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仙侠 > 肇事男友 > 第三章 突然造访

  一周后,消失许久的越州突然造访。
  我拄着拐给他开门,眼前出现的除了他还有一个大行李箱。
  “干……干嘛?”我觉得脑袋有点短路,完全猜不到他箱子里装得什么。
  越州带着他的大箱子挤进来,“借宿两天。”
  我脑袋短路得更厉害了,“凭什么?”
  越州没理会我的话,自顾自的把自己放到沙发上,摇头晃脑的活动着脖子,看起来有点累。
  这个神经病!我一瘸一拐的走到他面前,“这位先生,我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你住在我这里真的不方便,首先,我们不熟,其次,你撞断了我的腿,作为肇事者,你多少应该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吧?”
  越州眼神平静,当然他的脸皮更厚,他上下打量了我一会儿,说:“你不用担心,你长得这么安全,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语气戏谑,让我忍不住想打他的头。
  我努力平复一下自己的情绪,“不行就是不行!”
  没想到越州“啪”的扔下一沓钞票,一言不发。
  这是什么意思?我是那种见钱眼开的人么?“你干嘛?”
  越州还是不说话,又扔下一沓。
  我拎起拐杖就要打他,他赶紧躲到一边,依旧一言不发的又扔出一沓。
  “三万,住半个月!”
  我看着红彤彤的钞票,想到自己日渐消瘦的钱包,心里有了点动摇。
  越州大概也看出了我的犹豫,继续给出条件,“所有开销算我的。”
  “成交!”
  “好,那我来说说我的条件,”越州得意一笑,“不得向任何人透露我在这里的消息,为了安全起见,这半个月,你不能出门。”
  这三万块钱赚得真不容易!我有点后悔了。可是越州眼疾手快,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张合同递给我,“没问题就把字签了吧!”
  我接过合同扫了一眼,基本算合理。只有一条让我很郁闷——租住期间,如果房东(林然)向外透露租客(越州)的消息,则须退还租金,另付赔偿三万。
  “我不出门谁买菜?”我问。
  越州自来熟的摸起茶几上的苹果啃起来,“外卖!”他看了看我的腿,又说:“你都这样了,还能买菜?”
  我无语的看着他把我的苹果啃了几口后放下,又挑了个芒果吃起来。
  “可是李月每天会来陪我的。”我提醒道。
  “告诉她你去旅游了。”他说。
  谁拄着拐去旅游?看来这家伙智商也不咋地。
  “我!我腿骨折了!旅游?!你真想得出来!”我对他翻了个白眼。
  “那我就管不着了,你自己想办法对付她。”越州很无赖的说道。
  我有点后悔贪图这三万块钱,万一搞砸了再赔出去三万,那我还活不活了?
  算了,签都签了,走一步看一步。
  我把越州领到我卧室旁边的次卧里。“你就睡这里。”
  越州放下行李箱,长长的舒了口气。突然转过头看着我,眼神有点不太友好,“记住,不能跟任何人透露我的消息!”
  我一惊,这家伙该不会是什么在逃的通缉犯吧?“我可是守法公民,你要是犯了什么事儿,我劝你最好尽快自首!”
  越州没理我,把行李箱放在了地上。我脑子里立马脑补出行李箱一打开,里面躺着一具尸体,或者全是枪支的画面,心里顿时紧张起来。可是行李箱打开,里面除了一些换洗衣服之外,并没看到什么特殊的东西。
  我松了一口气,越州在我的注视下拿出一套睡衣,然后作势要脱衣服。
  “你干什么?”我惊道。
  他一脸茫然,“换衣服啊!”
  我瞪大眼睛呵斥道:“我还在呢,你怎么能当我面换衣服?”
  “那你还不走?愣着干嘛?”越州满脸无辜。
  我面红耳赤的看着他的脸,颜值真的是太重要了,这种情景要是换了科长的胖儿子,我可能早就一拐甩过去了。
  “还不走?我脱了啊?”越州作势又要脱衣服,我赶紧一瘸一拐的退了出来。
  洗漱好躺在床上,李月的电话就来了,通知我第二天给我带李妈炖的鸽子汤。我想到自己和越州签的那份该死的租房协议,心里顿时紧张起来。
  “那个什么,明天你别来了吧。”我试探着说到。
  李月顿了顿,问道:“怎么了?藏男人了啊?”
  “没有!没有!”我急忙否认,脑子里盘算着找什么理由才算合适。
  没想到李月根本不给我机会解释,“我不管你什么问题,反正我明天肯定去你家找你!”随后就挂断了电话。
  我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忙音欲哭无泪,这是要赔三万的节奏么?不行,我这经济状况可经不起这么折腾。想到这里,我睡意全无,拄着拐敲开了越州的门。
  见是我,越州一点都没感到意外,侧了侧身,把我让进了屋。这家伙看起来刚洗了澡,擦身而过的瞬间,我闻到了一股薄荷柠檬的香味,有点心猿意马。
  “怎么了?”他继续翻着手里的书,灯光下,面部轮廓更显俊美。
  “明天李月要过来,”我说。
  他抬起头看着我,“所以呢?”
  “所以你要躲起来,等她走了你再出来!”反正租房协议上写的是不能向人透露他的消息,只要李月没发现他,我就不算违反协议内容。
  越州“啪”的合上书,“林燃你就不能想个好点的办法么?你家这么小,我躲哪儿?再说谁知道她要待到什么时候,我难道要一直躲到她么?”
  我无语的点点头,这是最简单也是我能想到的唯一的办法了。
  “你可别忘了,我们可是签了协议的。”越州的语气里带着点威胁的
  意思。
  我也豁出去了,“要么听我的躲起来,要么你带着东西走人,你自己选!”
  越州大概没想到我能这么强硬,“协议上可是说了……”
  我目光一扫,这个缺心眼儿的家伙居然把协议放在书桌上!这张纸太危险了,不撕了怎么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