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仙侠 > 初来乍到皇后也想当豪门 > 110 半夜研究穿越小说

  难过了一小会儿后。
  沈曦又像没事人一样,躺在床上继续刷着手机。
  根据网友的提示,一直在刷手机上名叫小说的软件。
  她看着五花八门的小说剧情。
  把古代都魔化的特别的好。
  只要是穿越到古代的女人,不是有金手指,就是有各种隐藏技能。
  甚至,死了还能复活。
  更有重生一世的,从一开始的脓包,变成为了报复男人而开了挂的女主。
  重生后,各种打脸后妈,手撕莲花的戏码。
  沈曦看了几本二十万字的小说。
  已经是凌晨两三点了。
  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
  一个人想着,自己是从古代而来。
  不是因为报复男人而开了挂,而是自小就会这些必备的技能。
  至于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也是意外。
  所以,小说终究是小说,可以借鉴,不可相信。
  若真是有用,那她的故事攥写出来岂不是更加热卖。
  这边已经忘记烦恼想着怎么发家致富了。
  那边窗台边却传来了呼呼声。
  沈曦不免将手机收起,双目对上了黑漆漆的窗台上男人的眼神。
  只见厉萧琛从隔壁书房翻了过来。
  还毫不客气的将沈曦未关上的窗户,一并关了起来。
  “你干什么?”
  沈曦并不友好的拿着手机对他晃悠了一下。
  “回房间睡觉啊。”
  厉萧琛一点儿也不见外的脱下自己的外套。
  他以为沈曦已经睡着了,所以觉得这个时候回房间应该不会被她发现的。
  岂料她还没有睡。
  心里默默吐槽:失策了。
  不过,他还是很淡定的回答了她。
  “门没锁。”
  “嗯,我知道你没睡。”
  厉萧琛回答的太快,没有听清沈曦在说什么。
  而后反应过来的时候。
  她又重复了一遍。
  “门没锁!”
  沈曦又气又好笑,本不想搭理他,但看厉萧琛这番操作猛如虎,也就没有和他计较了。
  更没有自找没趣的,和他谈及刚刚的事情。
  只是他放下外套,刚想要走到床边的时候。
  沈曦伸出她的大长腿,抬脚就抵住了他前行的步伐。
  “这张床现在是我的,你不许上。”
  说罢她还成了一个大字的形状,不允许他再靠近。
  可他却耍无赖,硬是霸王硬上弓,握住她的玉足爬到了床上,开心的抱住了她。
  “你吃醋了。”
  他坏坏一笑,就知道刚刚看见了她,撞见了自己和简安安在一起。
  “厉萧琛,你一个大男人说话怎么这么不算话,不是说不会再提喜欢我了吗?”
  沈曦欲要挣开他。
  可他还是抱着死死的。
  “我没有提啊,我只是说你吃醋了。”
  “而且他们说,男人的话能信,猪都会上树,反正我和自家夫人……”
  “不,是未婚夫妇好吗?”
  沈曦咬文嚼字。
  “不管怎么说,我说不喜欢你的话,都是不可信的。”
  他霸道的拥着她,无论她怎么挣扎他都不放开。
  “我不喜欢我的男人和别的女人有暧昧不清的关系,尤其是男女混乱的关系。”
  厉萧琛听懂了她话里的意思,松开抱住她的双手,在床上坐了起来。
  诱惑的解开衬衫纽扣,并将其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
  “垃圾,确实应该丢进垃圾桶里。”
  沈曦见他这么决绝的丢了那件衣服。
  还想着再找什么理由去搪塞他。
  可厉萧琛压根儿都不给她机会,直接抱着她压在床上。
  “你别动,我只想安安静静的抱抱你。”
  他将下巴压在沈曦的头顶。
  “沈曦,听我说。接下来我要做些事情,可能会伤害到你。”
  “但是我希望无论是别人的闲言碎语也好,还是舆论也罢,又或者你眼见的一些东西让你难过。”
  “请你一定要保持冷静,并且无条件的相信我。”
  他说的这些。
  让沈曦不由的想起了洛一。
  自那次她被抓后,她就一直没有去见过她了。
  何况,他能如实坦白的告诉她,自己接下来的计划。
  她自然也没有什么好抱怨的。
  “好,我信你。”
  简单的一句,我信你,让厉萧琛安心的拥着她入眠了。
  直到第二天一早。
  沈曦身边早已经没有了厉萧琛的余温。
  更是没有了前些日子那些贴心的挤牙膏送早餐的小举动了。
  “狗男人,说行动立刻就行动了,走的还真决绝。”
  她一个人挤着牙膏刷着牙,嘴里还不时的爆着粗口。
  洗漱完毕后。
  她本想着去给简安安叫早。
  可来迟了一步。
  厉萧琛已经带着简安安朝楼下餐厅走去。
  上下楼梯间,二人似乎还有说有笑的。
  沈曦看着二人,十分的膈应。
  这男人可真是翻脸比翻书还要快。
  于是她紧随其后,一起下楼去了餐厅。
  厉萧琛给简安安拉开座椅,绅士的让她坐在了自己身边。
  沈曦则在祥叔的照应下,坐到了简安安另一边的位置上。
  “这又是抽了哪门子的风?正室竟然被外室给挤到了一边?”
  沈曦本是没有在意到桌角另一旁的萧蓉。
  但在她开口之后。
  沈曦对厉萧琛关心简安安的事情,也就没有过多的在意了。
  反而对萧蓉来了雅致。
  正好还愁着无处撒火,她这货就上赶着来找虐。
  “昨儿左然刚拍了一对婚戒,今儿你就回家了,难道左然拍的戒指,不是送给你的?”
  沈曦霸气的高挑眉,一副就算厉萧琛对简安安干任何事情,都与你无关的态度。
  当然,若是再不识趣,她挖苦的可就比刚刚的还要难听了。
  “奶奶,你看看她,这要是在古代,可是犯了七出之条啊。”
  萧蓉对着萧夫人就是一顿抱怨。
  沈曦望了一眼萧夫人,嘴角微微扬起,然后又自顾自的吃起了早餐。
  萧夫人碍于前几次在沈曦这边,常常吃亏。
  这一次,也就没有帮萧蓉出声。
  毕竟老爷子,和厉萧琛都在桌子上。
  萧蓉见这招不管用,又开始找食物链最底端的简安安开炮。
  “我听闻简小姐,之前在南城,私生活混乱,你确定你肚子里怀的就一定是厉萧琛的孩子吗?”
  简安安是知道萧蓉的,也知道她话里的意思。
  于是她不安的僵坐在位置上,眼底闪过一丝慌乱。
  “萧小姐,玩笑了。开什么玩笑,也不能拿孩子开玩笑啊,更何况,还是萧琛的孩子。”
  简安安应对的十分自然,好似前一秒有些慌乱的不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