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万古神帝 > 第三千五百三十一章 帝祖神君和无为

  幻象后方,显然是巫殿遗址,充斥着荒古气息,规则神纹更加浓厚。地面上,有许多粗大的神骨,泥土介于固体和液体之间,下面有高深莫测的阵法铭纹逸散出来。
  整个城域空间,蕴含一股将神王神尊都压迫得后退的力量。
  正在远处对峙的二人,张若尘皆知晓身份。
  站在神灯旁边的书生,是九死异天皇的二弟子,无为。
  另一人,则是皇道大世界三大神君之首的帝祖神君。
  帝祖神君天赋异禀,与龙主一样,乃是天庭二十诸天之下最年轻,最富潜力,最具朝气的强者,是能与天宫诸战神并列的人物。
  许多老辈修士都认为,他将来必入诸天,甚至有很大机会达到不灭无量的高度。
  帝祖神君出现在黑暗之渊,张若尘还是颇为诧异。
  无为温文尔雅,笑道:“若尘师弟来得正好,快来助我,拿下帝祖神君,莫要让他逃了!”
  无月是九死异天皇的三弟子,无为这声师弟,倒是喊得亲切。看向张若尘时,毫无宇宙霸主的气势。
  帝祖神君站在原地,体躯巍峨如神山,龙袍随风直扬,刀削斧凿般的英伟面容,没有半分波动。
  他棱角分明的唇锋开合,道:“张若尘,你的修为,与大自在无量还有不小差距。这是本君和黑暗神殿的恩怨,你莫要插手进来。”
  帝祖神君语气中,没有半分轻蔑,像是在阐述一个真理般的事实。
  显然,帝祖神君和无为在白衣谷巨变之前,就进入黑暗之渊,并不知晓张若尘的真正实力。
  一个破无量才千年的修士,参与进他们的交锋,与送死没有区别。
  由此看来,无为的亲切,实则是一柄阴狠的刀。
  无为道:“神君太小瞧我师弟了,在罗刹神城,连定祖都不是他对手。”
  张若尘细细感应巫殿遗址深处,确定朝天阙和优昙婆罗花没有藏在这里,于是,洒然笑道:“抱歉,打搅你们了,我只是路过。二位不用将我放在心上!”
  说完,张若尘一边警惕,一边后退。
  无为看向对面,道:“神君就这么放他离开?他若将凤天请来,你恐怕走不出黑暗之渊。”
  张若尘心中暗暗咒骂无为,以更快的速度退走。
  “唰!”
  无为瞳中寒芒闪烁,一手提神灯,一手持竹简,瞬间挪移到张若尘面前。
  凌空挥臂,手中竹简,挥劈下去。
  沙沙声中,衣袖掀起比神剑还要锋利的风劲。
  竹简上的象形古文散发金芒,像一个个蝌蚪般的生灵,先一步脱落下来,围绕在张若尘四方,将时空定住。
  “轰!”
  地面裂开,空间爆鸣。
  无为一击落空,嘴里轻咦一声。
  发现,张若尘竟以匪夷所思的速度,先一步冲出去,躲过了他这必杀的一击。
  张若尘出现到百里外,站在一方青灰色巨石上,脚上的始祖靴和身上的始祖神行衣,尚散发着一圈圈淡淡的神芒。
  “无为师兄,这是为何?”
  张若尘眼神沉冷,太极四象图景在十八丈内显化出来。
  面对无为和帝祖神君这样的强者,张若尘不敢有半分保留,瞬间进入最强战斗状态。
  “只是想试试师弟你的身手!哈哈!”
  无为当然不认为,张若尘能够扛住他突袭的一击,自认为三招之内,足以将其重创。
  先前,他向帝祖神君说出的那番话,并非只是在挑拨。
  其实也有让帝祖神君袖手旁观的意思!
  可惜张若尘太谨慎,竟逃脱了出去。
  张若尘一点都笑不出来,道:“既然要试身手,为何不继续出手呢?我可是很想知晓,无为师兄的修为层次。”
  帝祖神君那双冰冷的虎目中,露出异彩,对张若尘暗暗生出了欣赏之意,明明只是初入无量境,面对大自在无量境界的强者,却毫无惧色,更主动挑衅。
  如此胆魄,足见英雄本色。
  无为也知与张若尘已经彻底撕破脸,不再虚以委蛇,目光瞥向帝祖神君,道:“不如我们先击杀了他,共分他身上的至宝,再一决高下?”
  帝祖神君道:“一个乾坤无量初期的修士而已,本君羞于出手。你若对他身上的宝物感兴趣,出手便是。”
  无为已看见张若尘身怀始祖遗物,速度不输自己,想要将他拿下,难度不小。
  帝祖神君这个绝顶强者,又在一旁虎视眈眈,他岂能完全放手一搏?
  无为再次争取,道:“神君就不忌惮凤天吗?”
