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仙侠 > 肇事男友 > 第十一章 堂弟林路

  我进了院子,没见到爷爷奶奶。堂弟林路却抱着胸站在堂屋门口瞪着我。
  我想起我父母去世那年,这家伙才十一岁,现在都这么大了。二婶说他总是不正经吃饭,全靠篮球活着。我看了他一眼,个子又高又瘦,像根菜苔。
  “过来叫姐姐啊!然然姐,你不记得啦?”二婶责怪道,一把把他拽到面前。
  菜苔表情很是不屑,没理二婶也没理我,直接走开了。
  大概是觉得儿子没礼貌,二叔想追上去教训他,被我叫了回来,“算了二叔,可能过几天熟了就好了。”
  二叔骂骂嘞嘞的走了回来,对我说:“然然啊,不要介意,这小子就这个脾气!”
  我笑着摇摇头,表示不会计较。二叔这才又有了笑模样,表情也柔和起来。
  爷爷在院子角给花浇水,奶奶身体不大好,已经坐在了轮椅上。二叔说她这两年记性也变得特别差,常常发呆,怀疑她得了老年痴呆。
  见我回来了,两位老人非常高兴,拉着我的手不松开。奶奶看到我的腿,心疼得直抹眼泪。爷爷比二叔更生气,当即就要收拾东西去找肇事者算账。
  我赶紧拦住老头儿,告诉他我没事儿了,好好养着就行。老头儿这才作罢,但是嘴里依然骂骂嘞嘞。我有点担心,如果越州站在这里,会不会被他和二叔痛扁一顿?
  二婶张罗了一桌子菜,但是直到吃完饭也没见到林路回来。二婶说不用管他,那么大的孩子,饿不着他!
  二叔冷哼了一声,抱怨道:“正经饭不吃,就爱花钱吃垃圾!”
  “啊?”我一惊,“什么垃圾?”
  “可乐薯片汉堡!又贵又没营养!”二叔解释道。
  “吃你的饭吧!”二婶瞪了他一眼。
  看得出来,二婶挺宠林路的。我突然有点羡慕他,起码他有爸爸妈妈,有完整的家。而这一切,我再也不可能拥有了。
  吃完饭,爷爷把我叫到他和奶奶的房间,问了很多我的近况,工作怎么样?同事好不好相处?工资够不够花……
  我掏出手机给他看我手机上的银行卡信息。老爷子戴上老花镜,认真的数着余额,“个,十,百,千,万!”
  我挑眉,“怎么样?我说我很好,这下你相信了吧?”
  老爷子笑了,“不管什么时候,多攒点钱有备无患!”
  我没敢告诉他,我卡里仅有的九万块钱,里面还有越州给的两万。
  奶奶摇着轮椅,翻箱倒柜的找出一个木盒子,打开,里面躺着一些老旧的首饰和一张银行卡。她把木盒递给我,眼神清明,根本不像二叔说的老年痴呆的样子。
  “这是我结婚时,我的母亲也就是你的太姥姥给我的陪嫁,”她挑出一个玉镯子硬套在了我手腕上,自言自语道:“还挺合适。”
  我赶紧往下撸,却被爷爷拦住了,“拿着,留个念想!”
  奶奶握着我的手,混浊的双眼里盛满了泪水,又挑了个金戒指塞给我,“这卡里有点钱,是我和你爷爷攒了一辈子的私房钱,你拿着,算是给你的嫁妆!剩下的这些东西留给林路,我们谁也不偏向!”
  我满心愧疚,自从我父母去世后,我已经快六年没回来过了。我以为我是个女孩子,他们有林路,应该不会在意我。没想到,他们居然偷偷给我准备了嫁妆。
  “奶奶!”我搂住她的脖子,哭得特别大声。
  爷爷却哈哈大笑,说我跟小时候一样,是个大嗓门,一哭起来,半个村都听得到。还说我小时候第一次回老家,不敢去农村旱厕,被屎憋得哭了半宿,村里的狗也叫了半宿。
  我……
  也许是换了新环境,我几乎一夜没有合眼。胡思乱想,一会儿想起我父母,一会儿想起越州,来来回回,翻来覆去的就是睡不着。
  于是第二天早上,我顶着两只熊猫眼出现在了林路面前。
  这小子跟昨天一样,对我没啥好脸色,看见我这对吓死人的黑眼圈,小声嘀咕了一句,“瘸就算了,还丑!”
  我瞪了他一眼,转身去洗漱。
  这根菜苔似乎对我的到来并不欢迎,看我的眼神里总带着挑衅。我懒得跟一个小屁孩计较,所以并没理他。
  二叔匆忙塞了几口馒头,对我说:“大侄女,我等下和你婶儿出去给人送点菜,中午可能赶不回来了,午饭让林路给你们烧,菜我都买好了。”
  他话音一落,林路立马站起来,“我抗议!凭啥我烧饭?”
  二叔抹了抹嘴,连正眼都没给他,“抗议无效!吃了午饭,让你姐辅导你写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