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仙侠 > 肇事男友 > 第七章 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总觉得这一切像是一场梦,就这么被撞断了一条腿,就有帅哥愿意以身相许了?
  李月却安慰我说缘分这种事是没法说的,可能越州就是上辈子作了孽了,这辈子得摊上我。
  我大怒,什么叫他上辈子作了孽才摊上我?他能有我这样的女朋友是多么幸福的事!
  李月简直没眼看我,让我不要总往自己脸上贴金,女孩子,要留给别人夸。
  话是这么说,我依然对越州怀有几分警觉,我从心里觉得,他做的这一切并不像表面上的这么简单。
  越州似乎并没有跟以前有什么不同,依然每天拿着手机买菜然后烧饭,像个家庭煮夫一样承担家里几乎所有的家务活。
  好几次,我看着他在阳台晾衣服,想问他点什么,又不知道该从何问起,问些什么?
  很快,合同上的半个月期限到了。那天早上,越州买了一堆菜,一个人在厨房洗洗刷刷,从午饭后一直忙到晚上八点多,张罗了一大桌子菜。
  我饿得都快前胸贴后背了,时不时趁他不注意跑去偷吃桌上的菜,最后干脆坐着不走了,上来一道便尝一口。
  菜齐了,越州解下围裙,一本正经的和我分坐在餐桌两头。我无暇顾及这个奇怪的位置排列,只盯着靠他那头的红烧肉和蟹黄豆腐。
  “来。”越州推给我一杯饮料,“你不能喝酒,这是可乐。”
  我接过来,却并没有喝。说实话,我对这些天发生的事情一直抱着怀疑的态度。越州对我的照顾让我觉得这一切前所未有的不真实,所以,我不敢确定他住进来的真实目的是什么。
  见我不喝,越州问道:“怎么?怕我下药啊?”
  我迎着他挑衅的目光嗤笑一声,将杯中的可乐一饮而尽。
  越州笑了笑,给我夹了块红烧肉,“尝尝,好吃么?”
  我实在忍不住了,“你到底想干嘛?”
  越州不以为然,继续吃菜,“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别装了!”我有点恼怒,放下筷子,死死盯着他。
  越州不看我,也不回答我的问题,只是不停的往我和他的碗里夹菜。
  我突然觉得自己真的无比的蠢笨,直到现在我才后知后觉,把这样一个陌生人让进门,并且让他在家住了半个月,我特么的脑子是不是被驴踢了?!
  见我不说话也不吃东西,越州擦了擦嘴,轻轻说了句:“别闹了,我明天就搬走。”
  我愣了几秒,就那几秒,我承认我从心里舍不得他走。
  “你也不用怀疑,那天我和李月说的全是真的。”越州又说。
  这次,我彻底愣住了。“可是,我对你……”
  越州摆手打断我的话,“你不用着急给我答复,我明天去意大利,等我回来再说。”
  也好,就这么冒出一个人跟你说其实很早之前就对你有想法,可能谁都需要时间接受。
  我眨巴眨巴眼睛,表示同意。越州看着我,突然笑了,露出两排洁白整齐的牙。
  “笑个屁啊?”我嘟囔着白了他一眼。
  越州像是看到了什么特别好笑的事,笑得几乎停不下来。我看神经病一样看着他,皱着眉头不说话,心想这家伙还不会是哪个神经病医院逃出来的病人吧?
  “嗯,没什么,你别见怪!”
  我瞪了他一眼,“见怪不怪其怪自败!”
  越州点着头,对我的观点表示赞同。我懒得跟他扯,从椅子后面掏出那三万块钱摆到桌子上。
  “这是给你的工资!”我说。
  越州看着钞票上的捆带,问道:“这不是我给的房租么?”
  我点点头,表示他说的也对,“以前是你付给我的房租,现在,我要拿它给你付工资!”
  “付什么工资?”越州有点疑惑的看看钱又看看我。
  “这半个月,你烧饭洗衣服拖地,我应该付给你工资,这跟房租无关。现在住家保姆的工资大概是四千一个月,我也付你四千吧!”
  我从那三沓钱里认真的数出四十张,推到越州面前,示意他点一下。
  越州没接,看我的眼神却变了,似乎不大高兴。
  屋子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我和越州谁都没说话。
  过了半晌,越州把钱又推回我面前,“我撞伤了你的腿,这就当营养费吧!”
  我想了想,还是觉得这钱应该给他,“那个另外算,现在你把钱收起来。”
  越州大概没想到我这么犟,只好把钱放进了口袋。我见他这样,心里也稍微舒服了一点,这才继续吃饭。
  不得不说,越州的手艺真的超赞,我一直吃到吃不下了才停下筷子。摸着圆滚滚的肚子,我倚着门框看他收拾东西。
  还是来时的行李箱,越州慢吞吞的把东西一件件放进去,码放得整整齐齐。
  我压抑着自己的不舍,努力表现得无所谓。过了一会儿,越州把箱子锁好,挑眉问我,“是不是有点舍不得?”
  我看着他脸上狡猾的笑,翻了个白眼,“少臭美了,你以为你是谁?”
  越州不以为然,“那好吧,算我自作多情吧。”
  还挺有自知之明的。我顿了顿,试探着问道:“你去意大利干嘛?”
  越州住进来之前,我曾经翻看过他的朋友圈,只有一张女孩的照片,背景就是意大利圣马可大教堂。问完后,我又有些后悔。
  “工作上的事情。”越州几乎没有一秒钟的思考,脱口便给出了答案。
  只有我知道,那一刻,我有些紧绷的神经莫名其妙的松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