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万古神帝 > 第三千五百四十章 对决黄泉

  阴云鬼阵的阵外区域,亦有阵法铭纹流散,寻常神灵难以靠近。
  来到阵外,相距尚有数十里,元笙手中多出一杆丈长的翡翠长枪。
  此枪,名为碧海混元枪。
  枪身抖动,如碧海潮生,浪起千里。
  在这一刻,张若尘终于感知到元笙的气势变化,简直就像是与天地融为一体,与天地一样高大和莫测。之前,收拾他和阎无神的时候,完全就是小打小闹。
  “哧哧!”
  她如定海之神峰,手臂挥舞间,枪尖划出一道撕裂苍穹的黑芒,直扑神骨、阴幡、巨石布置的阵法。
  “轰隆隆!”
  大地泥层被枪风不断掀起,那股摧枯拉朽的神劲,与阵法激烈对碰在一起。
  一股天翻地覆的力量,向四方宣泄。
  巨石不断碎开,形成一连串爆响。
  巨石上的隐匿阵法铭纹被磨灭,显露出阵法内部的真实景象。在漆黑且浓密的阴云中心,一口圆柱形的棺椁,悬浮在离地十丈高的位置。
  棺椁上缠满锁链,这些锁链在快速的拖动,发出“哗啦啦”的刺耳声。
  周乞鬼帝早已是化为了魂雾状态,被锁链死死禁锢,向棺中拉扯。这些魂雾,时而化为周乞鬼帝的头颅,时而化为手臂,时而化为躯干……
  但,无论他如何挣扎,魂雾依旧一点点被拉进棺椁。
  棺外的魂雾,不断变得稀薄。
  惨叫声不断响起,甚是凄厉。
  阵法失去大部分的掩盖后,元笙终于清晰感知到棺椁中那位存在的可怕,修为绝对达到了不灭级。更可怕的是,居然有始祖神气和规则,在棺椁周围流动。
  虽然稀薄,但那是始祖级的力量。
  “走,赶紧离开此处。”
  元笙急速飞身而回,一手持枪,一手抓住张若尘的左手手腕,向远处疾遁。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阵中是谁?故意引我出手?”她冷声责问,心中杀气大增,很想将张若尘扔进阵法,但终究没有那么做。
  “哗!”
  后方,阵法中,生死两重棺上一连飞出三根锁链,携带三条江河般浓厚的阴气,追向他们二人。
  “哼!你先走,别想着逃,黑暗之渊是本皇的地盘。”
  元笙警告了一句,掌心吐出空间神力,一掌推在张若尘身上,将他打得消失在空间中,出现到万里外。
  三根锁链已追到元笙头顶上方,她豁然停下,举枪过头顶,顿时天地间的规则和能量之气,源源不断涌来,汇聚到她身上。
  元笙英姿挺拔,挥出长枪,一边迎击,一边后退。
  枪和锁链对撞,形成神雷般的震耳声音,每一片火花都有云朵那么巨大。
  神劲即便逸散到万里外,都有莫大威能,震得山岳倒塌,大地晃动。
  张若尘盯着向这边战来的元笙和三条锁链,想到元笙刚才的话,心中竟有几分歉意。元笙刚才,本可杀了他的。
  “赶紧逃,还愣着做什么?”
  阎无神的声音,从数十万里外传来。
  张若尘摒弃杂念,心中生出感应,道:“不对,还有一人。”
  “还有一什么人?”阎无神道。
  “暗中还藏有一位绝顶强者。”
  张若尘精神力入声,道:“小心,暗中还有强者。”
  元笙听到这话,脸色随之激变。
  但,容不得她探查寻找,不仅三根锁链压来,就连生死两重棺也从阵法中飞出。
  生死两重棺这一动,数十万里疆域都被阴云鬼气笼罩,封天锁地,死亡气息似贯穿了古今,令得时间长河在虚空中若隐若现。
  元笙感知到了前所未有的大恐怖,宛若一尊始祖跨越时间长河而来,要将宇宙中的一切都碾碎。
  这种心理冲击,神魂压迫,世间没有几人挡得住。
  张若尘立即提醒道:“他不是真正的始祖,他早已陨落,只是一具尸身和少量残魂。你乃一族族皇何惧之有?战!”
  “闭嘴!”
  被张若尘这般提醒,元笙从那股神魂压迫中走出,瞬间,体内血液腾飞,战意冲天。
  手中碧海混元枪神光闪动,继而波涛数十万里,一座碧色神海,在她脚下显化出来,浪花一层层,向阴气鬼云撞击而去。
  “无论你是谁,这里是黑暗之渊,不是你们上界修士该来的地方。片刻后,必有太古生灵强者赶至,你修为再高,也逃不掉。”
  元笙主动出手,挥枪穿过锁链和阴云,攻向生死两重棺的本体。
  “这么强势吗?要和黄泉大帝单挑?”
