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万古神帝 > 第三千五百三十八章 太古神灵和七十二柱魔神的恩怨

  魂,无形,以精神凝之。
  要搜魂,必先破精神意志。
  正是如此,被搜魂的修士,精神意志受损,未来的修行成就将会变低。唯有亲手斩了搜魂者,心境才能圆满,精神意志才有恢复的可能性。
  张若尘的精神意志何等强大,就连魁量皇都难以破之。
  同时,他没有神源,神魂藏于无极。
  纵然元笙修为再高,若破不了他的精神意志,也就休想找到他的神魂。
  元笙收回五指,以难以置信的神色看着张若尘,道:“你居然没有神源?”
  “没有神源,有什么惊奇的?上界许多神灵,早已不修神源。”
  精神意志对抗,张若尘终究还是颇为吃力,大口喘息,立即岔开话题,道:“其实,我对太古生灵没有敌意,甚至我自己就与太古生灵有一定联系。”
  “什么联系?”元笙道。
  张若尘很想将大尊和灵燕子的事讲出来。
  但,突然警醒。
  凤天曾说过,大冥山和黑暗之渊之所以没有被大尊踏平,最大的原因,就是因为灵燕子。
  对太古生灵而言,会觉得这是一件荣耀的事吗?
  恐怕会觉得是一次屈辱的和亲吧!
  哪怕大尊和灵燕子是真心相爱。
  其一,元笙知晓其中真相吗?
  其二,元笙那么高傲,能接受这个事实吗?
  得知张若尘是灵燕子和一个人类的血脉后代,元笙会不会一怒之下,杀了他这个玷辱了太古生灵血脉的低贱人类?
  见张若尘突然沉默不语,元笙笑道:“你这是没有想好,如何编故事吧?想要活命,将你的道法显现出来,若助本皇破境,或能放你一条生路。”
  张若尘道:“我的道法,你学不了!”
  “是吗?”
  元笙挺拔身姿站在光焰河边,风情绰约。
  右手食指如剑,指甲锋锐,划向张若尘的腹部。
  她看出张若尘的“神海”在玄胎,欲逼他就范。
  “咦!”
  指甲上的锋芒,被始祖神行衣挡住。
  元笙快步走过去,抓起张若尘的衣角,仔细查探。一道道始祖规则神纹,在神行衣上显现出来。
  她眸中不禁浮现出异彩,嘴角上扬,道:“好宝物!同时蕴含隐匿、速度、防御三种属性,还能将部分攻击反弹而回。妙啊,实在是妙。”
  片刻后,张若尘的始祖神行衣被脱下,露出下面的火神铠甲。
  元笙看火神铠甲亦是非凡,于是,再次收走。
  至此,张若尘的上半身,只剩一幅画。
  裹在身上的,石矶娘娘的画像。
  “停,再脱下去就没了!你不就是想要观悟我的道,给你看便是。”
  张若尘很清楚元笙的目的,若让她探查玄胎,那么藏在玄胎中的更重要的宝物,很可能保不住。绝不能让她发现,自己浑身是宝,否则,将被洗劫一空。
  只能先妥协。
  所幸元笙被石矶娘娘的画像吸引,微微失神,没有深思张若尘妥协的原因。
  她自诩美貌不凡,但与画像上的女子相比,却终究是逊色了三分。
  “她是谁?”元笙问道。
  张若尘道:“你连她都不认识?”
  “她在上界再出名又如何,这里是下界。”元笙道。
  张若尘看出黑暗之渊对真实世界的了解,的确是少之又少。亦如,他对黑暗之渊的了解。
  张若尘道:“她,名为石叽,是一位半祖,亦是上界最美的女子。”
  “上界竟有半祖诞生?”
  元笙动容,继而又嫣然一笑,道:“你嘴里就没有一句实话,在吓唬本皇对吧?”