  “若是什么都畏惧,本君也就不会来黑暗之渊了!”帝祖神君头顶出现一片金灿灿的神霞,将荒古废城的大片城域照亮,展现出非凡气度。
  无为道:“他本可追着凤天的气息离开,却反常的返回城中,你就不好奇背后的原因?天姥或在城中,留下了大机缘。”
  张若尘不得不佩服无为缜密的心思,这都被他看出了端倪。
  张若尘还真有几分担心帝祖神君被他说动,于是,道:“神君,不如我们联手,先收拾了他?”
  只是抱着试探之心,随口这么一说。
  却听,帝祖神君道:“好啊!区区一个书生,本君出手就行,你在一旁掠阵即可。”
  话音未落,帝祖神君龙袍上的九条金龙竟然复活,发出低亢的龙吟声,旋转着飞出去,将无为包裹在内部。
  无为平静以待,手中竹简挥出。
  “哗啦啦!”
  竹简在虚空展开,每一片竹子都化为神刃,每一个象形文字都化为一种神通。
  帝祖神君手持龙鳞战戟,腾空而起,挥劈下去。
  “轰隆!”
  竹简仅挡住了一个呼吸的时间就碎裂,如乱剑一般,插在千丈内的地面。
  无为不慌不忙,两根手指点出,形成一座四方棋盘,与战戟对碰在一起。
  他的身体,被压得向下沉陷,只得急速后退化解帝祖神君的力量。
  “嘭!”
  “嘭!”
  ……
  他脚下的大地,不断被踩碎。
  巫殿遗址下的阵法,一座座激活,又被二人一座座撞穿。
  这片金灿灿的大地上,出现无数神焰火球,继而电闪雷鸣,杀芒如雨。
  张若尘可是深知荒古废城对修士的压制有多么强烈,见他们打得这般惊天动地,心中暗暗推算他们的修为层次。
  显然,二人的战力,还远在进攻白衣谷时的绯玛王之上。
  但应该没有达到大自在无量巅峰,依旧是大自在无量中期的层次。这已经非常了不得,毕竟许多诸天,也就比他们高一个境界。
  “哗!”
  一片耀眼的规则神纹潮汐,像是数十丈高的火焰巨浪,从巫殿遗址中涌出来。
  张若尘调动体内神气,凝聚力量,一拳打出。
  “轰!”
  拳劲化为一个直径百丈的凸形气墙,与规则神纹潮汐对碰在一起。
  “嘭嘭!”
  身周的城基古石,纷纷爆开,化为粉尘。
  “好厉害的战斗余波,这才是大自在无量中期的真正实力吗?”
  张若尘向巫殿遗址的深处望去,战斗余波不断爆发出来,空间在不停摇晃。
  当初在空冥界外,虽然与绯玛王对拼了一击,但那纯粹是使用始祖神气和始祖规则,才破了她的防御。即便如此,张若尘也付出了更大的代价。
  而显然,同样是大自在无量中期,掌握了大量奥义和诸多底牌的帝祖神君和无为,至少比当时绯玛王高出两三个层次。
  有的人是刚破大自在无量中期,有的人在大自在无量中期修炼了数十万年,战力自然天壤之别。
  掌握的奥义数量,与战器的品级,修炼的神道玄妙程度,会将战力差距拉得更大。
  而这种战力差距,在大自在无量巅峰体现得更加淋漓尽致。其中,战力最顶尖的,能封诸天。
  ……
  巫殿曾经应该就是放置在这片大地上,很有可能天姥也一直在巫殿中修行。
  这里的空间结构很诡异,不仅有折叠空间、扭曲空间,还有空间重力异常区域与暗空间。
  帝祖神君和无为的战斗,将折叠空间一一打穿,地面上,出现了许多峡谷,通往未知深渊。
  上百击对碰后,无为的防御被击穿,肩头出现一个血窟窿。
  知晓自己不是帝祖神君的对手,无为果决燃烧体内神血,爆发出疾速,向张若尘所在方位遁走。
  在燃烧神血的情况下,别说帝祖神君,就算大自在无量巅峰前来,也留不住他。
  “这是准备临走时,将我擒拿?”
  张若尘很想祭出万佛阵,将无为留下。
  可是,就这样暴露底牌,万一帝祖神君也居心叵测,到时候,自己该如何应对呢?
  张若尘心思急转,时间源珠飞了出去。
  “哗!”
  荒古废城中的时间规则,被疯狂的拉扯过来,凝化成一片明亮的时间神海,挡在张若尘和无为之间的地域。
  无为一旦继续冲向他,速度必会受时间神海的影响,继而,被后方的帝祖神君追上。
  “师弟,后会有期,可别死在了帝祖神君手中。”
  无为放弃擒拿张若尘,转身向右。
  但刚才那话,无疑是想离间张若尘和帝祖神君。
  哪怕不能离间,也要埋下一颗猜忌的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