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小妹能有什么坏心眼 > 第84章木子将军2

  “你想多了。他是在赶傻公子离开这里。”
  许莫的声音慵懒依旧,眼也不抬一下,心说:能欺负展潇潇的人在他怀里呢。
  明是非凝眉,“不明白。”
  接着说,“半夜不睡觉,来这里晃悠什么?”
  “天寒风冷,寝帐寝逑太薄。”
  明是非苦恼地说,“我是愿意早些离开这里的。”
  “两位,我有一个好办法,既能让木子不犯难。也能让有些人老实。”
  神出鬼没的展潇潇突兀的凑过来,正在说话的两人,立秒发出轻微的鼾声。
  “不是,你俩什么意思?别给我装啊。知道都醒着呢。”
  展潇潇推一把许莫,用脚尖踢踢明是非的屁股,用扇子遮挡住脸,小声说,“山北面有座庄园。里面······”
  “做贼这活儿你找我呀。”
  同样冻的睡不着的还有楚江雪,她们三位女将的帐篷让给了沈悦宾那个小崽子。一同住在里面的是轻伤的侍卫。
  当她看到明是非悄悄摸来的时候便跟过来了。碍于许莫的威严不敢出声,展潇潇的话刚好给了她发言权。
  “在······家·的时候,嘿嘿,那一老一小两个顽童,都是请我打掩护的。我人勤快,收费低。还能保密。”
  展潇潇瞅瞅这两个胆小如鼠的男子,鄙视的冷哼一声,“你俩别后悔。走,早去早回。”
  展潇潇猫着腰前面走,楚江雪溜溜达达的后面跟。
  明是非眼睛睁开一条缝,看着他们离去不远的背影,悄声说:“真不去?”
  “有人背锅,为何不去?”
  许莫虐笑着,拿出一个火折子,缓缓起身,“在他们回来之前回到这里。”
  “谨遵队长之命。”
  明......
  变成烤肉了。大家也只是远观不敢近前。这位贵人该是怎样的凶神恶煞?
  “这个,小将不敢揣测。”山庄周围,机关重重,稍有不慎,立时见了阎王。
  木子忐忑不安的表情下是一种如释重负的释然:终于见到现世报了。老天有眼啊。
  不管玉龙公子做何感想,快速的向着火头营奔去——沏茶要紧。这救火之事留给他人。
  木子将军嘴角含笑,不紧不慢的赶着为自家公子沏茶。
  “楚江阔,救人要紧。”
  白正宇抱起龙儿起身,怀中的人儿因为突然的颠簸,发出不满的哼哼,“龙儿乖,哥哥在呢。”
  白正宇立刻温柔地哄着,嘴里轻轻哼唱起歌谣:
  碧月有天海。
  海上有仙山,
  春有玉树堆雪,
  夏夜月影青辉,
  秋意峰峦叠翠,
  冬雪回廊绵延······
  楚江阔慢慢腾腾的调集兵士,磨磨蹭蹭的向着山巅奔跑,迎面一个人影掠过,速度极快,目测是目标之地——宿营地。还没看清是谁,又一个人影掠过,身材消瘦,极其易辩——明是非。
  整个军中就他是个未长成的少年。
  楚江阔脸色变了变,吩咐一声:“不许多嘴。”
  兵卒们小声应着:“是。”
  整整齐齐,异口同声。
  接着两道娇媚的身影,一前一后从熊熊大火里跑出来。速度不急不慢的向着宿营地撤去。
  “蹲下,蹲下,别让人发现了。”
  楚江阔很识趣的吆喝着,这位楚将军是个投机取巧的惯犯,一般的合作对象都是自己得罪不起的人。这回也不会例外。
  兵卒更识趣,一个个面南背北,弯腰低头,敛起呼吸,生怕被人发现了一样。
  ......
  “真晦气,谁他奶奶的这个时候去放火。”
  展潇潇拎着一个大包袱,鼓鼓的,一定是划拉了不少银子,一路上嘟嘟囔囔,生怕人家不知道他是谁,“若是让本姑娘抓到他,一定要好看!”
