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仙侠 > 肇事男友 > 第二章 神秘的肇事者

  手术很顺利,小腿两边各打了三个钢钉。我昏睡的过程中做了个很长很古怪的梦,梦见乡下爷爷奶奶的院子,院子里开满了蔷薇花,我爸神情古怪的点了一把火,那些娇美的花朵通通葬身火海。
  我爸生前有抑郁症。说实话,我们从来没想过他会有抑郁症,他看起来整天乐呵呵的,连散步都哼着小曲儿。我妈就是带他去看病的路上出了车祸,当场没了。我爸本来能捡回一条命的,结果得知我妈已经不在了之后,他的求生欲望一下子没了,人也随即离世。所以我十八岁刚成年就成了孤儿。
  手术后,自然就没有家人陪床。还好,那个叫越州的男人还算负责,从我出手术室就一直待在病房里。这样倒让我有些不自在了。于是第二天,我准备把他赶出去。
  可是我的计划还没想好,越州招呼都没打,突然消失了,直到我出院都没再见到他。
  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我这个程度起码得养个半年。看看瘦小的钱包,我决定还是早点出去上班。
  李月骂我:“你简直要钱不要命啊!早晚变瘸子!”
  我委屈得要命,说得好像我多见钱眼开似的,谁不知道在家养伤舒服?关键是我家除了我就没别人了,我就是家里的顶梁柱,顶梁柱倒了可不行!
  李月仗义的把自己的银行卡拍在桌子上,“拿去花,随便花!”
  我无语的看着她,我怎么能花她的钱?!事到如今,我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那就是我没有存钱的意识。话说家里有粮,心里不慌,我这事到临头了才想起来生活还没保障,的确有点晚了。
  李月拿过我的手机,在通讯录里找到了越州的电话,拨过去却没人接听,再打,关机了。她气恼的望向我,我赶紧缩起脖子,我知道,她肯定又要骂我傻,也不知道留个身份证什么的。
  果不其然,李月一边在客厅里走来走去,一边抱怨我太好骗,怎么就不知道出院之前先让对方拿点营养费出来?
  我真是冤死了,“第一次被撞,我哪知道这个?!”
  李月彻底无语了,对我翻了个白眼,起身去厨房给我热骨头汤了。
  我无聊的翻着手机,忽然微信里进来一条信息。我扫了一眼,是越州。
  “刚才在忙,有事?”
  我看着屏幕上的字,脑子里浮现出他的脸,着实俊美。
  “嗯,我快揭不开锅了。”我回。
  过了半分钟,微信转进来两万块钱和越州的回复,“早日康复。”
  我愣住了,这家伙也太好说话了,两万块钱跟两块钱似的说给就给。
  李月端着汤出来,我得意的把转账信息举到她面前,以此来证明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还是在的。她不屑的哼了声,往我手里塞了一把勺子,“别显摆了,快吃吧!”
  我低头喝汤,脑子一抽脱口问道:“你跟那个谁就这么算了?”
  问完自己突然意识到有点不对,抬头望向李月,她却淡定得很,“不然呢?”
  也是,不合适的鞋子穿多久都不合适,何况这鞋还磨脚。
  李月见我一脸傻相,凑过来贼兮兮的冲我挤眉弄眼,“撞你那男的颜值在线,看样子经济条件也不错,你都二十六了,就没啥想法?”
  我白了她一眼,“没有!”
  李月不死心的继续追问,“你是不是交了男朋友没告诉我?”
  我嘴里啃着最后一块排骨,摇头表示绝对没有。
  “过了这个村可没这个店了。”李月多少有点恨铁不成钢。
  我没理她,总不能人家撞我一条腿,我还得让他以身相许吧?
  李月斜了我一眼,“我就是操心的命!看看,我还得伺候你吃喝拉撒!”
  我死皮赖脸的拿头蹭她的胳膊,“我不管,反正我就赖着你。”
  “赖着我干嘛?”李月好笑的看着我,“又不是我撞得你!谁撞得你找谁去!”
  我顺手翻了翻越州的朋友圈,只有一张女孩儿的照片,长相精致,长发飘飘。没有配文。
  我竟然莫名其妙的有些失落,“我可没那个本事。”
  李月抢过手机,目光在我和女孩照片之间来回了几次,“你跟这姑娘的确没啥可比性。”
  我有点泄气的把自己放倒在沙发上。李月凑过来安慰我,“听说你们单位科长的儿子对你有意思?”
  我警觉的看着她,“谁说的?”
  那个科长的儿子一脸算计相,我知道自己智商不咋的,可不敢和这种人走得太近。何况这孩子身高太矮,体重又太重,着实不符合我的择偶标准。
  “就你们单位那个保洁阿姨啊!”李月答道。
  我对着空气翻了个白眼,保洁阿姨!她不去干情报收集工作真的太可惜了。
  我说:“以后这种事直接问我就行了,阿姨的话信不得!”
  李月耸耸肩表示知道了。
  我有时候很纳闷,这些保洁阿姨来工作图什么?就拿我们单位的保洁阿姨来讲吧,三个阿姨,两个拆迁户,还有一个儿子在上海工作,年薪百万,自己和老头的退休金根本花不完。三个人有两个开宝马上班,还有一个老头负责接送。我严重怀疑她们就是来打听八卦的,大到单位用人,小到谁家孩子长得像谁,她们都能给你扒得干干净净,分析得头头是道,让我好生佩服。
  所以我这剩女顺利成章的也成了她们偶尔讨论的八卦对象,尤其在科长的儿子给我买花被我拒绝后,各种添油加醋的说法更是层出不穷。我懒得理,索性就当没看见,等她们找到更新鲜的新闻自然就放过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