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仙侠 > 肇事男友 > 第五章 我好看的地方可不止手

  “出来吧!”我把衣柜门打开,心里有点难过。就为了三万块钱,我把这事瞒着李月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越州长手长脚,躲在衣柜里确实难受。见我开了门,仿佛得到赦免一样从衣柜里爬了出来。
  “走了?”他问道。
  我“嗯”了一声算是回答,心里五味杂陈。
  越州很有眼色,见我不大开心,主动撤了。
  接下来的一周,李月没再来过,打她电话,她只说太忙了,过几天来看我。我心里愈加难受,觉得我和她的感情遭到了变故。
  李月不来的日子里,我渐渐觉得越州也挺好的。
  越州每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不管我什么时候叫他,他都在翻着手里的破书。不过不得不承认,他很有家庭煮夫的潜质,做饭超好吃,而且似乎有点强迫症,但凡他看得到的地方必须整整齐齐,连我的拐杖都被要求放好。
  “你为啥要躲起来?”我问他。
  他笑了笑,“秘密!”
  我再问,他便什么都不说了。我暗地里观察了他几天,除了早睡早起像个老大爷,其他地方跟别的男人也看不出哪里不同来,
  看样子也不像逃犯。这家伙似乎挺多金的,我留意过他的衣着,都是牌子货,连睡衣都是。吃喝上更是不看价格,怎么开心怎么来。
  一开始我还有点不好意思,觉得收了房租又白吃白喝的不大好,可是转念一想,要不是他把我撞骨折了,我也不至于整天窝在家里哪儿也去不了。这样想想,心理就平衡了,心安理得的接受他的照顾。
  可是,越州的出现也给我带来了麻烦,比如横向发展的身材。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心里升起一股难言的烦躁,本来只是稍微有点肉,可是现在,在越州的影响下,我天天吃吃喝喝,而且好吃好喝,肉多得我都没脸看,我甚至觉得自己的眼睛都被挤小了。
  我对着镜子愁眉苦脸,越州在一旁边啃着黄瓜边哈哈大笑。“这下完了,嫁出去的概率又变小了。”
  真是叔能忍,婶儿也不忍了。我提起拐就要打他,他却拿着黄瓜边跑边啃,边啃还边笑。简直要把我气死!
  “算了,我让让残疾人!”他啃完了一根黄瓜,人随即也站住不动了。
  我一点没客气,提起拐杖给了他一下,“残疾人?残疾人也是拜你所赐!”
  可能是我气急败坏的样子戳中了他的笑点,他又忍不住笑起来。这个混蛋!
  我气鼓鼓的瞪着他,可能看我真生气了,他收拾起脸上的笑,一本正经的看着我,我以为他要跟我道歉,结果过了半晌这个混蛋跟我说,“的确是比之前胖多了!”
  气得我晚饭都没吃。
  半夜饿得睡不着,我寻思着起来找跟黄瓜啥的垫垫肚子。房门一开,厨房有人。
  我走近一看,毛玻璃上是越州的身影。这家伙大半夜不睡觉,躲厨房干什么?
  正想着,厨房门哗啦一声被拉开,我吓了一跳,不想被他发现我半夜起来找吃的,可是想躲已经来不及了。
  “起来了小胖子?正想去叫你呢!”
  他端着一个面碗从厨房走出来,脸上的笑容让我觉得他很欠揍。
  我板着脸瞪着他,“别叫我小胖子!”
  “哦,那你吃不吃面?”
  有心说不吃,但是肚子实在太饿了。算了,减肥又不差这一顿两顿的,不吃白不吃!
  “吃!”
  越州摇摇头,把面推到我面前,又贴心的往我手里塞了双筷子,自己则坐到了我对面。
  我拿筷子在碗里搅了搅,是荞麦面,上面卧了个鸡蛋,两颗翠绿翠绿的青菜铺在一边,还切了几片牛肉。颜值还不错,我嗅了嗅鼻子,面条和牛肉的香味一股脑的往鼻子里钻,害我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你不是要减肥么?所以煮得荞麦面。”越州朝面条努努嘴,“快吃啊,等会凉了。”
  我端起面碗喝了口汤,不咸不淡,汤鲜味美,一碗面条一会儿就进了肚子。
  越州看着干干净净的面碗,问我:“你就是这么减肥的?”
  我眼睛一瞪,回怼,“吃不饱哪有力气减肥?!”
  越州瞬间无语,边点头边对我竖大拇指。
  从那天开始,我和越州的饮食搭配悄悄起了变化,晚上不再大鱼大肉,而且蔬菜也变多了。有一天,我冷不丁的突击检查了一下厨房,发现越州居然拿着个小称在给各种食材称重,那认真的模样仿佛此时此刻他不是在做菜,而是在做某种化学实验。
  “你干嘛呢?”我小心的问道。
  越州回头看了我一眼,“搭配食材。”
  我哦了一声,站在他身后看了一会儿他的操作。本来注意力是在那些菜上的,可慢慢的,我的目光就被他的手吸引住了。
  我从来没有看过哪个男人的手比他的手更好看,骨节分明,十指修长,连指甲被细心的修剪整齐。我不自觉的顺着他的手往上看,别说,这家伙长得还真有点惑乱众生。
  “真好看。”
  我嘟囔了一句。没想到我以为在专心配菜的越州突然停下手里的活,回过头定定的看着我。
  “你说什么?”
  “……”
  越州解下围裙,慢慢靠近我。我的脸火辣辣的烧起来,心跳也如同敲鼓一般。
  “我好看的地方可不止手。你要看么?”
  我觉得自己的血压蹭的一声窜了起来,脑袋嗡嗡乱响。冷静!冷静!他可是把你腿撞断的肇事者,一定要冷静啊林然!
  越州把我逼到墙根下,慢慢低下头向我靠近……
  “啊!”
  终于,在最后关头,我提起拐杖砸了他的脚,在他的吃痛声中一瘸一拐的夺路而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