  元笙的勇猛,超出张若尘预料。
  提醒她,本只是不希望她沦为黄泉大帝的魂食,从而增进黄泉大帝的修为。她倒好,听说只是一具神尸,就杀上去了!
  始祖的神尸,还有部分残魂,有那么好惹?
  但很快,张若尘发现自己低估了元笙。
  她还真对得起,太古生灵的身份,肉身强得近乎变态,加上始祖神行衣提升了她的速度,竟与生死两重棺战得有来有回。
  一人一棺在天穹激烈对撞。
  她刺枪,则浪起万丈。她挥拳,则雷电千里。
  张若尘算是看出来了,在黑暗之渊,她有着明显优势,可以源源不断调动天地规则和天地之气,战力已是不输天庭和地狱那些没有达到不灭无量的诸天。
  在大自在无量巅峰这个境界,她属于无敌那个层阶,可称半步不灭。
  而黄泉大帝,在与她交手的时候,还要压制大自在无量巅峰的周乞鬼帝,战力受限,这才出现眼前短暂的,势均力敌的一幕。
  张若尘一边疾退,一边释放真理之心和无极神道的力量,感知那位隐藏者。
  酆都鬼城看守盖灭的三位老牌鬼帝中,必有一位背叛者。张若尘怀疑,那位背叛者,就藏在暗处。
  “干什么,还不逃,你这是动情了?风流剑神,你若要作死,阎某只能先走了,恕不奉陪。”阎无神再次传音。
  张若尘道:“你先走,我有分寸。”
  “哗——”
  生死两重棺棺首和棺尾的两颗骷髅头,突然脱落下来,眼眶中,充斥着始祖神光,从两个不同的方位,向元笙攻击而去。
  一连数次将骷髅头击退,元笙节节后退,已是险象环生。
  她发现张若尘竟然还在观战,立即冷喝道:“还不快滚,想找死吗?”
  “他出手了!”
  张若尘始祖靴发出九彩光华,冲了出去。
  “嘭!”
  元笙下方的地底,一道鬼气光柱,冲天而起。
  鬼气光柱中,包裹着一道枯瘦如柴的身影,双手快速结印:“镇魂十二诀!”
  “嘭!嘭!嘭……”
  他出现得太突然,速度亦是快到极致,全力应对黄泉大帝的元笙,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身体已被十二道印记击中。
  始祖神行衣、火神铠甲,包括她自身的神衣武袍,皆不可挡,嘴里一口鲜血吐出。
  向她出手偷袭的子仁鬼帝,六只眼睛皆是露出怔色。硬扛他十二道镇魂印法,竟只是吐出一口鲜血?
  这肉身得强到何等地步了?
  “找死!”
  元笙手中碧海混元枪刺出,直接刺穿子仁鬼帝的神境世界,将胸口穿透。
  继而,重重一拳落在子仁鬼帝身上,将他的半个鬼体神躯都打得爆开,直向地面坠落而去。轰的一声,地面被砸出一个直径千里的大坑。
  张若尘早就准备妥当,第一时间冲过去,唤出地鼎,引动本源神光,向只剩半具鬼体神躯的子仁鬼帝狠狠砸下。
  “放肆,就凭你……啊……”
  子仁鬼帝根本来不及引动神气,躺在地底,只是一拳击出。
  以他大自在无量中期的修为,哪怕不用神气,只凭鬼体的一拳,也不是乾坤无量境界的修士扛得住。
  “轰!”
  子仁鬼帝没能将张若尘轰开,反而半具神躯,被砸得又向地底沉陷了数十丈。
  “轰!”
  “轰隆!”
  张若尘一鼎又一鼎落下,皆是全力以赴,每一击的威能,皆达到大自在无量初期的层次。
  子仁鬼帝欲凝聚神气,调动规则,但被元笙一枪刺穿的胸膛处,无数黑暗天地规则在乱串,亦有元笙的神力在破坏他的鬼体。
  张若尘知晓以自己现在的修为,还打不碎一位老牌鬼帝的鬼体,因此,地鼎一连砸了数十击,子仁鬼帝都快被砸懵了的时候,立即将他收进了鼎中。
  “走!”
  张若尘再也没有丝毫犹豫,冲出地底,向远处疾行。
  手中的地鼎,不断传出怒吼声,与一道道拳击鼎身的轰鸣,震得张若尘臂骨都要断了!
