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万古神帝 > 第三千五百三十五章 太古十二族?

  “嘭!”
  佛珠炸开,尸血海洋表面的阵法被激活,掀起一片青色的弑神光焰。神焰,宛如千丈高的水浪,直向元解一席卷而去。
  张若尘激发出始祖靴的力量,带着元笙和阎无神,爆发出疾速,直向西城门而去。
  他并没有打算去巫殿遗址,向帝祖神君救助,谁知道那边的情况是不是更危急?
  元解一展现出令张若尘和阎无神骇然的实力,只见他竟然无视弑神光焰,从光焰中穿过,身体丝毫无损。
  但他的速度,差了始祖靴一截,见张若尘越逃越远,于是,凝聚出神通。
  “暗灵道箭!”
  他大吼一声,身后的黑暗丛林中,破空声不绝,飞出密密麻麻的箭矢。
  这些箭矢,如千万个横空而过的黑点。
  “交给你了!”
  张若尘将元笙丢给阎无神,速度锐减,停了下来。
  阎无神接住元笙,发现她的神海已被封住,肉身被空间规则神纹锁死,这才没有手忙脚乱,一把抓住她背上的腰带,提着她,破空而去。
  不忘提醒一句:“小心一些!”
  张若尘落到一具虫族神灵的神尸头顶,看向飞来的暗灵道箭,心中亦有压力,但是无惧。
  “起!”
  少阳神山飞出去,如同盾牌一般挡在前方。
  神山前方,空间扭曲。
  “唰唰!”
  所有暗灵道箭,皆飞入神山。
  元解一心中暗暗佩服张若尘神通了得,但他并没有寄希望凭借暗灵道箭,就能拿下张若尘和阎无神。而是,借此牵制住二人,继而追击上去。
  “你选择了留下,就是选择了死亡。”
  元解一快速向张若尘靠近,刹那间,已是来到近处。
  “回去!”
  太极四象图景运转了一圈,原本插在神山上的暗灵道箭,齐刷刷的离巢,飞向元解一。
  元解一顿时对这个来自上界的年轻修士,有了更深刻的了解。
  这种神通道法,简直逆天,居然可以将对方的神通收走,转化为自己的战法。
  “嘭嘭!”
  元解一肉身强大得犹如不破不朽,硬扛暗灵道箭,进一步拉近距离。
  只剩十里了!
  他深吸一口气,将方圆万里的神气,尽数吸入体内,一拳直向挡在前方的神山轰击而去。
  神山移开。
  张若尘从神山后方显现出来,全身被雷电包裹,化身为雷电麒麟,一拳砸过去。
  “轰!”
  两拳对碰。
  麒麟拳套上的两颗雷珠和钝空石,皆释放神器威能。
  两条雷龙沿着元解一的手臂,冲向他心口。
  钝空石爆发出十亿倍空间重力,使得元解一重心不稳,身形在半空摇晃了一下。
  两拳分开,张若尘爆退出去数十里,撞穿七具远古神尸,身上尽是腐臭的尸血。
  见阎无神和元笙已经远去,张若尘不敢有丝毫停留,始祖靴闪烁,消失在原地。
  元解一倒飞出去百丈,重重落到地面,看着急速远遁而去的张若尘,并没有急着去追,反而眼中浮现出一道异样光华。
  这时,金族的求救传音,进入他耳中。
  “尔等敢伤元笙,我元道一族必让你们死在下界。”
  元解一吐出一口神音,继而,向巫殿遗址的方向赶去。
  之前,帝祖神君和无为的激战,就将巫殿遗址打出许多深不见底的峡谷。此刻,这些峡谷的石壁上,布满阵法铭纹。
  一尊万丈高的天姥光影,站在巫殿遗址上,白发飘动间,如万剑齐飞,将一只只龙凤诡兽斩成两半,血洒城中。
  诡兽尸骸,纷纷坠入峡谷。
  “嘭!”
  天姥光影一脚踩出,一尊堪比大神的鬼类诡兽被踩爆,化为一团魂雾青烟。
  简直就像屠杀一般,没有任何诡兽,能挡住天姥光影一击。
  一根头发,就能斩神级诡兽。
  帝祖神君根本没有出手的机会,藏身在暗处,没有现身。
  元解一赶到巫殿遗址外,看到如此景象,没有靠近过去,知晓金族肯定触动了天姥留下的恐怖杀阵,扬声道:“天姥留下了一道魔灵,你们将她惊醒了,赶紧撤离荒古废城。唯有族皇亲至,才能镇压这道魔灵。”
  元解一站在远处,掌心涌出规则神纹。
  手臂挥出,神纹交织成一道万米长的大手印,拍击出去,落向天姥光影。
  他欲暂时牵制天姥光影,为金族诡兽争取脱身时间。
  “嘭!”