  楚江雪没她那份洒脱,若是被玉龙公子知道了今夜之事,轻者一顿板子,重者逐出玉衡洲。坏事也干了,这话就少说几句吧。
  楚江雪一路飞奔直奔赢丽笙的草棚。
  草棚子里空空如也。
  “嗬,放火的不会是你吧。”
  楚江雪大口喘着气,小声嘀咕,找一个窟窿大的地方蹲着,屏住呼吸观察外面的动静。
  木子将军小心翼翼将一包药粉倒进茶水里,拿起来晃了晃,药粉融化,小心翼翼的捧到嘴边,还没尝到一丁点儿茶水。一个娇滴滴女声传进耳朵里:
  “木子将军,烹茶呢。”
  赢丽笙笑眯眯的站在他身后,木子松了一口气,喝了一口茶,立刻又吐出来,“呸呸呸,这么苦,谁会喝。”
  “下毒,用这个。”
  赢丽笙伸出一只手,掌心里有一个黄黄的小纸包,“无色无味,就算是头大象,喝下去······”
  “我不想杀人。”
  木子倒掉茶水,换一个茶杯,再次倒上茶水,又拿出另一包药粉,边倒边解释,
  “这是给玉龙公子的。我想让他早点离开这里。那个庄园里住的是擎天山大名鼎鼎的毒蛇公子——景泰蓝色。玉龙公子心性淳厚,那位狡猾百变。两人若是见了面,谈及雾通镇之事······我这不是怕玉龙公子吃亏吗?”
  赢丽笙一把夺过他手里的茶,吧嗒丢在地上,把药包塞进他手里,鄙视的说:“想要他早点离开,用这个。”
  “真晦气,谁他奶奶的这个时候去放火。”
  展潇潇拎着一个大包袱,鼓鼓的,一定是划拉了不少银子,一路上嘟嘟囔囔,生怕人家不知道他是谁,“若是让本姑娘抓到他,一定要好看!”
  楚江雪没她那份洒脱,若是被玉龙公子知道了今夜之事,轻者一顿板子,重者逐出玉衡洲。坏事也干了,这话就少说几句吧。
  楚江雪一路飞奔直奔赢丽笙的草棚。
  草棚子里空空如也。
  “嗬,放火的不会是你吧。”
  楚江雪大口喘着气,小声嘀咕,找一个窟窿大的地方蹲着,屏住呼吸观察外面的动静。
  木子将军小心翼翼将一包药粉倒进茶水里,拿起来晃了晃,药粉融化,小心翼翼的捧到嘴边,还没尝到一丁点儿茶水。一个娇滴滴女声传进耳朵里:
  “木子将军,烹茶呢。”
  赢丽笙笑眯眯的站在他身后,木子松了一口气,喝了一口茶,立刻又吐出来,“呸呸呸,这么苦,谁会喝。”
  “下毒,用这个。”
  赢丽笙伸出一只手,掌心里有一个黄黄的小纸包,“无色无味,就算是头大象,喝下去······”
  “我不想杀人。”
  木子倒掉茶水,换一个茶杯,再次倒上茶水,又拿出另一包药粉,边倒边解释,
  “这是给玉龙公子的。我想让他早点离开这里。那个庄园里住的是擎天山大名鼎鼎的毒蛇公子——景泰蓝色。玉龙公子心性淳厚,那位狡猾百变。两人若是见了面,谈及雾通镇之事······我这不是怕玉龙公子吃亏吗?”
  赢丽笙一把夺过他手里的茶,吧嗒丢在地上,把药包塞进他手里,鄙视的说:“想要他早点离开,用这个。”
  “真晦气,谁他奶奶的这个时候去放火。”
  展潇潇拎着一个大包袱,鼓鼓的,一定是划拉了不少银子,一路上嘟嘟囔囔,生怕人家不知道他是谁,“若是让本姑娘抓到他,一定要好看!”
