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仙侠 > 肇事男友 > 第十六章 你在哪里?

  二叔大概也是实在不敢在爷爷面前揍林路,只能手拿皮带,虎视眈眈的盯着他,作你多说一句话老子就揍你状。我其实挺理解二叔的,望子成龙是每个父母的心中所想。
  我只好劝二叔:“要不算了吧!”
  二叔朝我一瞪眼,“你跟他一伙的啊?”
  这可冤枉死我了!我忙喊冤,“哪能啊?就是这事儿都这样了,你也改变不了不是?”
  按林路的成绩,想通过文化考试上大学,别说大学,恐怕连个专科都够呛。就这成绩也不存在受早恋影响这一说了。再说赵耀,那么好的姑娘,配他也实在是绰绰有余。
  怎么算都是林路占便宜。
  我给二叔分析了一通,二叔听后沉默了很久,终于放下了手里的皮带。但是也没明说同意林路谈恋爱这回事。临走时丢下一句,“没一个让我省心的!”
  我躺枪。
  二叔一走,林路赶紧给我作揖鞠躬,“谢谢姐姐救命之恩啊!”
  “我这么严重么?”我白了他一眼,其实满脑子都是庙会上那张和越州一模一样的脸。
  林路贱兮兮的凑过来,连扶带架的送我回了房间,然后一脸八卦的问我,“今天你在街上看见谁了?”
  我把他凑过来的脸推开,“小孩子瞎打听什么?睡觉去!”
  林路却不肯死心,“是不是你说的那个追你的男的?”
  我无语的看着他,“再胡说八道我喊你爸来抽你了啊?”
  “凶巴巴的,还好人家没继续追你!”林路嘀嘀咕咕,一边刺激我,一边丢了一盒牛奶在盆里,随后倒上热水。
  我有睡前喝牛奶的习惯,回老家后,二婶特别嘱咐了二叔,家里一定要有人在我睡觉前给我热上牛奶。
  “管好你自己的事儿得了,少问那些有的没的。”我继续守口如瓶。
  林路一脸欠揍,“你都二十六了还没男朋友,我才多大啊?你肯定比我急!”
  我瞪着他,作了个过附耳过来的手势,在他凑近时突然扯住他的耳朵。他一看情况不妙,慌忙挣脱开,一溜烟跑了。
  我暗暗发笑,小样儿,姐的事是你随便打听的么?
  一通洗漱后,我躺在床上给李月打电话。
  电话响了好久才接通,李月的声音压了又压,做贼似的问我有啥事,她正和她的中学语文老师看电影呢,没事的话回头给我回电话。
  真是重色轻友!
  也难怪,人家正约会呢。我只好说没事,收了线。
  我百无聊赖的躺着等李月给我回电话。要说林路谈恋爱这事儿还真没给我造成太大压力,毕竟他青春正盛,可是李月比我还大一岁,她也有对象,就我最惨,好不容易碰到一个,还是个骗子!我越想越气,干脆坐了起来。
  从被撞到越州从我家离开,我细细想了这期间发生的每一件事,实在是想不出他为什么要骗我。骗色?他说我长得实在安全。骗钱?天地良心,他光房租就给了我三万,还不算其他乱七八糟的开销。
  窗外月色正好,银白色的月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洒在桌子上。忽然,我的手机进来一条微信。我原以为是林月,按亮屏幕一看,居然是越州!
  我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点开,那条微信只有三个字,“睡了么?”
  这是越州离开后跟我说得第一句话。不知道是因为委屈还是气愤,我的双眼起了一层水汽。
  我回:“干嘛?”
  过了好久,越州的回复来了,“有点想你。”
  我冷笑,想我?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想我的!
  我问他意大利好不好玩?什么时候回来?
  这家伙居然跟真的似的跟我抱怨在外面吃不好睡不好。
  这一次,我是不会再让你进我的家门了!我问他:“你什么时候回来?”
  他没回我,而是直接打了电话过来。我看着屏幕上跳动的绿色电话,努力平复了一下心情,接通了。
  越州的声音有些疲惫,“怎么还不睡?”
  我忍着骂人的冲动,“等会儿就睡了,那你怎么还不睡?”
  他在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说:“我还有点事没办完,你……”
  他停了停,突然问我:“你有没有点想我?”
  我在心里大骂他不要脸,明明就在我老家,居然还说自己去了意大利,别让我再碰见你,否则我非用拐打得你满地找牙不可!
  “想了。”我说,“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他轻声笑了,说:“下周三。”
  我翻翻桌上的台历,今天周六,就是说再有四天我就能再见到这个骗子了?!
  我哦了一声,很想问他现在到底在哪里?可是我还是忍住了。实在想不出该跟他聊些什么了,于是我匆匆挂断了电话。
  第二天一早,我把还在蒙头大睡的林路喊醒,央求他再带我去一趟庙会。
  没想到林路眼睛都懒得睁开就拒绝了我,“我可不敢去,我爸正在气头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