  同时,后方子仁鬼帝被打爆的一半魂雾,快速凝聚成鬼体,追击张若尘。
  “若尘小儿,凭你也敢与本帝为敌?”子仁鬼帝暴怒。
  须知,被张若尘收走的那半具鬼体,才是他真身,蕴含他的神海和神源。
  “你别追了,若激怒本尊,本尊连你这半具鬼体也收了!”
  张若尘刚刚说完这话,手中的地鼎剧烈摇晃,本源神光飞洒,鼎身像是要被打穿。
  张若尘只得激发出太极四象图景,以神山,暂时将地鼎镇压。继而,腾出手来,看向追上来的子仁鬼帝,道:“来吧,战!”
  话音刚落,明镜台、时间源珠、八卦罗盘、赤染塔、摩尼珠齐齐飞出。
  只剩半具神躯,且失去神源、神海的子仁鬼帝,战力已是落到大自在无量之下,且手中没有战法神器,见对面那小辈一次性唤出五件神器,顿时脸色一变,停了下来。
  地鼎在太极四象图景中震荡不休,隐隐有些镇压不住的趋势。
  幸好九鼎世间第一神器的名号不需,换做别的神器,子仁鬼帝肯定已经脱困。
  “张若尘,我来助你一臂之力!”
  阎无神手持死亡天书,从天而降,落到子仁鬼帝的另一方位,笑道:“我们联手,必可将他剩下的这半具神躯留下。”
  “就凭你们?”
  子仁鬼帝煞气凌冽,双手捏成鬼爪。
  “轰隆!”
  天穹被打穿,出现一个巨大的黑色窟窿。
  元笙浑身淌血,从黑色窟窿中飞落,胸腹被打穿,血肉模糊。
  嘭的一声,她坠落在数万里外的大地上,砸得尘土飞扬。
  生死两重棺从黑色窟窿中飞出,一根根锁链犹如触手一般,两颗骷髅头释放始祖神光,狰狞恐怖,蕴含毁天灭地的威能。
  “轰!”
  生死两重棺撞击在大地上,万里疆域塌陷,毁灭之力席卷四方。
  元笙先一步飞起,躲过了这一击,向远处疾速遁去。
  趁此机会,子仁鬼帝脱身而去,追往生死两重棺离开的方向,沉声道:“你们与黄泉大帝为敌,注定死路一条。本帝的那半具神躯,你可收好了!”
  “走!”
  阎无神见张若尘不为之所动,而是盯着元笙和黄泉大帝逃走的方向,顿时笑了起来,道:“真的动情了?你不会告诉我,你要去救她吧?”
  “其实,她的心并不坏,未必是敌。”张若尘道。
  阎无神道:“她搜我们魂啊!”
  “是我们先搜的。”
  张若尘又道:“她本可将黄泉大帝引来我们这边,让我们做替死鬼,自己则可脱身。但她没有这么做!”
  阎无神收敛起笑容,道:“她的修为,已是站在大自在无量的绝对顶端,黄泉大帝一具尸身而已,要杀她谈何容易?你别忘了,这里是黑暗之渊,是她的地盘。”
  “你这修的是什么道啊?无极神道,海纳百川,包罗万象,绝不是现在这么婆婆妈妈的样子。这个时候,不是英雄救美,强出头的时候。”
  张若尘道:“我有一招底牌,用出可困住黄泉大帝。”
  “困住后呢?又被她抓走?她未必会领你的情。”阎无神道。
  “我做事前,往往会问自己,这么做后,会不会后悔。若是就此离开,我或许会后悔,既是因为她的善意,也是因为错失了一次和太古生灵化解仇恨恩怨的机会。更可能错失一次救出周乞鬼帝,与酆都鬼帝交好的机会。”
  “但我知道,我此刻追上,无论能不能帮上忙,无论他们领不领情,我自己绝不会后悔。”
  “你说得对,该果决时,就不该犹豫。”
  张若尘眼神已是锋锐无比,坚定了内心做出的决定,五件神器环绕身体,脚踩始祖靴,向生死两重棺追去。
  阎无神站在原地深思了许久,叹道:“或许这就是你有许多朋友,而我却只有你这一个朋友的原因。你的确是有化敌为友的心境,而这种豁达的心境,往往有着让人无法拒绝的魅力。希望你是对的!”
  “哈哈!”
  一道苍老的笑声响起:“心中想着救人,至少比心中只想着杀人要强。向生者,兴。向死者,亡。若尘这孩子,已有老夫一半的心境了!”
  有强者赶到了?
  阎无神寻声望去,只见,一男一女两道身影,出现在远处地势较高的山坡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