  帝祖神君如一道光束,从天而降,一戟击穿大手印。
  继而,引动九条金龙,飞向千里外的元解一。
  元解一感受到了帝祖神君身上那股可怕的气息,并不和他硬拼,立即化为天地规则状态,在黑暗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轰隆隆!”
  九条金龙撞击在地面,将荒古废城的城域,毁掉了一大片,到处都是触目惊心的地裂。
  帝祖神君落到地面,释放神魂,心中惊异,明明感知到对方就在附近,却无法锁定。
  这是什么手段?
  ……
  逃出西城门,见元解一没有追上来,张若尘和阎无神停下,回望大气磅礴的荒古废城。
  阎无神笑道:“这些诡兽,也太小瞧荒古废城了!就算天姥已经离开,但,只凭荒古废城的被动防御力量,也能镇杀他们。”
  被他提在手中的元笙,冷声道:“十个元会的禁约,很快就到了!到时候,族皇级的人物将带领大军,将整个荒古废城夷为平地,继而走出下界。”
  “什么禁约?”张若尘追问。
  元笙不言。
  “轰!”
  “轰隆!”
  ……
  荒古废城在神战中不停震动,空间摇晃。
  山脉一般高大的城墙内部,古老的神阵被激活,冲起一道道光柱。
  张若尘神色凝重,道:“天姥被量组织逼得离开了荒古废城,守护此城的重任,本该落在九死异天皇身上。可惜现在……看来帝君神君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九死异天皇根本没有天姥那样的为天下众生付出的大担当!”
  “这些不是我们该考虑的问题!以我们现在的修为,也扛不起那么大的责任。”
  阎无神将元笙扔回给张若尘,道:“这就是你要的活的!想问,还是直接搜魂?”
  张若尘认为此处并不安全,提着元笙,向黑暗之渊的深处进发,走了数百万里,穿过黑煞风沙,来到一条白色的大河之畔,才停下。
  这条白色河流,肉眼观之,宽达万丈。
  河中流动的,不是水,而是发光的火焰。
  更为惊奇的是,沿着河流的两岸,居然有大概万里宽的植被覆盖区域。
  这里生长的植物,皆通体漆黑,只有开出来的花朵是白色,花瓣表面覆盖有火焰
  植被下面的地底,埋了许多尸骨,人族、龙族、妖类各族……,等等。
  “这里,应该就是古籍记载中的三条河中的光焰河!”
  张若尘从光焰河上收回目光,将元笙扔到地上,道:“你先前提到了族皇二字,说吧,黑暗之渊的诡兽有多少族?”
  元笙在地上翻滚了一圈,精致美丽的脸上,满是尘土,咬着两排雪白的编贝,眼中充满冷意和杀气。
  哪有半分要回答的意思?
  阎无神不知从什么植物上面,摘了一颗燃烧着火焰的果实,也不怕有毒,直接咬了一口,走过来,道:“搜魂吧!与她废话那么多做什么?你若不忍心下狠手,我来。”
  “十二族。”
  元笙恶狠狠的瞪向阎无神。
  张若尘点了点头,道:“十二族!若我没有记错,当年在大冥山,向冥祖臣服的太古生灵也是十二族吧?所以,所谓的诡兽,就是太古神灵?或者说,人形诡兽是太古生灵?”
  张若尘曾听苍绝讲过一些东西,所以才有这样的猜测。
  “不准用诡兽来称呼我们。”
  元笙无法动弹,但在拼命挣扎,将笼罩她全身的空间规则神纹震得不停闪烁。
  张若尘走过去,将她扶起来。
  “不准碰我!”元笙冷道。
  她坐好后,张若尘就立即松开了手,安抚她的情绪,道:“好,我不碰你,之前……都是误会。我不称你为诡兽……”
  “虚伪,你到底在图谋什么?”元笙道。
  站在一旁的阎无神,哈哈笑了起来,道:“你风流剑神都搞不定的女子,还是搜魂吧!”
  其实张若尘和阎无神都很清楚,元笙的修为达到了无量级别,精神意志强大,可没有那么容易搜魂。万一在搜魂之时出了差错,让她自爆神源,或者引动了神火,就更加危险了!
  当然,还有第三个原因。
  张若尘毕竟有“少君”的身份。
  虽然不知道这个“少君”意味着什么,但苍芒和苍绝,都这么称呼他,想来与灵燕子有某种联系。
  如此一来,张若尘就不好将诡兽得罪死了!
  只要不结下死仇,说不定在生死关头,还有回旋的余地。
  阎无神接连提“搜魂”,完全是在吓她。
  元笙显然也担心他们搜魂,于是妥协,道:“诡兽只是你们上界强加给我们的称呼!随着时间流逝,岁月变迁,你们的老祖宗抹去了真相,而我们却不可能忘掉屈辱,一直记着仇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