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万古神帝 > 第三千五百二十七章 喂丹

  张若尘自然有参悟命运之道。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天地任何一道,既然存在,必有其可取之处,更何况还是九大恒古之道。
  就连人寰天尊都说,命运代表天地的意识!
  但,命运的真谛,却少有神灵能够悟到。
  张若尘自然明白凤天意欲何为,洒脱一笑:“不信仰命运之人,怕难以悟透命运的真谛吧?”
  “没错。”凤天道。
  张若尘道:“我不信命运!”
  对命运神殿而言,张若尘这话,无疑是离经叛道,要被格杀。
  更何况,站在他对面的人,还是当世第一命运修行者,有做命运神殿殿主志向的凤天。
  预想中的狂风骤雨,并没有出现。凤天眼眸虽寒,但却像是早就料到一般,平静道:“你入《逆神卷》,便注定你不可能信仰命运。但你同时入了《天道卷》,说明你内心可以容纳命运。所以,你说我们不是一路人,本天不信。拭目以待,以看未来。”
  张若尘内心激颤,涌出一股难明的情绪,凤天竟还记得这话?
  她就这么在乎,两人是不是一路人?
  亥子囚踏破空间,出现到空冥界外的虚空中,看见凤天和张若尘的身影,立即空间挪移而来。
  “拜见凤天!”
  亥子囚对凤天极为恭敬,主动行礼,做为冥族的大自在无量,一方宇宙霸主,这实在难得。礼毕后,他道:“凤天的救命之恩,亥子囚铭记于心。”
  张若尘心中诧异,凤天竟如此了得,居然从黄泉大帝手中,将亥子囚救了下来。
  “你是来拜见怒天神尊吧?”凤天道。
  亥子囚道:“殿主让我送来一株疗伤神药,助我冥族的擎天之柱早日康复。”
  “去吧!”
  凤天没有再理会亥子囚,香袖盈辉,以命运神光笼罩张若尘,消失在空间中,进入古神路。
  亥子囚看着这一幕,露出深思之色,“张若尘不可惹”这句话,刻入心中。
  ……
  古神路,是历代神灵依靠三途河和空间脉络打通建造的一条路,只有神灵中的强者,可以进入其中,从而迅速跨越星空,到达宇宙各处。
  命运神光中,张若尘与凤天相距仅有一步,就站在身旁,可清晰看见她美得惊心动魄的侧颜。锐利而冰冷的眼眸,长而弯曲的睫毛,散发着荧光的琼鼻,还有红润柔软逸散晶莹光泽的嘴唇,雪白而可爱的耳朵藏在发丝间。
  而在这近乎完美的五官下,雪颈颀长,犹如骄傲的白天鹅般,给人以只可远观,不可戏弄之感。
  昔日在地狱界如履薄冰的他,何尝想过有一天,可以站在高高在上的凤天身旁,近距离欣赏她的容颜?一切如同在梦中。
  见张若尘一直凝视自己,未有移目,凤天美俏的脸蛋扭转,盯过去,道:“美吗?”
  这问题,来得猝不及防,哪像是出自死亡神尊之口,张若尘竟不知该如何回答。
  凤天视线已转开,冷冰冰的道:“想问什么问便是。”
  张若尘道:“生死两重棺中真的是黄泉大帝?”
  “应该是吧!”
  凤天并未以确切的语气回答,继而又道:“生死两重棺爆发出来的战力,不输不灭无量初期。如果里面是黄泉大帝,那么他的残魂,夺舍的应该是自己的始祖鬼体。”
  “鬼族修炼出来的神躯,本就具有神灵物质,虚实相合,可以比拟天下任何种族的血肉身躯。”
  “而鬼族始祖的鬼体,绝对可以存世万古而不朽。”
  张若尘道:“凤天和虚天联手都未能将生死两重棺留下?”
  凤天道:“虚老鬼刚赶到,白衣谷就发生了巨变。而要镇压一位不灭无量,绝非短时间内可以做到。听过诸天不死吧?”
  “达到不灭无量的诸天,几乎不可能被杀死。”
  “修为达到天姥那个层次,尚且需要花费万年时间,才可能将羌沙克彻底炼杀。”
  “更何况,生死两重棺中,还是一位掌握了始祖力量的不灭无量。”
  “那时,我们必须在魁量皇和生死两重棺之间做出取舍,对命运神殿而言,除掉魁量皇,比镇压生死两重棺更重要。哪怕,棺中就是黄泉大帝。”
  张若尘点了点头,换做是他,也会如此选择。
  “魁量皇也逃了?”张若尘道。
  凤天道:“魁量皇的精神力,已经达到九十二阶,就算受了重创。仅凭两位不灭无量,想要留下他,依旧难如登天。”
  九十二阶?
  张若尘心中一震。
  精神力达到九十阶,已经是宇宙中屈指可数的存在,号称天圆无缺,可以与不灭无量分庭抗礼。
  再往上,每提升一阶,都需要大量时间积累,需要大机缘。既是在对抗天地压制的极限,亦是在突破自己潜力的极限。
  九十二阶,绝对是一个不敢想象的高度。
  诸天遇见,估计都要绕道而行。
  凤天道:“虚老鬼对他兴趣很大,应该能够将他缠住一段时间。一旦局势稳定下来,地狱界数位诸天一起出手,他将无处可逃。”
  张若尘道:“如此说来,凤天此去黑暗之渊,是有非常紧迫的事?”
