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万古神帝 > 第三千五百三十七章 猎物

  “轰隆!”
  一道惊雷,划过天穹。
  上空,飘落下白色的火雨,整个世界都变得星星点点,唯美中却带有一股凶险气息。
  火雨落到地上,没有熄灭,而是汇聚成小溪,流进了光焰河。
  张若尘撑起一道太极四象图,悬在头顶,挡住火雨,问道:“你还没有回答,我最初问的那个问题。”
  元笙盯着张若尘头顶上的太极四象图,似乎很感兴趣,道:“人、鬼、龙凤,皆是太古生灵。”
  “人是太古生灵中的皇族,龙凤是贵族。”
  “鬼,是皇族中的天残者,在黑河中洗去了肉身,只余下魂灵的产物。此外,还有一些古时已经陨落了的皇族,魂灵在黑河中归来,也成为了鬼。”
  黑河,是黑暗之渊的三河之一,位于大冥山下。
  张若尘在古籍上看到过,也听苍绝提到过。
  张若尘追问道:“何为天残者?”
  “你得回答我两个问题。”
  “好!”
  元笙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太古生灵的纯血皇族,只需要自然修炼,成年后,就能达到无量境。但出生时,被验证出是天残者的皇族,则只能被扔进黑河。活下来,就能脱变成鬼。活不下来,就……化为黑河之水。”
  说到最后,元笙眼中露出自嘲且痛苦的神色。
  张若尘和阎无神对视一眼,皆可看到对方眼中的震惊。
  自然生长,成年就能达到无量境!
  纯血神兽自然生长,成年后,至少是伪神级别,已经够逆天。但和太古生灵中的皇族相比,简直差了十万八千里。
  难怪元笙那么自傲,一直视他们为低等生灵。
  元笙道:“皇族繁衍能力极低,有的皇族,一个元会也未必能诞生出一个没有天残的幼儿。而一个皇族女子,一生能够孕育的幼儿,不超过十个。”
  “最近,上界有不少强者来到下界,这是什么原因?”
  张若尘道:“因为,禁约就要失去作用,上界的诸天,自然是要提前布置。”
  “没错,你以为我们对禁约真的一无所知?”阎无神肃然道。
  元笙又问道:“他们要如何布置?”
  张若尘道:“挑起十二族的矛盾,让你们自相残杀,这样你们就无力进攻上界了!”
  阎无神道:“这是九死异天皇的策略,他老人家高明至极。等着瞧吧,黑暗之渊就要乱了!”
  元笙目光在他们二人身上移换,笑道:“你们真当我好骗不成?”
  “你不也一直在骗我们?”
  张若尘双手托起,掌心浮现出真理光华,如同两片星海在闪烁,道:“你怕是忘了,你在天地规则状态下,是怎么被我识破的?我执掌真理,你有几句真话,我一清二楚。”
  “是吗?”元笙道。
  阎无神果决出手,闪身横移,一指击在她后脑。
  密密麻麻的规则神纹,从指尖涌出,冲击她的神魂,施展出搜魂秘法。
  张若尘双目灼灼,与她对视,头顶上方的太极四象图景旋转,释放时空压制。
  “搜我的魂?”
  元笙眸中含笑,身上气势一变,犹如出鞘之神剑。
  那笑容,充满讥诮。
  “不好!”
  张若尘双手的真理光华,齐齐打出,但,距离元笙还有三尺,就被一层黑色水幕挡住。
  黑色水幕蕴含无穷吞噬力量,不断拉扯他的双手。
  掌心的真理神光,犹如火焰一样熄灭。
  张若尘察觉到一股极度危险的征兆,双腿一沉,立即定住身形,激发麒麟拳套的力量,欲引动钝空石的十亿倍空间重力。但,受黑暗力量的影响,他和麒麟拳套、钝空石,皆失去了联系。
  好诡异!
  “嘭嘭!”
  元笙身上神光闪烁,将空间规则神纹尽数震开。
  正在搜魂她的阎无神,惊骇的发现,自己的规则神纹,不受控制的被她夺走。
  想要收回手指,却发现不仅是手指,整条手臂都被定在空间中。就像这只手,已经不属于他。
  他们二人早有猜测,也有防范,但元笙的修为之高,远远超出他们的预料。
  张若尘道:“你果然很有问题!”
  “你多久察觉的?”元笙笑吟吟的问道。
  张若尘道:“想无声无息的跟在我身后,进入清虚殿,以你展现出来的修为,根本做不到。只不过,你当时化为了天地规则状态,的确是惊住了我,也麻痹了我。”
  “其次,元解一那么在意你,但你被我们擒走后,他居然没有追。这太不合理了!”