  楚江雪没她那份洒脱,若是被玉龙公子知道了今夜之事,轻者一顿板子,重者逐出玉衡洲。坏事也干了,这话就少说几句吧。
  楚江雪一路飞奔直奔赢丽笙的草棚。
  草棚子里空空如也。
  “嗬,放火的不会是你吧。”
  楚江雪大口喘着气,小声嘀咕,找一个窟窿大的地方蹲着,屏住呼吸观察外面的动静。
  木子将军小心翼翼将一包药粉倒进茶水里,拿起来晃了晃,药粉融化,小心翼翼的捧到嘴边,还没尝到一丁点儿茶水。一个娇滴滴女声传进耳朵里:
  “木子将军,烹茶呢。”
  赢丽笙笑眯眯的站在他身后,木子松了一口气,喝了一口茶,立刻又吐出来,“呸呸呸,这么苦,谁会喝。”
  “下毒,用这个。”
  赢丽笙伸出一只手,掌心里有一个黄黄的小纸包,“无色无味,就算是头大象,喝下去······”
  “我不想杀人。”
  木子倒掉茶水,换一个茶杯,再次倒上茶水,又拿出另一包药粉,边倒边解释,
  “这是给玉龙公子的。我想让他早点离开这里。那个庄园里住的是擎天山大名鼎鼎的毒蛇公子——景泰蓝色。玉龙公子心性淳厚,那位狡猾百变。两人若是见了面,谈及雾通镇之事······我这不是怕玉龙公子吃亏吗?”
  赢丽笙一把夺过他手里的茶,吧嗒丢在地上,把药包塞进他手里,鄙视的说:“想要他早点离开,用这个。”
  “真晦气,谁他奶奶的这个时候去放火。”
  展潇潇拎着一个大包袱,鼓鼓的,一定是划拉了不少银子,一路上嘟嘟囔囔,生怕人家不知道他是谁,“若是让本姑娘抓到他,一定要好看!”
  楚江雪没她那份洒脱,若是被玉龙公子知道了今夜之事,轻者一顿板子,重者逐出玉衡洲。坏事也干了,这话就少说几句吧。
  楚江雪一路飞奔直奔赢丽笙的草棚。
  草棚子里空空如也。
  “嗬,放火的不会是你吧。”
  楚江雪大口喘着气,小声嘀咕,找一个窟窿大的地方蹲着,屏住呼吸观察外面的动静。
  木子将军小心翼翼将一包药粉倒进茶水里,拿起来晃了晃,药粉融化,小心翼翼的捧到嘴边,还没尝到一丁点儿茶水。一个娇滴滴女声传进耳朵里:
  “木子将军,烹茶呢。”
  赢丽笙笑眯眯的站在他身后,木子松了一口气,喝了一口茶,立刻又吐出来,“呸呸呸,这么苦,谁会喝。”
  “下毒,用这个。”
  赢丽笙伸出一只手,掌心里有一个黄黄的小纸包,“无色无味,就算是头大象,喝下去······”
  “我不想杀人。”
  木子倒掉茶水,换一个茶杯,再次倒上茶水,又拿出另一包药粉,边倒边解释,
  “这是给玉龙公子的。我想让他早点离开这里。那个庄园里住的是擎天山大名鼎鼎的毒蛇公子——景泰蓝色。玉龙公子心性淳厚,那位狡猾百变。两人若是见了面,谈及雾通镇之事······我这不是怕玉龙公子吃亏吗?”
  赢丽笙一把夺过他手里的茶,吧嗒丢在地上,把药包塞进他手里,鄙视的说:“想要他早点离开,用这个。”
  “真晦气,谁他奶奶的这个时候去放火。”
  展潇潇拎着一个大包袱,鼓鼓的,一定是划拉了不少银子,一路上嘟嘟囔囔,生怕人家不知道他是谁,“若是让本姑娘抓到他,一定要好看!”
  楚江雪没她那份洒脱,若是被玉龙公子知道了今夜之事,轻者一顿板子,重者逐出玉衡洲。坏事也干了,这话就少说几句吧。
  楚江雪一路飞奔直奔赢丽笙的草棚。
  草棚子里空空如也。
  “嗬,放火的不会是你吧。”
  楚江雪大口喘着气,小声嘀咕,找一个窟窿大的地方蹲着,屏住呼吸观察外面的动静。
  木子将军小心翼翼将一包药粉倒进茶水里,拿起来晃了晃,药粉融化,小心翼翼的捧到嘴边,还没尝到一丁点儿茶水。一个娇滴滴女声传进耳朵里:
  “木子将军,烹茶呢。”
  赢丽笙笑眯眯的站在他身后,木子松了一口气,喝了一口茶,立刻又吐出来,“呸呸呸,这么苦,谁会喝。”
  “下毒,用这个。”
  赢丽笙伸出一只手,掌心里有一个黄黄的小纸包,“无色无味,就算是头大象,喝下去······”
  “我不想杀人。”
  木子倒掉茶水,换一个茶杯,再次倒上茶水,又拿出另一包药粉,边倒边解释,
  “这是给玉龙公子的。我想让他早点离开这里。那个庄园里住的是擎天山大名鼎鼎的毒蛇公子——景泰蓝色。玉龙公子心性淳厚,那位狡猾百变。两人若是见了面,谈及雾通镇之事······我这不是怕玉龙公子吃亏吗?”
