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万古神帝 > 第三千七百七十一章 命祖?

  婪婴眺望无定神海上方的那轮雷电大日,感受到一道道强劲的神力,从那轮大日内部逸散出来,哪怕相隔近千亿里,依旧慑人心魄。
  “好厉害的凤彩翼,短短数千年,从诸天之中的末流,已是达至宇宙中一等一的境界,将来追上虚风尽和空梵怒都是有可能的。”
  婪婴是无敬无畏的杀戮之灵,提命运神殿三巨头的名讳,是一点避忌都没有。
  青鹿神王笑道:“她去昆仑界的那一趟,的确是得了大机缘,可见昆仑界底蕴深厚,藏宝无数,难怪各方都觊觎。
  利用张若尘帮她炼古之强者为丹,亦是一招高明的手段,即避免了与空梵宁和天姥的直接冲突,又达到了目的,成为张若尘一品神道的第一个受益者。”
  “空灭法一,战法无双。
  命运十二相,她皆在涉猎,显然是在追求始祖大道。
  可惜啊,可惜,这一切怕都只是她的一场美梦,最终只能是徒做嫁衣。”
  无声无息间,一道年轻的身影,出现在了他们身后的不远处,声音中带有几分玩世不恭的意味,道:“神王这是在恶意揣度我呢!”
  青鹿神王像是早就知晓他的到来,没有转身,淡淡道:“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
  你一直在等的,不就是张若尘的躯体和凤彩翼的命运道法?”
  身后静默,婪婴总感觉那人的声音颇为耳熟,像是在哪听过。
  于是,抱着极大的好奇心,仿佛冒着灰飞烟灭的风险,他向身后望去,想要看看那人到底是谁?
  婪婴自认为心中只有杀念,万事不可动情绪,但,看到那人的模样后,却还是露出惊诧之色,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怎么会是他?
  但想到他特殊的情况,婪婴很快又露出恍然之色。
  那年轻人冲着婪婴微微一笑,道:“神王已经镇压雷祖,暴露了实力,怎么不去助凤天一臂之力,将雷公和雷族始祖界一起拿下?
  雷族始祖界、青铜神树、天宫宝殿的价值可不低啊!”
  青鹿神王道:“本座隐藏实力,从来就不是什么秘密。
  但,真正了解我实力高低的,却没有几个。
  暴露一些出来,反而可以让各方安心。
  镇压雷祖,已经足够表明本座和雷族、量组织不是一路人,只有让地狱界的诸天都安心了,本座接下来才能走得更加从容。”
  “你需知晓,地狱界诸天敌视的并不是古之强者,而是不能与他们同心的古之强者。
  与量组织走得越近,就目前的局势来说,的确是取死之道。”
  “若是对雷公出手,暴露出来的实力只会更多。
  若是本座太强了,他们的注意力就会从巴尔、魁量皇、黄泉大帝、九死异天皇这些人身上分出不少到青鹿神殿。
  青鹿神殿步雷族后尘的时间就不远了!”
  那年轻人道:“倒也是,只要巴尔、魁量皇这些人还顶在前面,就没有人会注意到我们,谁不想躺赢呢?
  昊天、酆都大帝、天姥的实力都超出了我的预估,这个时代,还是有一些厉害人物的。”
  听到这话,青鹿神王心中一动,道:“命运神殿的战斗已经爆发?”
  “这你都能猜到?”
  那年轻人笑道。
  青鹿神王道:“月神回到天庭,说明天姥已经彻底炼杀了羌沙克。
  空冥界和白衣谷消失,说明地狱界内部必要一场大战。
  命运神殿的三巨头攻伐雷族,难道没有想过命运神殿空虚?
  我料想,在命运神殿守株待兔的人,肯定是天姥无疑。
  当今地狱界,也只有她敢和巴尔一较高下!”
  那年轻人道:“你能猜到的事,巴尔也一定能猜到。
  但他还是去了!”
  “像他那样的修为,本身就百无禁忌,有什么可畏?
  再说,天姥离开罗祖云山界的主场,而命运神殿却可算是巴尔和魁量皇的半个主场,此消彼长,本身就落入了下风。”
  青鹿神王道。
  那年轻人道:“我现在倒是希望天姥的实力足够的强,若是她落入巴尔那个喜欢虐待女子的淫魔手中,我必是会伤心一段时间。
  这个时代,她算是更胜空梵宁和凤彩翼一筹的奇女子,实在不希望她落得悲惨的下场。”
  “你竟怜香惜玉?”
  青鹿神王露出玩味的笑意。
  那年轻人伸了一个懒腰,道:“将来,我毕竟是要和尘意识神魂合二为一,自然是要学一学他。
  当然,谁若挡在了我重返始祖之境的路上,就没什么可爱惜的了,都得死。”
  婪婴从他身上感受到彻骨的寒意,神魂都像是被冻住了一般。
  “我感受到了擎苍的气息,看来今日,的确是雷族的末日。”
  丢下这话后,青鹿神王撕开一道空间裂缝,带着雷祖、婪婴,快速走了进去,显然是不想和擎苍正面碰上。
  那年轻人道:“你这是急着回地狱界收拾艳阳族,夺取一族之财富吗?”
