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仙侠 > 肇事男友 > 第八章 与众不同的好猪

  夜里,我翻来覆去的难以入睡,满脑子都是越州系着围裙在厨房忙活的影子。一直到窗外有隐隐天光,我这才放下眼皮睡了过去。
  这一睡,居然错过了和越州道别。
  等我醒了已经九点多了。家里静悄悄的。我揉着眼睛,顶着鸡窝似的头发走出卧室,下意识的叫了几声越州。无人回应,许久我才想起,越州走了。
  我叹了口气,目光落在餐桌上,牛奶,蛋炒饭和一小碟酱黄瓜摆放着。蛋炒饭已经凉了,大概是越州走前给我做的。
  我觉得嗓子眼里像堵了团棉花,有点想哭。打开冰箱门,里面满满当当塞了各种吃的。看着那些吃的,我眼泪终于忍不住掉了下来。
  该死的!他才刚走,我就有点想念了,怎么办?
  我拎了盒蓝莓。我不知道这些东西是越州什么时候买的,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把那些水果分装成一小盒一小盒的。每个小盒子上还都贴了便利贴。比如这盒蓝莓,上面写的是,“有点酸,记得饭后吃。”
  可能是老天爷可怜我年少就失去父母,一个人磕磕碰碰走到今天不容易,也可能是他老人家觉得我在恋爱这方面实在是太不开窍,所以把越州送到我身边。
  我掏出手机想给越州打个电话。可是电话就像以前一样,响了几声,然后被掐断了,再打,关机。
  大概已经登机了吧。
  我吃完一盒蓝莓,一瘸一拐的回了自己房间。躺在床上,我脑子里像是塞了一团稻草,乱哄哄的,一会儿是越州系着围裙忙前忙后的样子,一会儿是越州朋友圈里那个漂亮女孩的脸,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中午时分,外面忽然下起了大雨,我百无聊赖的拨通了李月的电话。
  电话里传来李月慵懒的声音,像是还没睡醒。
  “干嘛?”
  “没干嘛,你在家么?我去找你。”我说。
  李月顿了顿,小声说道:“我没在家!”
  “没在家?”我一惊,“那你在那儿?”
  李月没说在哪儿,只说等会儿她过来,便急匆匆的挂了电话。
  我想起来她之前说认识了一个帅哥……该不会跟那个男的在一起吧?
  等了一个多小时,被大雨浇得跟只落汤鸡似的李月敲响了我家的门。我看着她,又看看她左右,没人。
  “你一个人来的?”我不甘心的问道。
  李月拨开我,像只泥鳅似的钻进门,边往里走边反问,“不然呢?”
  我八卦的跟在后面喋喋不休,“昨晚你跟谁在一起?是不是你上次说的那个帅哥?你们才认识多久啊?了解他多少啊你就跟人住一块儿?”
  李月找了条毛巾擦着自己头发上不停往下滴的水,抽空对我翻了个白眼,“老古董!你都赶上我妈了!”
  这家伙昨晚果然是跟那个男的住一起。
  “忘记一段感情最好的方式就是赶紧投入下一段感情,懂不懂?”
  我一脸惊讶,李月大概也猜到我肯定不懂,于是重新找了个话题。“你家那个家庭煮夫呢?”
  “越州啊?”我明知故问。
  李月抬头看傻瓜一样看着我,笑道:“不然呢?你还有别人?”
  “怎么可能?!”我讪讪笑道。
  李月哼了一声,“那可不一定,当初你把越州藏家里的时候不也是打死不认么?还跟他一块儿骗我,重色轻友!”
  天地良心!我那是情势所迫。可是不管怎么说,总归是我骗了她,于是连忙撒娇耍赖。
  李月对我这招简直没有任何抵抗力,直接举手投降。“真是怕了你了!”她嫌弃的拍开我的手,“找我什么事儿啊?这大下雨天的!”
  找她确实没事,就是越州突然不在家,我有点无聊。
  李月突然哀嚎,“唉呀!早知道你就是无聊,我就不过来了!约会都泡汤了!”
  我去,到底谁重色轻友?
  “这种天去约会才会泡汤吧?”我斜了她一眼。
  “你懂什么?”李月找了我的干净睡衣换上,“雨中漫步,多有情调!”
  我有点无语。以前这家伙可不是喜欢雨中漫步这种调调的,怎么突然转性了?
  “没事吧你?”我摸了摸她的脑袋,确认她是不是烧坏了脑子。
  李月推开我的手,一脸得意,“没想到吧,这次我的男朋友是个中学语文老师,超级浪漫的。”
  浪漫的中学语文老师?我想了想,李月的确喜欢浪漫的,怪不得会想跟他雨中漫步呢,估计这次的男人跟她很合拍。
  “你呢?”李月晃荡着一条长腿,目光落在我身上。
  “我怎么了?”我往后缩着,抓起水杯灌了一大口水。
  李月噗嗤一声笑了,“紧张什么啊?”
  我从小到大,只要一紧张就会喝水,李月很了解我,从我手里拿走了水杯。
  “大姐,你都二十六了,又不是干什么保密工作的,也应该找个合适的男生谈谈恋爱了吧!”
  我的终身大事可能也是李月操心的事。可是越州真的好得让我觉得不真实。
  “他对我太好了,好到我不敢接受他。”
  我有点失落,李月却恨铁不成钢的瞪了我一眼,“这样不好么?谁告诉你所有的恋爱过程都必须是曲折的?所有的男人都是虚伪的?也许你这棵白菜天生好命,就摊上这么个好猪呢?”
  李月四处张望着,又问:“怎么不见他人?”
  我叹了口气,“去意大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