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万古神帝 > 第三千五百二十六章 挟天地以令众生

  不得不说,天尊出手就是非同一般。
  这招阳谋无解,足以让张若尘与他背后的剑界,和昊天之间产生间隙。
  一直装睡的涅藏尊者,眼睛终于睁开一隙,道:“若尘神尊听过就是了,千万别去追查,昊天毕竟是当世第一强者。他既然刻意隐瞒了轩辕涟生母的身份,那么,谁敢去将这个秘密挖出来,后果实在难料。”
  显然涅藏尊者对张若尘的印象有很大改观,所以才如此提醒。
  张若尘投以感激的眼神,慎重点头,道:“多谢天尊和尊者的提醒,若尘记住了!”
  之所以感激,是因为,张若尘看出涅藏尊者是真的为了他好。
  毕竟谁都不知道,这是不是人寰天尊的局。
  万一张若尘将此事,告知了剑界背后的那几位老家伙,这完全可能,在天庭内部引起大地震。
  人寰天尊道:“这世间的顶尖强者,多多少少身上都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特别是这个时代,天地规则变了,古之强者以各种方式降临,搅乱天下,谁是伪装者,连我们都很难分辨。”
  “刚才本尊和涅藏尊者就谈到天地规则变化的影响,若尘神尊也不妨听听。”
  “天地规则变化,造成的最直观影响,体现在,修士渡神劫和冲击无量,变得比以前更容易了!”
  “根据阎罗族这些年收集的情报和信息,十个元会前,和现在相比,渡神劫的成功率,增加了两倍左右。特别是最近十万年,渡神劫的成功率,更是加速在提升。”
  “太虚大神冲击无量,破境的难度,亦是下滑了许多。”
  人寰天尊大手一挥,数之不尽的神文,在殿中显现出来。
  每道神文都蕴含无数信息,包含十个元会前到现在,上亿圣境天才修士的信息,与此后的境界修为造诣。
  张若尘仔细分析这些信息,困惑道:“天地规则这是变得更加活跃了?”
  人寰天尊道:“不,是天地规则变弱了!天地规则对修行者的约束变弱,所以渡神劫才变得更容易,那些不能出现在真实世界的古之强者,才能降临。”
  张若尘道:“如此一来,宇宙中的神灵岂不变多了?若天地有意降下量劫,应该限制众生破境成神才对吧?”
  人寰天尊摇头道:“宇宙就是一座池塘,众生皆是游鱼。池塘中的水和食物是有限的,大鱼突然变多了,缺少食物,只能吃小鱼。小鱼吃完了,就丧失了繁衍后代的能力,且,为了生存,大鱼之间只能相互厮杀。最后,池塘里面一片血腥!”
  “天地在于平衡,神灵在短时间内爆发式的增长,但资源有限,这不是什么好事。”
  “本尊之所以主战,最大的原因,就是阎罗族神灵变多了,内部资源却不够,必须对外扩张,或者说是掠夺。若不对外扩张,阎罗族内部必然发生激烈的资源争夺,在矛盾不断激化后的某一时间,就会爆发内战。做为一族之长,这是我绝对不允许的。”
  张若尘有些能体会到人寰天尊的无奈了!
  做为族长,不可能去压制族内修士成神。
  但神灵多了,因为资源分配,必定造成无数矛盾,继而发生争夺,阴谋暗算。最后,仇恨和矛盾激化,至高一族四分五裂。
  这种情况,绝不只是发生在阎罗族。
  一旦成为整个宇宙的普遍现象,爆发战争,也就是时间问题。
  张若尘渐渐的,有些佩服眼前这位人寰天尊。因为,发动战争者,谁都不高尚,而他能够坦然说出阎罗族就是为了掠夺,而不是去维持宇宙平衡之类的冠冕堂皇的理由。
  能成为世间绝巅人物者,果然皆有非凡之处。
  张若尘道:“天尊可知,天地规则为何突然变弱了?”
  人寰天尊看向不远处的一盏琉璃佛灯。
  吸气,吐气,将灯吹灭。
  他道:“就如吹灭烛火,得先吸一口气,再将气吐出。继而,灯灭!”
  张若尘完全能理解了,道:“现在就是天地吸气的时候?”
  涅藏尊者叹息一声:“这就是天下强者断定,量劫即将到来的原因。我说的量劫,是五万个元会一次的大破灭量劫,世界崩塌,万物毁灭,继而天地重塑。”
  人寰天尊道:“其实本尊担心的,并不是这个。若苍天真要降下量劫,人力根本无法抗衡,一死又如何?就怕量劫有意识!”
  张若尘道:“天尊认为天地有意识?”
  “天地本无意,命运定生死。命运就是天地的意识!”人寰天尊眼神冷凛。
  张若尘细细沉思这话,难道人寰天尊这是在告诉他,命运神殿亦有很大的问题?
  又或者……老手段,是在分化他和命运神殿的关系?
  人寰天尊继续道:“本尊担心的是,世间有偷天窃道者,挟天地以令众生。让这么多修士破境成神,是为了最后的收割,以求长生不死,寿与天齐。”
  偷天窃道?
  挟天地以令众生?
