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仙侠 > 肇事男友 > 第一章 飞来横祸

  “林燃,晚上来吃饭,等你哦!”
  我迷迷糊糊的接了李月的电话,蒙上被子又呼呼大睡。
  李月是我闺蜜,从小学到高中,我们一直同班。大学她去了南方,我去了北方。去年,我回老家考了公务员,算是捧上了铁饭碗。她则在上海一家大公司谋到了一份薪水满意,专业对口的工作。
  再次被电话吵醒,我有些恼火的坐起来,往外一瞅,天都黑了。手机在床头柜上不停的震动,我瞥了一眼来电显示,是李月。
  “等你吃饭呢,你怎么还没到?”电话一接通,李月的河东狮吼便从话筒里传过来。
  我赶紧把手机拿开一点,迅速掀被子下床,一边穿衣服穿鞋,一边搪塞她,“我来了,在路上了,堵车!”
  李月仿佛看见我在干嘛似的,“堵车?我估计你现在牙都没刷呢吧?”
  被拆穿了!我赶紧装信号不好,啊了几声之后把电话挂了。
  从家里出来,我慌慌张张的跑去蛋糕店订了个蛋糕。李月过生日。本来这样不冬不年的日子她应该在办公室里出卖脑力不停干活的,不过她上个月被男朋友劈腿,伤心难过之下辞了工作,和渣男各自回老家疗伤
  ——一个情伤,一个皮外伤,李月那个脾气暴躁堪比雷管的老父亲听说女儿被欺负了,连夜开车到上海,逮着渣男一顿老拳,给渣男来了份中式乌眼青套餐。渣男不知是心有愧疚还是被吓到了,也没报警,第二天便辞了职,匆匆忙忙回老家去了。
  我一手提着蛋糕,一手提着水果,
  一个人钻进李月家前面的巷子里,天黑灯暗,我出门又忘了戴眼镜,走在巷子里仿佛一个半瞎。
  突然,后面传来一阵摩托车的轰鸣声,我只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摩托车如同黑夜里冲出来的猛兽,直接把我撞在了地上,蛋糕飞出去老远,给李月带的车厘子滚了一地。
  骑摩托车的人也摔在了地上,不过他似乎摔得不重,摔倒后没一会儿就自己站起来了。我就没那么走运了,小腿传来的一阵阵剧痛让我忘了心疼那盒两百大洋买的车厘子。
  那人站起来后第一时间摘下头盔朝我走过来,腿很长。我顾不上这些了,又疼又气,骂道:“怎么骑车的你?出门忘带眼珠子了啊?!”
  他倒没生气,但是也没向我表示任何歉意,只是很淡定的打了急救电话,并且将散落在地上的车厘子捡了起来,放在我旁边。
  我气得要死,“你能不能先把我扶起来?!”
  他看了我一眼,淡淡道:“不能,你很可能骨折了,乱动对你没什么好处。”
  我欲哭无泪,恶狠狠的盯着眼前的男人。男人无视我的吃人眼神,掏出手机打了两个电话。
  “我不过去了!”
  “帮我安排个好点的病房。”
  这人什么素质!我在心里鄙视他。等待救护车的时间里,我趴在地上把男人家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一遍。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把摔得面目全非的蛋糕捡了回来,放在我面前,问一脸懵逼的我:“这个还要么?”
  “要你妹!”我绝望的骂了一句。今天出门到底是冲撞了哪位大神,让我遇见这么个神经病?
  “那我丢掉了。”他站起身把蛋糕扔进垃圾桶,回来后又安静的坐在我旁边。
  半晌,救护车终于开到了巷子口。两个男医生把我抬到了担架上,临上车时,我一把抓住男人的胳膊,“你也上来,别想跑!”
  本来救护车上是可以上来一位家属的,我爸妈在我高一时就车祸去世了,我没有家属,而且这种时候,抓住肇事者显然是更好的做法。
  男人有点无奈的跟了上来,还是一言不发。
  医生初步检查后判断我的确是小腿骨折了,要尽快安排手术。
  我给李月打了个电话,半小时后,李爸李妈带着李月杀到了医院把撞我的男人团团围住,生怕他跑了。
  男人处理了一下自己手上的擦伤,又在李爸的监督下交了手术费。
  李爸还没有放他走的意思,男人皱眉,“警察已经做过笔录,钱我也交了,后面有任何问题都可以找我,现在能让我回家休息一下么?”
  他随手拿过我的手机把自己的电话和姓名存了进去。我一看,原来这个神经病叫越州,这倒是个不常见的姓氏。
  虽然李爸有点不同意,但是我还是放他走了。反正手术费都交了,他留在这里除了让我看着来气外没什么有用的价值。
  越州走后,李月凑上来暗搓搓道:“颜值不错哦!”
  “什么颜值?谁?”我鄙夷的看着她。
  李月指了指门口,挤眉弄眼道:“那个。”
  我望着门口思索了一下,刚才太混乱了,我哪有心情看他的长相?
  “你喜欢追去啊!”我撺掇道。
  李月毫不留情的照着我的脑袋来了一下,“追你个头,姐不喜欢这款。”
  我给单位打了个电话说明情况,第三天就做了手术。手术前,那个叫越州的男人很自觉的出现在了病房,我这才看清他的面貌,说他剑眉星目一点也不为过,鼻子高挺,只是嘴唇薄,透着一股凉薄。
  他穿了一身运动服,身材修长,清爽的短发,架着副眼镜,没什么表情。
  “好点了么?”他问。
  我有点被他的颜值惊到了,脑袋发懵,“啊?啊!没有!”
  他大概没想到我会这么回答,瞥了我一眼,不说话了。
  我在枕头底下翻来翻去,摸出几张小票递给他,“报销一下。”
  他接过去扫了一眼,突然笑了,“炸鸡,可乐,拖鞋,芒果,酸奶,
  车厘子,香蕉,葡萄……你进货去了?”
  “这是生活必须品而已。要不是你,我也不用这么无聊的躺在医院里。”我自有一套歪理邪说。
  他点点头表示认可,“所以为了打发无聊的时间,你就买了这一堆吃了?”他的手拍了下床头柜上的零食。
  我梗着脖子厚着脸皮继续辩解,“啊,我腿都被你撞断了,你不会连这点零食都不让我吃吧?”
  他似乎也懒得再理我,拿过我的手机加了我的微信,片刻,微信提示到账两千。
  “够了吧?”他问。
  我点点头。
  “剩下的继续买,不够再跟我说。”他又说。
  我又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