好的饭菜啊。
  难道是瞎子身上没带钱,怕被别人宰吗?
  大叔看来我们一眼,也没有挽留,只是点了点头,道:“那好吧,我也就不挽留了,两位师傅慢走。”
  我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香喷喷的饭菜就在咱们眼前,肚子都还饿着呢,一口也没吃上,就要这样离开了。
  这时,瞎子才开口询问道:“主人家,我听说,石盘村有一菇凉,姓刘名芳,貌如西施,不知此女家居何处啊?”
  尼玛,瞎子终于舍得开口了,我还以为他忘记了呢。
  听闻刘芳芳,大叔也没有多大的惊讶,回应道:“出门往南走,第一个路口,右拐便是。”
  瞎子拱了拱手,连忙道谢道:“多谢多谢了。”
  然后我俩就出了门。
  紧跟在瞎子身后,忍不住的询问道:“瞎子,怎么回事?咱们干嘛不吃了饭再走?我肚子都已经在抗议了呢。”
  瞎子没有多言,只是闷着头,继续快步的走着。
  多么丰盛的大餐啊,一口也没吃着,多浪费啊。
  不舍的回头看了一眼。
  顿时间,吓的我魂飞天外。
  桌子上,原本热腾腾的饭菜,竟是一盘盘的泥土。
  我勒个大草,
  这丫的是怎么一回事儿?
  刚才都还是香喷喷的饭菜呢,怎么就莫名其妙的变成泥土了呢?
  那位大叔,端起咱们刚刚喝过的水杯,在手中轻轻一晃,随后从其中倒出了一堆泥土粉末。
  飞扬而下。
  瞧见这一幕,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
  这到底是什么鬼?
  急忙追上了瞎子,小声的道:“瞎子,瞎子,那人有鬼……”
  饭菜变成泥土不说,咱们喝过的茶水也都变成了泥土粉末。
  难怪刚才瞎子看着满桌的酒菜,丝毫未动。
  原来,瞎子早已经看穿了。
  哎,看来还是我太年轻了。
  瞎子虽然眼瞎,但心里透亮。长叹了一口气,道:“既然他们处心积虑的想要演一场大戏给咱们看,那咱们何不好好的配合他们的表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