  “我吓唬你做什么?上界不仅有半祖,而且还不止一位。你们太古生灵若想攻伐上界,最好三思而后行。”张若尘道。
  元笙沉思,终究没有收走那幅画,目光继而转到了张若尘的手臂上,将麒麟拳套拔下。
  “你……你好歹是一族的族皇,怎么跟强盗一般?”
  张若尘佯装出怒火,以麻痹她。
  元笙将始祖神行衣披在身上,黑袍宽大,曼妙身材若隐若现。
  继而,她把玩麒麟拳套,手指在两颗雷珠和钝空石上划过,封印它们的器灵,戴到自己的手掌上。
  “本皇就算是强盗,也比你这个下流剑神强十倍,百倍。”
  张若尘道:“是风流剑神……哎,我叫张若尘,也可称我为若尘神尊,莫要随意给我改称号。”
  元笙以鄙夷的眼神看他,道:“将一位绝美女子的画像裹在身上,如此变态,还说自己不下流?”
  “哗啦!”
  元笙心念一动,缠绕在张若尘双腿上的荆棘藤蔓退开。
  张若尘站起身,双臂发力,却发现荆棘藤蔓坚韧得可怕,无法挣断。
  元笙冷声:“显化出你的道。”
  张若尘实在是捉摸不透她的性格,笑起来的时候,似一个古灵精怪的少女。冷起来的时候,简直就如凤天一般,丝毫感情都没有。
  既有,媚俏如妖,心机深沉的一面。
  也有喜怒形于色,毫不掩饰自己情绪的时候。
  张若尘身形挺拔,沉声道:“参悟道法,非一朝一夕之功。上界多位强者前来,黑暗之渊将有大危机,你做为一族之皇,需明白轻重缓急。”
  元笙忍不住娇笑:“所以,你一个上界修士,是要泄密,帮助下界对付上界?你认为,本皇会中你的计?骗子!下流的骗子!”
  张若尘丝毫不生气,道:“你认为上界是铁板一块?你需明白,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和杀戮。说句不客气的话,上界未必有多少人,将你们黑暗之渊放在眼里。”
  “那他们必然要为自己的轻视和自大,付出代价。”元笙道。
  张若尘道:“并非轻视,也并非自大。只因黑暗之渊十个元会都没有大动静了,许多人都将你们遗忘。而这十个元会的休养生息,你们的实力,相比以前,应该更加强大了吧?”
  “休想从本皇这里套取信息。”
  元笙扬起下巴,道:“当然,你若想告知闯入黑暗之渊的上界修士的信息,本皇倒是可以听听。”
  张若尘想了想,心中生出一计,道:“你就算再孤陋寡闻,也该听过七十二柱魔神吧?”
  元笙眼神豁然一沉,寒气席卷天地,道:“你什么意思?”
  “至上四柱之一的盖灭,进了黑暗之渊。”张若尘道。
  元笙道:“这不可能!七十二柱魔神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一千多万年。谁能活一千多万年?太古生灵都不行。”
  “荒月就是被他一口吞掉。”
  张若尘已是可以断定,七十二柱魔神和太古生灵之间,必然发生过什么。
  想想也很正常,七十二柱魔神在大魔神的带领下,横扫寰宇,万族生灵皆瑟瑟发抖,怎么可能没有进入过黑暗之渊?
  “看来太古神灵和七十二柱魔神仇恨很深啊,这下好办了!”
  张若尘立即讲述起来,从绯玛王出世,到北泽长城的异变,再到盖灭从酆都鬼城脱困,详细告知。
  为了让元笙相信,张若尘将绯玛王的那根肋骨取出,递给了她。
  “的确有生命波动,而且蕴含不灭无量的规则神纹。”
  元笙细细探查肋骨后,脸色前所未有的慎重。
  张若尘道:“你们太古生灵也太实在了,就因为一纸禁约,竟真的不走出黑暗之渊,连外面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都不知道。”
  “你懂什么?禁约蕴含始祖的意志,是刻入我们灵魂的誓言,谁都不可违背。龙凤以上,走出黑暗之渊,将焚身而亡。”元笙道。
  张若尘终于套出了有用的信息,但随即又皱眉,道:“不对吧!我可是在上界,亲眼见过一只鬼类……鬼类太古生灵。”
  “这不可能!”元笙道。
  张若尘道:“它名叫苍绝!”
