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仙侠 > 肇事男友 > 第四章 躲这里

  我把协议撕了,越州目瞪狗呆。
  没办法,钱我已经收了,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情况,反正看样子再出去另找住处对他来说不是好办法。我们互相瞪着眼睛,过了一会儿,他终于妥协了,问我:“那我明天躲哪儿啊?”
  我为自己的小小胜利沾沾自喜,“跟我走,我带你去。”
  越州半信半疑的跟着我走进我的卧室。我“哗啦”一声拉开衣柜门,自以为是的看着他,“躲这儿!”
  越州一脸的生无可恋,“小妹妹,你让我躲衣柜?”
  我点头。
  他奇怪的笑了笑,“我们这样像不像被抓包的情人?”
  我瞬间脸上火辣辣的,提起拐杖就给了他一下,“少胡说八道!”
  越州挑挑眉,望着里面我的各色衣服,又说:“你看你,品味真的不行,买的这都是什么衣服啊?跟小朋友穿的似的。”
  “要你管?!”我提起拐杖又要打他,他却灵活的躲了过去。“动不动就打人,性格一点都不好!”
  我真是被气到了,你一个把我撞骨折的肇事者,有什么资格评论我的性格?“你再这样我可出去喊了?”一边说着,一边作势要往外走。
  越州一把拉住我的拐杖,“躲躲躲!我就躲这儿行了吧?”
  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在心里暗笑,又指挥他把衣柜里的棉被整理一下,尽量让空间大一点,明天躲在里面也好舒服一点。
  越州甩掉拖鞋钻进衣柜里,自己找了个舒服点的姿势躺下。我和他都安静了下来,衣柜里有点暗,可是他的眼眸却有一点点光彩,像星星一样。
  “你家就你一个人?”他突然问我。
  我“嗯”了一声,心里暗忖,我爸妈要是还在,哪里有你进门的机会?
  “发生什么事儿了?”他又问。
  这些年,总会有人问我这个,我已经习惯了,也慢慢从之前的难受变得平静。
  “车祸,”我说,“很多年了。”
  他点点头,然后从衣柜里钻出来,“以后不要随便收留人。”
  我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要不是看在三万块钱的份儿上,我肯收留你?
  他好像能看穿我的心思,补充道:“给钱也不行!”
  我本来还想在心里腹诽他的,被他这么一说,瞬间收起了小心思。
  看起来他也不像坏人,钱我也收了,再腹诽他就有点不地道了。
  这一夜,我睡得特别安稳。第二天七点半,我被一阵敲门声惊醒,这才想起李月说今天要来,该不会已经来了吧?
  我赶紧打开门,门口站的却是系着围裙的越州。
  “吃早饭。”他丢下三个字,转身继续忙他的事了。
  我望向餐桌,是我最喜欢的小笼包和黑米粥。我走过去,围着餐桌转了一圈。这家伙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这个?
  “你买的?”我没话找话道。
  越州摘了围裙坐下,若无其事的推来一碗粥,“包子买的,粥我煮的。”
  我有些吃惊的瞪着他,“吃了不会拉肚子吧?”
  他白了我一眼,“要不我先吃,吃完你再吃。不过最后吃完的洗碗!”
  这不是难为人嘛!我扁了扁嘴,与他面对面坐下吃早饭。
  我有种错觉,我们此时此刻就像一对……夫妻?!我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连带着嘴里的粥也不知道该吞还是该吐,被呛得猛烈咳嗽起来。
  越州奇怪的看着我,眼神里还有那么一丝丝嫌弃。“有这么好吃么?”他一边说着,一边递了纸巾过来。
  我懒得理会他的臭美,
  刚想接过纸巾,他却凑了过来,亲自帮我擦起嘴角的粥。
  这个……我心跳如鼓,脸烫得不行,可是心里却很享受他的照顾。我看着他,他的眼睛很漂亮,鼻子很挺,脸部的轮廓俊美不凡。这么看来,他和他朋友圈里的女孩子的确很般配。
  “看什么?”他一本正经道。
  我摇摇头,继续喝粥。我,二十六岁,要脸蛋没脸蛋,要身材没身材的。可是对面这个男人,一米八几的身高,肤白貌美大长腿,颜值在线,看样子也不差钱,所以,还是别做白日梦了。
  越州把盘子里最后一个包子推到我面前,“扫尾。”
  为什么是我?我不服气的看向他,四目相对,我很快败下阵来,乖乖拿起包子吃起来。
  天气很好,我吃饱喝足准备回房间睡个回笼觉时,电话响了。一看来电显示,果然是李月。
  “喂?”我接起电话。
  “我马上到了,开门!”
  李月道。
  “快,她来了!”我“嗷”
  的喊了一嗓子,惊得越州也慌起来,顾不上手里没洗好的碗,一头从厨房冲出来。
  我扯下他身上的围裙,指挥着他躲到衣柜里。此时此刻,我们似乎真的像是被抓包的情人一样慌慌张张。
  不一会儿,门被人敲响了。我故作镇定的走过去开门,门口的李月花枝招展。
  “宝贝儿,你这是要干啥去啊?”我一边把她让进屋,一边找话题。
  李月把保温饭桶放到餐桌上,叹了口气,特别无奈的说道:“认识了一个帅哥,今天约我出来逛街。”
  我听出来了,这是赤裸裸的显摆啊!李月很漂亮,上学的时候就是学校排得上名的美女,能跟她约会的自然长得不差。
  “要不带你一起?”李月开玩笑道。
  我真是无语透了,失笑道:“你约会,带我去?我现在还这样。”
  李月的声音从厨房传出来,“那我给你热汤,我妈四点多就起来炖了,我想喝一口都没给。”
  我想起水池里的碗,心想这下坏了。急急忙忙走进厨房,李月正盯着两双筷子两只碗发呆。
  “两只碗?”李月笑道。
  我点点头,随后又摇摇头。
  “你老实交代,怎么回事?”李月把我扶到沙发上,两眼散发着八卦之光。
  我硬着头皮摇头否认,“没怎么回事啊,你大惊小怪的干啥?”
  李月自然是不信我的话,她站起来在每个房间里溜达了一圈,但是却什么都没发现,只好又坐回我身边。
  “早上吃得什么?”李月漫不经心的问。
  我高度紧张,“黑米粥,小笼包,楼下买的。”
  没想到李月听完这句话,毫不留情的拆穿我,“楼下那家早餐店老板娘生孩子,已经半个月没开门了,你在哪个楼下买的?”
  我叫苦不迭,直恨自己嘴太快,这下弄巧成拙了。李月斜了我一眼,一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架势。
  “啊?外卖,我点的外卖!”我继续嘴硬。
  李月却没再继续追问我,推说约会来不及了,临出门前却回头对我坏笑,“加油哦!”
  我觉得她大概是知道了家里不止我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