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仙侠 > 肇事男友 > 第十三章 成交

  我问赵耀,“你们家肯定很穷吧?”
  赵耀脸色有点尴尬,“啊?”
  我说:“钱都给你看眼睛了啊!你说你,眼睛是不是有问题,怎么会看上林路这个学渣?又二又自以为是!”
  赵耀哈哈大笑,说:“我觉得你们俩还挺像的。”
  小姑娘说这话我就不高兴了,咋的我是二还是自以为是啊?
  “你们说话都挺逗的。”赵耀忽闪着大眼睛,说得很认真。
  果然是情人眼里出西施,明明是二,在赵耀眼里却是逗。真是没天理。不对啊,我转念一想,二的是林路,逗的是我!嗯,肯定是这样的。
  赵耀是个学音乐的,那天之所以能在火车上遇到她,是因为她去榕市参加一个比赛。我万分羡慕的看着她,问她学的是什么乐器。
  “小提琴。”赵耀答道。
  小提琴?我皱皱眉,一些略带痛苦的回忆涌上心头。小时候,我妈曾经逼着我学了几个月小提琴。我从一开始就非常抗拒,但是我妈就喜欢这种所谓的高雅艺术。用她的话说,我爸是个陪她看音乐会都能睡着的人,所以她把希望全寄托在我的身上。
  于是,那段时间我几乎天天嚎啕大哭,一到上小提琴课就哭得更厉害了。但是哭也没用,我妈依旧初心不改,按时按点送我上课,监督我练琴,丝毫不敢懈怠,并且完全沉浸其中。
  可是我真的不是那块儿料,练了三个月,连最简单的《两只老虎》都不能完整的拉出来。
  即便如此,我妈依然不放弃。直到有一天,楼上楼下的住户一块儿上家里找她,投诉我拉琴像锯桌腿似的难听,实在扰民。还说我妈要是再不想办法降噪,他们就去居委会投诉。
  我妈急赤白脸的跟他们大吵了一架,回头来哭了半天,最后在我爸的劝说下终于接受我在小提琴上毫无天赋这件事。
  我因此得救。可能是小时候那段记忆太深刻,以至于我后来几乎是谈琴色变。
  “那你拉得一定挺好了吧!”我讪讪笑道。
  赵耀挑眉,“我初中就过了十级了。”
  真要命,还是换个话题吧。
  “那什么?你俩这样影响学习!现在应该以学习为主!”我一脸正色的教育道。
  林路不以为然,“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二十六了连个男朋友都没有。”
  我提起拐又要打他,他往旁边一躲,笑道:“骨折还这么凶!”
  我拍拍他的试卷,嘲讽道:“没男朋友不代表我没人追!倒是你啊,看看你这成绩,给黑子一只笔,它考得都比你好!”我指了指院角枣树下的大黑狗。
  林路哈哈大笑,但是显然抓错了重点,“谁追你?说来听听!”
  “我……”
  我一下子怔住了,谁追我?越州么?对,就是越州,反正他们俩又不认识!再说了,他可是说过对我有好感的。可是我该怎么介绍他呢?说他就是把我撞骨折的肇事者?还不被林路笑死?!
  “租客!以前租我房子的!又高又帅!才貌双全!”我得意道。
  林路对我的话嗤之以鼻,扭头对赵耀说:“看吧,大龄剩女出现幻觉了。”
  赵耀推了推他,示意他别说了,可是他却像没感觉到似的,继续质疑:“我才不信呢!”
  我涨红了脸,却不知道该怎样去证明越州的存在。“不信拉倒!”
  林路对赵耀耸耸肩,那意思像是在说不跟我计较。我心里没来由的生出一股火来,拿过手机给拨出了越州的电话,不出所料,电话依然没有接通。
  此时,林路看出了我情绪上的不对劲,收起笑容凑到我面前,“那个什么,要不我先出去?”
  我瞪了他一眼,“试卷还没讲完呢!出去干嘛?老实待着!”
  林路的脸立马哭丧下来,“我是体育特招生,文化成绩不是最重要的。”
  怪不得二婶说他整天正经饭不吃,全靠篮球活着,原来这家伙是体育特招生。
  赵耀也在一旁帮腔,“就是啊姐姐,你就让我俩出去逛逛呗。今天县城有庙会,晚上还有灯会,可好玩儿了!”
  我这趟回来就是散心来的,既然有庙会,我肯定得跟着去看看。
  “也不是不能让你们出去!”
  “你想怎么样?我可没钱啊!”
  我对林路真是太失望了,真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我要他钱干嘛?
  “除非你俩带我一块儿去!”
  “不行!”
  赵耀还没开口,林路便急着拒绝我。
  “那我就没办法了!”我装作惋惜的样子,其实心里早吃准了他一定会回头。反正他要是敢擅自出门,我就打电话给二叔,回头让二叔教训他。
  林路有些急了,“我俩出去逛逛你跟着干嘛?不嫌自己瓦数大啊?”
  “我又不跟着你们,你们逛你们的,到时候找个地方会和就好了。”我继续游说。
  “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