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仙侠 > 肇事男友 > 第六章 抓包

  有句话叫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拌嘴的第二天晚上,我已经放弃节食减肥,决心在越州的各种好吃的面前举手投降。正在我专心啃着猪蹄的时候,门铃响了。
  越州没有任何防备的起身开门。我含着猪蹄目瞪口呆——门口站的是多日不见的李月。
  李月看了看越州,又看了看我,突然哈哈大笑,“林燃啊林燃,被我抓到了吧!”
  我哪还有心思啃猪蹄?赶紧让越州把门关上。
  “干嘛呀?偷偷摸摸的。”李月扭着腰走到餐桌旁,瞄了一眼桌上的菜,“我说我这么多天不来也没听见你喊饿呢,菜不错,加分!”
  我就知道她肯定要误会,“先别加分,不是你想得那样!”
  我看向越州,希望他能解释一下。没想到这家伙此时却什么都不说,只顾着在厨房洗水果。
  “别解释了!解释就是掩饰,
  掩饰就是有故事!说,你们俩什么时候勾搭上的?”李月大大方方的坐下,俨然一副家长的模样。
  天地良心,什么叫勾搭?!
  “根本没有的事儿!”我坚决否认。
  李月见在我这里问不出所以然来,又把注意力集中在越州身上,“她不说,那你来说!”
  越州看了看紧张的我,又看了看一脸八卦的李月,笑道:“你对我们的私事这么感兴趣吗?”
  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们哪有什么私事?!
  “越州是吧?”李月双臂抱胸,站起来围着越州打量了一圈,“我可告诉你,别看我们林燃没有父母,你要是好好对她,我没话说,你要是敢欺负她,我可饶不了你!”
  越州故作惊慌的点头,“是是是,我不敢!”
  李月冷哼一声,“那说说你的基本情况吧?”
  我的天,这怎么这么像女婿见丈母娘啊?我连插嘴的机会都没有,就听见越州特别真诚的说道:“越州,男,28岁,硕士研究生,江城人。目前……无业。”
  “无业?无业你以后拿什么养活林燃?你父母是干什么的?”李月又问。
  我怀疑这家伙是不是吃错药了,“李月,我们真的……”
  李月摆手示意我别出声,“等我问完了再说!”
  我垂头丧气,现在想来,之前李月在洗碗池里看到两副碗筷的已经心生怀疑了,这次恐怕是搞突然袭击来的。一开始是两副碗筷,现在是直接抓到了共进晚餐的现行,我够呛能解释清楚。
  “我父母做点小生意,我之后会接手,养活她不成问题。”越州居然打蛇上棍,对答如流。
  我急了,“你胡说八道什么啊?你好好说。”
  越州和李月都没理我,继续他们的下一个问题。“你们什么时候开始的?”
  我一脸的生无可恋,越州啊越州,一个谎言需要一百个谎言去圆,言多必失,你肯定会露馅的。
  “去年秋天,”越州回答,“我去他们单位办事,就是林燃接待的我。”
  我冷笑一声,编,你接着编!可是越州接下来话却让我傻了眼。
  他说:“那天我过敏,脸上全是包,是林燃给了我一管抗过敏药膏。”
  我震惊的看向越州。去年快中秋时,我的确给过一个小伙子过敏药膏。他是越州?我凑近他左看右看,怎么看也看不出来。
  越州扒开我的脸,继续与李月交谈。
  “那你开摩托车撞她该不会是故意的吧?”李月试探着问道。
  越州摇摇头,“怎么可能?!我可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怎么会故意开车撞人呢?”
  我脑子里全乱了,做梦也没想到那天在单位遇到的人会是越州,那个年轻人满脸红包,吓了负责接待的娜娜一跳。娜娜怀孕了,非说看着他难受。为了不至于太失礼,我只好接待了他。后来我看他实在难受,所以从包里翻出了抗过敏药膏给他。
  我气鼓鼓的看着越州,“姓越的,我给你药膏,你开车撞我,你还有没有良心?”
  “我没有,那天真的就是个意外!”越州急忙解释道。
  李月仿佛柯南附体,“林燃给了你过敏药膏,所以你对她产生了好感,于是为了接近她,你把她撞伤了,然后又住到她家来。是这样么?”
  这下轮到越州急了,“撞她实属意外,我后来才想起她是谁的!”
  我久久无语的看着越州,心里一遍一遍的问自己,这不会是在做梦吧?我眼前这个英俊又多金的男人说的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李月似乎已经达到了她此行的目的,拍拍我的肩膀,然后……走了!留下万分尴尬的我和越州相对无言。
  我没谈过恋爱,也不知道怎么应付这种场面。我看了眼越州,他倒是一副爱咋咋地的样子,握着玻璃水杯,一言不发。
  “我知道你是为了骗李月才说那些话的,我不在意。”我像在安慰自己又像在安慰越州。
  听我这么说,越州抬眼瞧着我,唇角微勾,“如果我说的都是真的呢?”
  屋里的气氛尴尬到窒息,我只能逃回房间里。李月在微信上问我怎么办。我怎么知道?我又没谈过恋爱!
  李月:“这么帅的男人不要白不要!”
  我:“万一是个变态呢?”
  李月:“你把他放家里这么些天了才想起这事儿来,反射弧是不是太长了?”
  我:“我收了他钱了!”
  李月:“可以啊林燃,帅哥上门照顾你吃喝拉撒,还付给你钱?”
  我:“三万!”
  李月:“嫉妒!拿下!”
  我睡不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