  赢丽笙一把夺过他手里的茶,吧嗒丢在地上,把药包塞进他手里,鄙视的说:“想要他早点离开,用这个。”
  “真晦气,谁他奶奶的这个时候去放火。”
  展潇潇拎着一个大包袱,鼓鼓的,一定是划拉了不少银子,一路上嘟嘟囔囔,生怕人家不知道他是谁,“若是让本姑娘抓到他,一定要好看!”
  楚江雪没她那份洒脱,若是被玉龙公子知道了今夜之事,轻者一顿板子,重者逐出玉衡洲。坏事也干了,这话就少说几句吧。
  楚江雪一路飞奔直奔赢丽笙的草棚。
  草棚子里空空如也。
  “嗬,放火的不会是你吧。”
  楚江雪大口喘着气,小声嘀咕,找一个窟窿大的地方蹲着,屏住呼吸观察外面的动静。
  木子将军小心翼翼将一包药粉倒进茶水里,拿起来晃了晃,药粉融化,小心翼翼的捧到嘴边,还没尝到一丁点儿茶水。一个娇滴滴女声传进耳朵里:
  “木子将军,烹茶呢。”
  赢丽笙笑眯眯的站在他身后,木子松了一口气,喝了一口茶,立刻又吐出来,“呸呸呸,这么苦,谁会喝。”
  “下毒,用这个。”
  赢丽笙伸出一只手,掌心里有一个黄黄的小纸包,“无色无味,就算是头大象,喝下去······”
  “我不想杀人。”
  木子倒掉茶水,换一个茶杯,再次倒上茶水,又拿出另一包药粉,边倒边解释,
  “这是给玉龙公子的。我想让他早点离开这里。那个庄园里住的是擎天山大名鼎鼎的毒蛇公子——景泰蓝色。玉龙公子心性淳厚,那位狡猾百变。两人若是见了面,谈及雾通镇之事······我这不是怕玉龙公子吃亏吗?”
  赢丽笙一把夺过他手里的茶,吧嗒丢在地上,把药包塞进他手里,鄙视的说:“想要他早点离开,用这个。”
  “真晦气,谁他奶奶的这个时候去放火。”
  展潇潇拎着一个大包袱,鼓鼓的,一定是划拉了不少银子,一路上嘟嘟囔囔,生怕人家不知道他是谁,“若是让本姑娘抓到他,一定要好看!”
  楚江雪没她那份洒脱,若是被玉龙公子知道了今夜之事,轻者一顿板子,重者逐出玉衡洲。坏事也干了,这话就少说几句吧。
  楚江雪一路飞奔直奔赢丽笙的草棚。
  草棚子里空空如也。
  “嗬,放火的不会是你吧。”
  楚江雪大口喘着气,小声嘀咕,找一个窟窿大的地方蹲着,屏住呼吸观察外面的动静。
  木子将军小心翼翼将一包药粉倒进茶水里,拿起来晃了晃,药粉融化,小心翼翼的捧到嘴边,还没尝到一丁点儿茶水。一个娇滴滴女声传进耳朵里:
  “木子将军,烹茶呢。”
  赢丽笙笑眯眯的站在他身后,木子松了一口气,喝了一口茶,立刻又吐出来,“呸呸呸,这么苦,谁会喝。”
  “下毒,用这个。”
  赢丽笙伸出一只手,掌心里有一个黄黄的小纸包,“无色无味,就算是头大象,喝下去······”
  “我不想杀人。”
  木子倒掉茶水,换一个茶杯,再次倒上茶水,又拿出另一包药粉,边倒边解释,
  “这是给玉龙公子的。我想让他早点离开这里。那个庄园里住的是擎天山大名鼎鼎的毒蛇公子——景泰蓝色。玉龙公子心性淳厚,那位狡猾百变。两人若是见了面,谈及雾通镇之事······我这不是怕玉龙公子吃亏吗?”
  赢丽笙一把夺过他手里的茶,吧嗒丢在地上,把药包塞进他手里,鄙视的说:“想要他早点离开,用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