  阎无神背后显化出六道轮回,拼尽全力,欲要收回手指,压制体内规则神纹流失,道:“高明的猎人,都是以猎物的形式出现。我们看出了破绽,但不相信你这么高的修为,会甘心做猎物,所以这个跟头栽得不冤。”
  元笙巧笑倩兮,指触红唇,道:“因为你太了解朝天阙了!在朝天阙中,本皇没有十足的把握,在你激发阵法之前,将你们两个全部拿下。”
  张若尘道:“你是担心,我们自爆神源吧?杀我们容易,同时活擒我们却很难。”
  “是啊,她才是真的想要活的,等的就是我们搜魂,引我们上钩,然后不费吹灰之力擒拿我们。若我没有猜错,她最大的目的,就是想要从我们这里,获取到有用的信息。”阎无神道。
  “我想知道的,就是你对朝天阙的了解。只要掌握了你的记忆,朝天阙,乃是整个荒古废城,都将由我执掌。”
  元笙豁然转身,五指捏成爪印,按在了阎无神头顶。
  “刺啦!”
  尖锐的指甲,宛若墨玉,刺入阎无神头皮,血液一缕缕流淌出来。
  他的金身,无法挡。
  阎无神的眉心处,空间力量不断爆炸,发出震耳轰鸣。
  斑驳的奈何桥,从眉心处缓缓的延伸出来。
  “一座桥,也想挡本皇搜魂?”
  元笙娇笑连连,但每一道笑声,都震得阎无神吐出一口鲜血,眉心的空间随之闭合,眼神越来越暗淡。
  修为差距太大了!
  “你太无视我了!”
  身后,传来张若尘的声音。
  元笙妙目斜瞥,生出危险之感。
  “哗!”
  张若尘腹下玄胎处,九彩光华爆发,始祖神气和始祖规则喷薄而出,凝化成一柄战剑,击穿黑色水幕,直刺元笙的背心。
  纵然是元笙,也无法无视这一剑。
  所有规则和神力尽皆凝聚到了背心,形成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空间。
  以空间,换取反应时间。
  她立即转身,长袖一挥,将九彩色的始祖战剑击碎,化为一缕缕气雾。
  张若尘没有想到她修为高到了这么可怕的地步,略微一怔,正欲打出须陀洹白银树,却发现眼前一黑,身体遭受重击,倒飞了出去。
  “轰隆隆!”
  张若尘撞穿大地,在黑色的丛林中,犁出一道千里长的峡谷。
  元笙并无半分喜色,回头看去,发现阎无神早已抓住时机,跳进了光焰河。
  张若尘缓了一口气,立即催动始祖靴,纵身一跃,想要与她拉开距离。
  “哗啦!”
  刚刚飞起,双腿就被荆棘藤蔓缠住,接着是腰腹、脖颈,最后被拉扯得重重坠落下来,摔在了她脚下,灰头土脸。
  “现在,你也尝到这个滋味了,怎么样?不好受吧?”元笙俯身看他,笑道。
  张若尘苦思对策,道:“看来这一次,我是在劫难逃了!”
  “你暂时还有用!你的道法,本皇很感兴趣,与我族的修炼法有些共通之处。悟之,或可破不灭。”元笙道:“若不想被收魂,就老实告诉本皇,优昙婆罗花的秘密。”
  “关于优昙婆罗花,我一个字也没有骗你。”
  张若尘忽然惊觉,道:“我明白了!你进朝天阙的真正目的,应该是优昙婆罗花吧?不对,不是优昙婆罗花,是取走优昙婆罗花的那位。你在追查某件事?你们太古十二族的内部,果真是有问题?”
  元笙脸上再无笑意,平静的盯着张若尘,道:“上界生灵已经进化到这个地步,都如你们两个一般绝顶聪明?”
  张若尘看了看身上的荆棘藤蔓,道:“都被算计得这么惨,你还要挖苦?”
  “你们两个的修炼天赋,与机智聪慧,便是寻遍十二族所有皇族成员,也难以找到能够相比拟的。你们差的,只是修为和时间罢了!”
  元笙眼中一道杀意闪过,很想此刻就斩了张若尘,永除后患。
  但,张若尘先前衍化出来的太极四象图景,让她十分心动,看到了破不灭的希望。
  “唰!”
  她隔空探出五指,一缕缕黑暗规则,冲向张若尘的脑颅,直接搜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