  “苍绝。”
  元笙跟着念出这两个字,眼神变得异样。
  张若尘道:“你知道他?”
  元笙已是惊醒过来,意识到自己一直都被眼前这个人类牵着走,泄露了黑暗之渊的重要信息,随之,笑了起来,道:“你说上界的当世诸天,与七十二柱魔神爆发了大战,上界应该损失惨重吧?”
  张若尘道:“七十二柱魔神刚刚苏醒,神力还没恢复,就被当世诸强袭击。那盖灭,不仅被天尊重创,还被关押在酆都鬼城磨灭了千年,虚弱得如同大自在无量。”
  “族皇若能将他擒拿,不仅为黑暗之渊清除了一大隐患。而且,他可是不灭无量巅峰层次的人物,夺取了他的道,岂不更容易破境?”
  元笙被张若尘说动,但脸色平静,道:“你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张若尘委屈至极,道:“我都已经是阶下囚,还能怎样?好吧,告诉你实话,我就是想借你这柄刀,除掉盖灭。因为他若恢复到巅峰,对上界,将是巨大的灾难。”
  “我突然知道盖灭为何逃到黑暗之渊了,因为这里有大量太古生灵做血食和魂食,他可以迅速恢复修为。”
  元笙道:“他休想?乱古时的仇,太古各族至今都还记着。他和大魔神强加给我们的诡兽的称呼,乃是奇耻大辱,他既然来了黑暗之渊,本皇便要亲手斩了他,为列位先祖雪耻。”
  张若尘道:“我可追踪到盖灭。”
  “你有这么大的本事?”
  元笙眼神中充满质疑,并未完全相信张若尘。
  “我即执掌真理,又修炼有特殊的道,追踪一个虚弱期的盖灭,又有何难?但你得先解开我身上的封印。”
  就连凤天都说,黑暗之渊的天机混乱,极难推算。
  盖灭已经不知逃到了多远的地方,张若尘哪能找到?
  但,在进入黑暗之渊前,凤天收走了张若尘的一缕神魂。这让张若尘和她之间始终保持有一丝联系,能感应到她的大概方位。
  将元笙引去凤天那里,才是真正的脱身之道。
  元笙收回缠在张若尘身上的荆棘藤蔓,告诫道:“你该知晓我们之间的修为差距!你若敢逃,被我抓住后,我会将你的双腿一寸寸打断,做成血肉丸子,一口口吃掉,超残忍的。”
  她雪白的牙齿外露,以威胁的语气说道,极为认真,但张若尘并未觉得多么恐怖。
  张若尘心中不禁在思考,她对残忍和恐怖,是不是有什么误解?
  于是,问道:“敢问族皇,你多大年龄?相当于人类多少岁?”
  “问这个做什么?”元笙警惕道。
  “就随口问问嘛!你不用防贼一般的防着我,我早就说过,我对太古生灵没有敌意。对了,火神铠甲、始祖神行衣,还有麒麟拳套可以还给我了吗?”
  张若尘将裹在身上的画卷取下,小心翼翼卷起,露出满是肌肉线条的上半身,带有一股夺人心魄的别样魅力。
  “想都别想。”
  元笙冷声道:“前面带路吧!你最好能够找到盖灭,否则本皇一定让你生不如死。三天,就给你三天时间。本皇可是赶时间去无间岭!”
  张若尘心中倒也丝毫都不在意,只要须陀洹白银树没有被她收走,自己随时都有翻盘的机会。
  ……
  《万古神帝》实体书已上市,京东,淘宝等平台,皆有正版销售,有兴趣的读者朋友们,欢迎购买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