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万古神帝 > 第三千五百三十六章 禁约

  “什么真相?”张若尘道。
  元笙面露傲然,在光焰河的白色流光衬照下,脸上肌肤白如玉蜡,晶莹生辉,哪有半分阶下囚的样子?她道:“太古生灵乃是宇宙天生的主宰,你们这些血脉驳杂,且低级的生灵,只是我们的仆从。”
  “但你们这些仆从,却趁主人虚弱之际逆反,鸠占鹊巢,将我们的先祖驱赶到了下界,从此再难见天日。”
  “无论你们的先祖在史书上如何修饰美化,都改变不了他们卑劣无耻的行径。”
  “叛徒,恶仆噬主!”
  阎无神事不关己一般,眺望光焰奔流的大河,烈风拂袖间,身上有气吞山河之势。他将啃得只剩核的残果,抛物线一般的扔进河中,瞬间燃烧成飞灰。
  张若尘平静的道:“何为主,何为仆?”
  “太古生灵奴役万灵,以万灵为血食,为祭品,还不允许万灵反抗?谁不想活得堂堂正正?谁不想挺起脊梁?”
  “宇宙秩序,在于公平。生死恩怨,在于因果。”
  “若不是承受了太多的压迫,若不是感受不到公平,若不是想要存活,谁有胆量向强大的太古生灵宣战?你们的先祖,是自食恶果。”
  “你说我们的先祖抹去了真相,你们的先祖呢?你们的先祖,何尝没有抹去其中部分事实?”
  “荒古久远,不知多少代人过去了,孰对孰错,我们真能弄明白吗?等量劫到来,一切都将毁灭,所有的对错、恩怨、情仇都将化为飞灰,再也不会有人知晓。”
  “你们应该思考的是,如何摆脱困局,如何与这个世界共处。而不是继续幻想太古时的荣光,欲做天地间的主宰,因为,你们没有那个实力了!”
  元笙一双星眸,死死盯着张若尘。
  安静了半晌。
  “啪!啪!啪……”
  阎无神拍手,笑道:“不愧是剑界之主,这道理讲得通透。但,讲道理若是有用,世间哪还有那么多杀戮?道理再大,大得过利益和欲望?”
  张若尘盯过去。
  仿佛在说,你在拆我的台?
  “说吧,你们为何进入朝天阙?”
  阎无神走到元笙身前,身体阴影盖住坐在地上的元笙,眼神充满寒光,手中的《死亡天书》随风翻动,飞出一个个血色文字。
  那种压迫感,宛若死神降临。
  面对这个动不动就要搜魂的男人,元笙目光向上,与他对视,露出忌惮神色,继而看向一旁的张若尘,道:“你不是讲公平吗?只你们问,这算什么公平?我也想知晓一些东西!”
  “你怕是不清楚,自己现在是阶下囚。”阎无神道。
  元笙道:“张若尘,你倒是说句话啊?你们两人,到底是谁做主?”
  张若尘心中生出一股异样,发现这个女子,不像表面那么简单。
  看似没有心机,实则将局势看得很清楚,甚至能从他言语的破绽中反击。就像一柄钝刀,看似锋芒不显,实则劈山斩河。
  张若尘道:“要不还是搜魂吧?”
  这话,张若尘不是在吓唬元笙,而是真的动了这个念头,想看看她是不是有藏拙。
  实际上,在元解一没有追上来的那一刻,张若尘心中就已经生疑。
  “算了,两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女子,已经够丢脸。”
  阎无神看向元笙,道:“你想知道什么,直接问张若尘便是。他在……他在上界,可是号称风流剑神,加上你们先前已经有肌肤之亲,相信他一定会怜香惜玉,不会如我这般野蛮。”
  阎无神后退,从张若尘身旁走过时,低声传音道:“这女子可能有藏拙,提防一些。与女人嘴上斗法,你更擅长,你来,千万别让我失望。”
  原来他也察觉到了!
  张若尘回以无语之眼神,继而走到元笙身旁,搬来一块石头,坐到她对面。
  手肘撑在大腿处,以欣赏的眼神,仔细凝视她。的确是倾国倾城,有着别样的异域风情,十指修长,腰肢纤细,嘴唇并不鲜红,而是带有一抹淡金色,看上去极为柔软,充满弹性和细润。
  元笙眼神冷沉,道:“什么风流剑神,下流剑神吧?”