  若无十万火急的事,凤天怎么可能舍魁量皇,而去黑暗之渊?
  凤天目光望着混沌一片的古神路前方,道:“血叶梧桐传讯,盖灭逃进了黑暗之渊。”
  “这不可能!”
  “为何不可能?”
  张若尘道:“黑暗之渊所在的星域,是黑暗神殿的地盘。自从天姥出世后,九死异天皇就回了黑暗神殿坐镇,镇压从黑暗之渊中逃出来的诡兽。”
  “盖灭想要进黑暗之渊,如何过得了九死异天皇那一关?”
  凤天红唇轻启,道:“你说得不错,这也是本天疑惑的地方。所以,必须立即赶过去,倒要问问九死异天皇到底在耍什么把戏?”
  无论是黄泉大帝和魁量皇,还是盖灭,若不尽快除掉,都是大患。
  任何一个,都能在地狱界,掀起狂风巨浪。
  此刻,张若尘才终于体会到人寰天尊的那股“地狱界随时可能溃败”的危机感,随着酆都大帝被流放,又损失二大人、神荼鬼帝、文和鬼帝、凶骇神尊、三煞帝君……等等绝世强者。
  如今的地狱界,的确是有些捉襟见肘。
  很难分出力量,同时对付魁量皇、黄泉大帝、盖灭。
  若酆都大帝还在,这些事,可以迎刃而解,何须凤天出面南征北战?
  可惜,羌沙克亦是大威胁,绝不能再像盖灭那样逃走,将天姥牵制在了罗祖云山界。怒天神尊所谋之事更大,隐隐间,在于某位更加恐怖的存在隔着虚空对望。
  星空战场则是牵制了地狱界半数以上的诸天。
  接连与三煞帝君、奇瓦达母神、黄泉大帝、魁量皇斗法,难有半分喘息,凤天显然疲惫不堪,更受了暗伤。
  因此,她取出白骨神舰,以神舰代步。
  轻柔纤细的身姿,则站在舰首的命运之门下,闭上眼眸,呼吸吐纳,疗伤养神。
  还好这些年,她已习惯了征战和杀戮,亦习惯了一个人面对最艰苦的困境,养成坚不可摧的精神意志。
  张若尘盯着凤天看了半晌,还是第一次见她露出疲态。
  终究没有问她为何带自己一起去黑暗之渊,而是取出地鼎,托在右手掌心,从鼎中取出一枚神丹。
  张若尘走到凤天对面,两指捻着神丹。
  凤天生出感应,一双波光粼粼的眼眸已睁开,与他对视。
  眸中,没有寒芒,但却有些许疑惑。很想知道,张若尘意欲何为?
  没有她的允许,天下竟有修士,敢来到她这么近的地方?死亡神尊的名号,已经失去威慑力了吗?
  张若尘从容而镇定,将指间的神丹,喂到了她柔软的唇边。
  在他手指与凤天嘴唇触碰的瞬间,张若尘被自己的大胆惊住了,仿佛一下从梦中惊醒。但,依旧镇定,因为他要借此确认一件事!
  凤天欺霜赛雪的双腮生出霞色,只感觉一股前所未有的精神冲击直入灵魂,本能的,且有些麻木的,将唇边的神丹咬住,含在嘴唇,香舌活动着,却并未吞下。
  那是波光粼粼的眼睛,笔直盯着张若尘,眼中神色逐渐转变,从疑惑和茫然,转变为一丝深藏的慌乱,到后来被理智占据,寒气越来越浓。
  “嘭!”
  灰色的死亡神气,从她身上爆发。
  对面的张若尘,如一枚炮弹般飞出去,重重撞击在神舰的诡杆上。
  “放肆!”
  凤天含丹,冷喝一声,继而,转身走入命运之门,刚刚压下的异样情绪又快速升腾起来。
  张若尘背靠一节节白骨形态的诡杆,检查身体,确定没有大碍,才向命运之门道:“这神丹,是用三煞帝君和奇瓦达母神的血气、神灵物质、神魂炼制而成,可助你疗伤。凤天莫要误会!”
  命运之门中。
  凤天背对命运之门入口而立,身前是一片灰蒙蒙的死亡世界。
  她并未转身,冷声道:“本天还是太纵容你了,以至于你浑然忘了什么是禁忌。换做他人,此刻已是一具死尸!今后记牢了,没有允许,不可进入本天十步内。”
  “记住了!”
  张若尘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道:“对了,凤天刚才不是问嘛,我的回答是,美,绝美。这是真心话!”
  说完,张若尘便去船尾,盘膝坐下。
  凤天背对命运之门站了许久,情绪波动逐渐归于平静,散去掌心凝聚出的死亡神通,这才意识到嘴里含着东西,香腮动了动,将神丹咽下。
  刚才若非她极力克制,出于防御的本能,就会将死亡神通打出。
  摸了摸嘴唇,她手指微颤,道:“该死的混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