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仙侠 > 肇事男友 > 第十章 然然回来了

  越州这只好猪去了意大利便再也联系不上,像是人间蒸发一样,电话不通,微信不回,朋友圈更是从来没有更新过。
  我从最开始的担心,慢慢转成愤怒,我怀疑这家伙就是来耍我的,鬼一样出现,又鬼一样消失。
  李月嘲笑我,“还说不喜欢,口是心非。”
  我没跟她争论,心里实在烦乱,于是就像越州以前说的那样,我出去旅游了。
  说是旅游,其实是去了爷爷奶奶家。
  爷爷早些年从厂里退休后,和奶奶就住在老家农村的小房子里,和二叔二婶住一起。老家离我现在住的地方不算特别远,但是转车是个麻烦事,最要命的是到乡下没有直通家门口的乡村公交,只能坐车到村口,然后徒步回家。
  我父母去世后,奶奶大受打击,这几年身体也越来越差。好在二婶比较孝顺,把他们照顾得还算不错。
  我给二叔打了个电话,简单说了一遍腿被越州撞骨折的事儿,当然,我没告诉他我曾经让肇事者在家住了半个多月。
  二叔是个暴脾气,一听就急了,满嘴的国骂,就要撂下电话来找越州拼命。我赶紧安抚他说已经做完手术了,没什么大碍,就是想回老家住些天,问他方不方便。
  “咋不方便啊?”二叔嗓门很大,“你明天就回来!要不要叔去你家接你?”
  我赶紧说李月会送我到车站,也没什么行李,让他到县城车站接我就行。
  放下电话,我收拾好行李,收好证件又带了一些现金,从网上定了张回老家的高铁票。第二天天没亮,李月把我送上了车,自己又欢乐的跑去跟她的中学语文老师约会去了。
  高铁回家两个多小时。我昏昏欲睡,旁边的大姨话特别密,总在我快要睡着的时候把我喊醒,然后让我看她刷到的觉得特别搞笑的视屏。
  一开始我还算比较礼貌,后来也渐渐失去了耐心,干脆跑到餐厅去坐着,只为躲个清静。
  临下车时,我回到座位上才发现,李月给我准备的吃的东西都不见了。旁边的大姨也不见了!我火冒三丈,心里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可是人都不见了,我能怎么办?只能算了!
  过道另一边的小姑娘看我拉着脸,拽了拽我的衣角,小声说:“你的零食都被刚才坐你旁边的大姨提走了。你不在,我们也不好说什么。”
  我缓和了一下神情,“没事,提就提走吧,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
  话是这么说,我心里都气炸了,那个塑料袋里有泡芙和蛋黄酥,是李月排了一个多小时的队给我买的,我还没舍得吃呢!气死了!
  高铁到了站,那个拽我衣角的小姑娘和我一起下了车。大概是看我腿脚不方便,她还想帮我提行李箱。我前面吃了大姨的亏,这会儿防备心十足,心想万一提着我的行李跑了怎么办?我这追也追不上啊!
  姑娘看出我的犹豫,也就没再伸手,但是脸上还挂着和善的笑。
  我俩一块儿出了站。
  本来说好在县城车站接我的二叔居然在出站口等着我,旁边站着二婶。二叔个子很高,人又五大三粗的,在一群人里特别扎眼,即使我近视三百多度,凭感觉一眼就认出了他。
  “二叔!”我朝他挥了挥手,然后一瘸一拐的朝他走了过去。
  走到近前,二婶看着我的腿,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我眼睛也潮潮的,安慰她说已经没事了,现在一点都不疼,只要好好修养,大长腿很快就能恢复。
  二叔嗔怪道:“这么多人看着呢!让孩子多没面子!快别哭了!”
  二婶没理他,用手背抹了抹眼睛,拉着我的手说,“走,咱回家,你二叔开车来的!”
  我不可置信的看向二叔,他腼腆的笑了,一边挠头一边说:“弄了几个蔬菜大棚,你叔买了辆车。你可别笑话叔的车差!”
  我赶紧笑道:“什么差不差的?再贵的车不也照样在地上跑么?还能飞啊?车就是个代步工具,安全无故障就行了!”
  “要不说还是我大侄女了解我呢!不像你弟弟,那个臭小子嫌我车便宜,不让我送他上学!”二叔抱怨道。
  二婶横了他一眼,示意他别说了。
  车是五菱宏光,平时不仅出门方便,拉个菜什么的也不在话下。二叔把我的行李箱和拐杖放到车上,然后把我安置在了后排座位。
  我大概有几年没回来了,二婶在副驾驶上不停的给我介绍家乡的变化,我吃惊的发现,这个地方已经变得我差点认不出来了。小时候的平房现在都推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座漂亮的小楼,水泥路修得宽敞比直,不时有轿车和我们擦肩而过,其中不乏宝妈奔驰这样的豪车。
  我的眼睛简直不够用了,在车上东张西望,这边看看,那边瞧瞧,感叹家乡的巨大变化。
  车开了个把小时,在一座二层小楼前停了下来。
  “到家了!”二叔回过头对我说道。
  我睁大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见,二叔家的小房子哪儿去了?!
  二婶笑得眼睛弯成两个月牙,“傻丫头,那破房子早就推倒重盖了。这房子都修了四五年了,当时你在外地上大学,上梁的时候我跟你二叔就没通知你。”
  我傻傻的点了点头,扶着二婶的手下了车。
  “爸,妈,然然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