  张若尘干咳了两声,手指一挥,她双腿上的空间规则神纹散去,道:“说吧,你先回答我们先前的问题。别想着逃,你知道我的速度。”
  元笙缓缓站起身,面朝光焰河,道:“我和元解一去朝天阙,是为了破里面的阵法,为十二族占据荒古废城扫清障碍。”
  张若尘道:“这并不是一个好的理由!就凭你们能破朝天阙的阵法?若不是九死异天皇将进入尸血海洋的阵法破了一道口子,若不是跟着我和阎无神,你能进朝天阙?能够到达清虚殿?”
  “是我们低估了荒古废城,也低估了朝天阙。你可以不信,但这就是事实。”
  元笙转而问道:“你们在清虚殿提到的优昙婆罗花是什么?”
  既然答应了她,张若尘自有风度,斟酌后道:“优昙婆罗花为世间罕见之神药,可以提升精神力强度,亦可以为修士续命三百千年。数十万年前,印雪天将优昙婆罗花栽种在了清虚殿中。”
  “我的第二个问题便是,你先前所说的,陨落在无间岭的上界强者,是不是印雪天?”
  元笙道:“具体时间,我记不清楚了,但的确是过去了数十万年,也的确是一个女子。当时,惊动出了五位族皇,才将她击杀在无间岭,被分尸五份,凄惨无比。”
  张若尘心中难以接受,印雪天那样的强者,曾无敌地狱界数个元会,与逆神天尊都能一较高下,却在黑暗之渊遭遇这样的凶劫。
  黑暗之渊的实力,竟这么恐怖?
  张若尘以神念凝聚出印雪天的身形光影,道:“你仔细看看,可是她?”
  “我又没有经历那一战,我怎么知道是不是她?”
  元笙冷哼一声:“现在轮到我问了!天姥为何离开荒古废城?这一切,是否是阴谋?”
  迎向她那双锐利逼人的眼睛,张若尘道:“原来你们这么忌惮天姥。”
  “回答我。”元笙道。
  张若尘道:“的确是阴谋,就是为了引你们进荒古废城,然后一网打尽。”
  “骗子。”元笙道。
  张若尘道:“好吧,刚才都是玩笑,这不是阴谋。天姥离开荒古废城,是迫不得已,是要赶回罗刹族救我。”
  “你的嘴里,果然是没有半句真话。”
  元笙喝斥阎无神,道:“你笑什么笑?”
  阎无神道:“七情六欲,人之常情。我想到了高兴的事,自然就笑了!”
  “你又笑什么?”
  元笙寒眼,盯向张若尘。
  张若尘耸肩,洒然道:“我也想到了高兴的事!好了,认真一点,我已经回答了你。两个答案,自己判断哪一个是真的。现在你告诉我,十个元会的禁约是怎么回事?”
  元笙道:“禁约,是当年上界始祖和大冥山的誓约。上界始祖不杀黑暗之渊一人,但黑暗之渊龙凤以上,十个元会内,不得踏足上界。”
  张若尘追问:“禁约什么时候失效?”
  元笙翻了一个白眼。
  张若尘双手一摊,道:“你先问。”
  元笙指向阎无神,道:“我想知道,关于他的事。他似乎对朝天阙非常熟悉!”
  “这个我可以回答你!”
  阎无神道:“我修炼的道,乃是六道轮回,与远古练气士契合,常年在朝天阙中修行,自然对那里很熟悉。”
  元笙低头细思,继而道:“禁约已经失去作用,正是如此,我们才会出现在荒古废城中。”
  张若尘摇头,道:“若禁约已经失去作用,出现在荒古废城中的,恐怕就是族皇级的人物了吧?而且,应该还有十二族的大军!”
  “好吧!我骗了你,实际上,万年后,禁约才会失去作用。”
  元笙盯着张若尘的眼睛,道:“两个答案,自己判断。”
  阎无神又笑了起来,见她盯向自己,连忙道:“我想到了高兴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