  “没了四阳天君,所谓的艳阳族,今后不过是青鹿神殿的奴族。
  吸收了这股力量,青鹿神殿离主宰修罗族也就不远了!”
  空间重新闭合,青鹿神王三人的身影完全消失。
  “唰!唰!”
  两道流光,划过漆黑的星空,落到这颗岩石星球上。
  神光退散,两位气质和美貌皆顶尖的无量境女修士,出现在那年轻人身旁。
  左边那位,一身玄袍将曼妙凹凸的躯体盖住,面容幽怜,眼眸楚楚,正是曾经被熄盏夺舍过的蝉明雅。
  右边则是一身宝蓝色神袍,眼神淡漠,肌肤如同冰晶仙玉的海尚幽若。
  海尚幽若手持天枢针,问道:“先前是谁在这里?”
  那年轻人耸了耸肩,道:“我只是一个器灵,我太弱了,我怎么知道是谁?
  天枢针在你手中,你推算啊!”
  蝉明雅的目光,望向无边无际的无定神海,定格在悬浮在神海上空的那轮雷电大日上。
  忽然间,雷电大日被一只恒星大小的青铜鼎撞破,刺目的雷电光芒和空间波纹,急速向外扩散开。
  当然,他们和那轮雷电大日有着上千亿里的距离,毁灭性的能量短时间还传不到这里,传到这里的时候,力量也已经大幅度消减。
  海尚幽若哪还有心情追查先前是谁盘踞在这里,在头顶上空,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精神力波动。
  只见,一片蓝色的死亡光云,逆势向神力波动最猛烈的区域赶去。
  ……
  在井道人的帮助下,张若尘将宇鼎催动到极致,以摧枯拉朽的空间力量,一连撞击十一次,将雷族的始祖界彻底破开。
  在始祖界破碎的瞬间,无数道雷电和空间劲气向外倾泻,将张若尘打得沉入海底。
  等张若尘在海底找回宇鼎,刚刚浮出水面,就感应到擎天的气息,来不及多想,立即重新遁入海水中,向东而去。
  张若尘认为,自己在擎天眼中的威胁,比雷公更大,很可能会先出手杀他。
  至于凤天那边,既然始祖界破了,又有擎天和井道人出手,大局已定,雷公未必逃得掉。
  张若尘收敛气息,完全融入天地,如同无定神海中的一滴水,在海底急逃了数百亿里,一直到达靠近天庭宇宙的东海岸,才浮出水面。
  擎天没有追上来,实在是大幸。
  当然,无定神海的天地规则被打得紊乱不堪,天机错乱,就算擎天精神力高绝,推算和感知能力也必然受影响。
  再说,张若尘如今修为不输诸天,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可以被他随意拿捏的小辈。
  “唰唰!”
  一道道流光,从张若尘头顶上方飞过,进入无定神海。
  是天庭的神境强者。
  如今,雷罚天尊逃进了离恨天,雷公又遭到三尊无量的围杀,天庭和地狱界这些早就来到无定神海附近星空、准备坐收渔利的修士,终于敢出手了!
  倒也没办法谴责他们,换做张若尘,也希望自己可以坐山观虎斗。
  有他们加入,雷族的无量和古之强者残魂想要逃走,将难如登天。
  雷族今日在劫难逃!
  张若尘开始思考,雷族被灭后对宇宙局势的影响?
  接下来,谁又会占据无定神海?
  无定神海是否会回到雷族归来前的局面?
  张若尘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在无定神海继续待的必要,这次出了太大的风头,必会被很多人盯上,趁此机会,悄无声息的离开,才是上策。
  “先去找修辰吧!”
  张若尘脑海中,刚刚生出这个念头,心头一跳,神魂意识感知跨越时空。
  自己就像是有亿万只眼睛,悬浮在宇宙中的各处。
  在星空深处,看到了修辰天神和日晷,被一张万里长的符咒笼罩,继而吞没在符光中。
  下一瞬,他的神魂意识,被一股无形的外力斩断,再也看不见修辰天神和日晷的情况。
  “到底是谁?
  又是慕容不惑?”
  张若尘最担心的情况发生了!
  修辰天神恢复到大自在无量的消息,已经掩盖不住,日晷的价值无限拔高,必然会引来许多强者的觊觎。
  张若尘让修辰天神将妧尊者驱赶向天庭宇宙,一是认为,天庭宇宙必有强者可以镇压妧尊者,不至于让她逃走。
  其二,乃是昊天当时坐镇昆仑界,昆仑界和无定神海之间的这片星空绝对算得上安全,没有任何人敢轻举妄动。
  但昊天的离开,打破了张若尘的满盘计划。
  张若尘并没有因此气馁和沮丧,反而头脑更加灵活,很快想到更深处。
  对慕容不惑来说,日晷固然重要,但,昆仑界应该更重要才对。
  他怎么可能放过这个进入昆仑界的千载难逢的机会,反而去镇压修辰天神和日晷?
  再说,对付修辰天神和日晷,他也没必要亲自出手。
  还有第三点,如果殷元辰所说为真,慕容不惑出手镇压修辰天神和日晷,昆仑界那位为何没有出手?
  “答案只有一个,慕容不惑去了昆仑界,镇压修辰和日晷的另有其人。”
  张若尘心中再无顾虑,追着自己和日晷、修辰天神之间的微妙联系,向深空中而去。
  7017k