  别说张若尘,就连涅藏尊者也是第一次听到这样惊骇世俗的猜测,这里面藏着大恐怖,没有人能心情平静。
  等到张若尘从震惊中恢复过来的时候,人寰天尊已走到空冥殿门口,准备离去,回头道:“若尘,今日这席话,既是地狱界天尊给你讲的,也是折仙和影儿的长辈给你的提醒。修行险恶,纵然你有真理之心,怕也难辨人心之险,世道之恶。只求,你莫要忘了最初的愿景,与内心最真挚的情感。做为阎罗族族长,我负重前行,什么都丢不掉,肯定是不行了,但你得有打破一切陈旧和艰险的决心。剑界最好有一股新气象!”
  无论对方是真心,还是用谋,张若尘都立即起身,以十二分的诚意抱拳行了一礼。
  因为,人寰天尊这席话,的确让他对天下大势,有了全新的认知。
  就像是一个身在棋局中的棋子,被人一把拉出棋局,可以站在棋台边观摩棋手对弈了!而要如何参与进这场棋局,则只能靠张若尘自己。
  张若尘抬头时,人寰天尊和弥天战神皆消失在了殿外。
  “人寰天尊一贯冷酷少言,今日是真的将你当成了一方霸主或者是族中天骄后辈看待,所说的每一句传出去都能震惊天下,自己多体会吧!当然,要有自己的判断。”
  涅藏尊者背负双手,上半身严重前倾,从张若尘身旁走过。
  张若尘沉思许久,决定立即动身,赶去黑暗之渊。
  等将优昙婆罗花取回,就全力以赴闭关,必须尽快悟透四象的下一步变化。
  要应对越来越混乱,且波云诡谲的宇宙局势,他至少需要诸天级的修为。
  从今天起,他要做搅动天下大势的棋手,布局自己想要的宇宙未来,再也不要被任何人支配,再也不屈服任何人的意志。
  但还没有走出白衣谷,他就被迎面而来的凤天打醒。
  “找的就是你,跟本天走。”
  凤天显然是刚回白衣谷,白衣尚染血,眼神中的杀气未完全收敛。
  受气感影响,就连她头顶的天空,都是血红色。
  这气势,将前来白衣谷拜访的诸神,皆惊了出来。
  但,都被那股凌厉而恐怖的杀气所慑,担心自己神魂承受不住,因此,无人敢上前拜会。
  张若尘并不受凤天杀气的影响,态度坚决,道:“我还有要紧的事!”
  “你的事再要紧,也得先放一放。”
  凤天眼神中充满不可违逆的意志,忽的,向远处站在庙宇下方正在传音交流的四位神灵盯去。
  “嘭!”
  其中一位神灵,惨叫一声,神躯爆裂,化为一团血雾。
  剩下的三位神灵,立即噤若寒蝉,精神意志被杀气冲垮,双腿颤颤,就要跪伏。
  刚才那位神灵,自然不敢冒犯凤天,只是向他们传音说了一句:“张若尘果然如传说中一般胆大包天,连凤天的意志都敢违逆,他哪来的胆气?真以为有天姥和怒天神尊做靠山……”
  只说到此处,那位神灵就被凤天一眼击杀。
  剩下的三位神灵,根本都不知道那位神灵错在何处,为何该死。此刻的他们,直接斩去内心的思感,进入空明状态,就怕内心生出了不该有的念头,被凤天洞察。
  凤天这才看向张若尘,道:“你好歹是当世神尊,被人当面冒犯,却不诛杀,本天替你杀了!你看如何?走吧,去黑暗之渊。”
  张若尘自然看出,凤天此举有杀鸡儆猴的意思。
  如今的张若尘,又岂是这样的手段能够震慑住?根本不怕凤天动他。
  至少在白衣谷,凤天绝对奈何不了他。
  但听到她要去黑暗之渊,张若尘顿时嘴角扬起,笑道:“多谢凤天出手!但,他罪不至死,虽是冒犯了本尊,但却是因为维护你啊!”
  “你是觉得本天滥杀无辜?”凤天道。
  张若尘道:“我是认为,凤天这般做会寒了信奉命运的神灵的心。”
  “本天如何做事,不需要你来教?”
  凤天直接转身,白衣飞扬,走出白衣谷,携带无穷寒意的声音,传入那三位神灵耳中:“料理了他的后事,他的血气归你们了!今日所见所闻,胆敢外传半个字,你们知晓后果的。”
  张若尘追出白衣谷的时候,庙宇下方的三位神灵,已是跪得整整齐齐,个个脸色惨白,皆被凤天的意志击溃了精神。
  张若尘正愁此去黑暗之渊,很难避开坐镇黑暗神殿的九死异天皇,与凤天同行,此事也就迎刃而解。
  ……
  走出空冥界,进入宇宙虚空,凤天忽然开口,道:“本天知晓你在想什么!你以为,那位神灵不该死?”
  凤天直接将一枚神源,抛给张若尘。
  正是先前被她击杀的那位!
  张若尘接过神源,仔细观察,眼睑收缩道:“就算修炼了光明之道,也不能说明他是天庭的潜伏者吧?”
  “他想到白衣谷打探关于怒天神尊的确切消息,但他太不知天高地厚,居然跑到不灭无量的眼皮子底下来。以本天如今的命运造诣,一眼就能洞察他的过往,也包括前世今生。”凤天眼神中寒意未消,若刀锋一般锐利。
  就命运之道而言,如今的凤天,绝对是天下第一人,一眼望穿补天境神灵的过去,多半不是妄言。
  过去,本就是命运十二相之一。
  但她加的那一句“包括前世今生”是什么意思?
  张若尘心中正担忧的时候。
  凤天再次开口,道:“想不想修炼命运之道?本天可做你的引路人,带你窥视命运的真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